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五十三章 传承守墓人
    “小兄弟你见过那种草吗?”大族长见周凡反应如此之大不由便问。

    周凡听到梦幽草忍不住心底的激动,但过了好一会他便镇定下来了,朝大族长挥了挥手说:“没,没见过,您继续。”

    老族长看到周凡的表情,不由眼睛微微一眯,暗中瞟了眼周凡几人才道:“这种草是阴阳果的伴生之物,只不过这种草长什么样我从来没见过。

    甚至它生长在哪儿我都不知道,但育神草,就有生长在我们后身的那座大山,育神草分三色,一黄,一烟,一红,这种草也被他们叫做三色神花。

    但这种草每年只有一个月时间生长周期,便是七月中旬后,而过了这个时节,育神草便会枯萎,所以我们每年都会集体去采集育神草。

    这种草,一黄,一红两种枝叶可吃,吃黄色的叶子,可生男孩,吃红色的可生女孩,但最后的烟色叶子就不能服用的,一但误食便会七窍流血致死。

    三色神花服用后,还需要喝下我村子的泉水才能有效,不然仅服用育神草也没效果。”老族长话说到这儿顿了顿,叹了口下去继续道:“还有我们村子常年都被大雾笼罩,除了一条路可出村子以外。

    就只有后山的山脉可以出去,之后便没有别的路可通行,不过因为常年有大雾笼罩,所以就连我们自己人,也都找不到路,外人就更别想进来了。

    只有在雾散季节,也就是每三十八年的七月份可以从村子出去或者进来,之后不管你用什么办法,都甭想再从村子出去,而且自从祖上我们就世代定居在这儿.... ...”

    “又是一个三十八年后,这双七月究竟存在着什么样的秘密在里面,怎么这么多事情都跟双七月有关系。”听到这儿周凡不由在心里有些感叹。

    因为太多事情都跟双七月有关了,比如双七月的血月,还有小月所在的冥界鬼界,三十八年的祭台转换,和渭楼山双七月大阵逆转鬼界降临,这些都跟双七月有关,现在这个传承千年神秘的,占里村又是跟双七月有关,他不得不去思考这个双七月了。

    瑀轩见老者一大堆话,但那些都是不是他想要听的,便按耐不住心中的疑惑,打断老族长的话问:“大族长,周凡兄弟刚才说外面的外面那个占里村到底是怎么回事?跟我们村子有关系吗?”

    “你别着急,我正要说这件事情。”老族长挥了挥手,示意瑀轩先安静下来,然后继续说:“祖辈世代都住在这儿,但就在我爷爷那一辈发生一件事情,我们村子有过一次决裂。

    这事情本不该跟你们外人说的,甚至连你我都不能告诉,只有族长继承人才有资格知道,不过现在是非常时刻,而且周凡小兄弟已经成为我族天师。

    瑀穹已死你也要过段时间继承族长之位,跟你们说也不算外人了。”说着老族长从怀中取出一个青铜的令牌这面令牌跟周凡手里的这块有些相似,不过显然老族长手里的那块更加的精致,而且看起来年代也更加的久远。

    “这个你拿着,这是我族世代传承的信物,既然你要继承族长,也该让你知道一些事情。”老族长把青铜令牌递给瑀轩后又说:“这面令牌作为为什么族的传承之物,同样也是族长的身份代表它关系到我族的使命。”

    “使命什么使命。”瑀轩把玩着这面令牌有些不解。

    “你看这面令牌上刻着的字。”老族长示意瑀轩把令牌反过来,瑀轩一听手上的动作也很快,立马把令牌反过来,只见令牌上刻着一个年代久远的字体。

    他文化程度不高,能认识字还是因为而几十年前,正好遇上一次双七月,那几年又正好是日本入侵中国的日子,他们村逃亡进来了很多人。

    有知青,和知识分子,但因进村后双七月月过去,大雾再次笼罩村子,他们都无法找到出路,有些人不甘在村子过一生便硬闯后身的后山山脉。

    但无疑例外都死在了后山,而剩下人见再无机会出去,便安心的落脚在这个村子,也加入了他们村,之后他们在村子教书育人。

    现在村子的文化水平才能勉强赶的上来,但要是让他们读懂古文字,那是不可能的,不过周凡眼睛却非常的尖,他更是对古文有着很深的眼睛,一眼就看出青铜令牌反面刻着幽冥两个字。

    看到这儿周凡也不做声,因为他想知道,大族长到底还有什么秘密,果然瑀轩盯着令牌好一会后没有头绪后,老族长便先开口道:“这块令牌传承了千年之久了,背面刻着的两个字是幽冥,而正面则是一个守字,其实我们世代族人都是守墓人。”

    “果然如此。”周凡几人听到老族长道出真相,都不由暗自吃惊,周凡更是眼神犀利的看着老族长,因为他知道这个所谓的守墓人守的便是幽冥玄府。

    别人不知道幽冥玄府的是什么样的墓穴,但他却知道的一清二楚,要说这世上谁最了解幽冥玄府,也就只有生死未卜的古天寒比他了解幽冥玄府了。

    除了古天寒他无疑是最清楚这座恐怖仙墓之人,说这座为仙墓也不为过,因为这座墓穴已经超过周凡的想象,他认为只有传说中的仙人才能拥有此等墓穴。

    “那大族长您可知道我们村子的来历吗?”

    “我也不知道我们村子究竟有什么来历,自从我爷爷那辈就没人知道这些事情了。”老族长见瑀轩发问,摇摇头表示他也不懂:“自从我爷爷那辈发生那件事情之后,传到我这代只有这块令牌和我父亲,交代给我几句话了。

    当年听我父亲说,那些分裂出去的人是我父亲的族叔辈,他们是因为什么原因分裂出去,我父亲没告诉我,小的时候只说过一次,便从此也再提此事。

    至于周凡小兄弟说的,外面那个占里村,应该跟我们村子没有关,就算有关系也是族叔那辈人分裂出去后,另外建立的村子,我们村子是万万不会做那种伤天害理的事情的。”

    “原来是这样,老族长那您可知道你们要守护的墓穴是何人的墓穴吗?”周凡听完老族长的话,反而有些迷惑了,他现在搞不清怎么回事。

    为何他们村子是世代守墓人,但却什么都不知道,是传承的断层,还是一直以来,他们仅仅只知道他们是守墓人,甚至是不是,连有幽冥玄府的存在都不知道呢?这些都让周凡起了疑惑。

    老族长转过身看了眼周凡,顿了顿后才说:“祖辈传下来说,大墓就隐藏在这座山脉里,而我们就是这座大墓的守墓人,世代都把守着这座墓穴。

    至于这座大墓的来历,我们也无从所知,只知道后山有一条通往这个大墓的入口,故此我族才世代扎根在这里,剩下的事情我便一无所知了,只知道守护陵墓是我族的使命。”

    “还真是如此,难道是... ....要是古爷爷这儿在就好了。”周凡一听连老族长也不知道其中的缘由,便知道他们只知自己是守墓人剩下的想必再问也没用。

    其实一早周凡便在心中有猜测,但现在光凭猜想,还不敢肯定,他还需要彻底了解,幽冥玄府之后,才能知道其中缘由,但现在他更希望古天寒在身边,要是古天寒在的话这一切应该能得到解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