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五十五章 修禅入定
    经过一天的忙碌,周凡已经非常疲惫了,躺在床上想着事情,但看到身边的晴儿,好像忧心忡忡,似乎有些不开心的样子,便转身问:“你怎么还没睡呢?”

    “我,我... ...”

    “怎么了,有什么事情吗?”周凡见晴儿有些吞吞吐吐,不由一把搂住晴儿拥入怀里。

    “你昏迷的时候,我还没开学,但因为你没醒,我就留下来照顾你,可现在开学了,在出发之前我跟学校请假了一个月,的假期,现在假期到了,我要回学校了,再不回去就要挂科了,所以,所以... ...”

    “原来是这样,你放心,既然这样明天我们就走,出了这个村子,我立马送你回海南。”周凡见晴儿不忍再往下说,便打断她的话,其实他知道后面的话无非就是伤感离别的话。

    他不愿晴儿难过,而且在他看来这根本不算什么,晴儿能回学校他还乐着呢,回学校总比跟着他一路冒险还来得强,况且他也不愿意带着晴儿,再去闯接下来的地方,现在晴儿愿意回学校,他是双手赞成。

    “可是,那样的话我就不能陪着你了。”晴儿说到这儿便心生伤感,水汪汪的大眼睛顿时就有了泪水。

    周凡是最见不得女人哭泣的,况且还是他自己喜欢的人,轻轻的帮晴儿抹掉眼角的泪水柔声道:“傻瓜,学业重要,等你毕业了。

    我再带你环游世界好么?而且我们这一行,还会遇上很多危险的事情,带着你也不方便,你好好回去学校上课,我一有空就去看你好么。”

    “嗯,”可能是周凡温柔的动作打动了晴儿,只见晴儿弱弱的答应一声后,便把头埋在周凡怀里,也不再哭泣,过了一会便渐渐熟睡过去。

    “呵呵,真是的,说睡就说,猪。”周凡抱着晴儿,感觉晴儿呼吸已经慢慢均匀,想必是睡着了,这让他不由有些哭笑不得,轻轻的吻了下晴儿额头后,也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不过他却怎么也睡不着,一闭上眼睛脑海里就浮现僵尸跟他打斗的画面,还有自己被古天寒按在虎蛟血里面浸泡的痛苦场景,这些画面不断的在周凡脑海里闪过,让周凡呼吸都不由跟着混乱起来。

    “不行,这心魔不除,怕是精不下来。”周凡感觉自己呼吸越来越急促,便不再抱着晴儿,轻轻把她从自己怀中抱开后,便独自起床,自己一人来到走廊外,静静的看着陷入烟暗的占里村。

    直到感觉自己思绪,不再混乱,呼吸慢慢平复后才回到房间,不过他却不是上床睡觉,而是拿出自己的睡袋当成垫子,再从房间的衣柜里取出一番毯子,铺在地上独自一人打起坐来。

    “万物皆明,心静万法皆为空,你高,我便退去,你低,我便涌来,你动,我便随行,你静,我便长守,你冷,我便凝固,你热,我便沸腾,上善若水,从善如流, 如水人生,随缘既而安。”周凡一边嘴里念念有词,渐渐的他整个人就进入空灵状态。

    仿佛四周一切都跟他无关,一夜就这样渐渐过去,有的人熟睡如死牛,有人加班翻滚了一个晚上,而周凡却是这样静静的打坐了一夜,直到太阳渐渐的洒进房间,他还是如老僧坐定般,盘坐在哪里。

    “睡的好爽啊,”子蒙伸了个懒腰,还有些倦意的走出房间,此时楼下的众人已经集合在了一起,除了天佑整个人,看起来有些精神不济外,子蒙和封龙两人到是很生龙活虎。

    几人瞟了眼阁楼,见楼上安静无比,子蒙不由就有些鄙视:“周凡怎么还没起来,该不会是昨晚加班太多,还在睡觉吧。”

    这话一出,反倒是暮雪有些脸红了起来,暗中狠狠的瞪了一眼天佑,却什么话也没说,“时间不早了,天佑上去喊他吧。”封龙见众人已经调整好状态,便转身让天佑上去喊周凡。

    “你这家伙,还睡呢,是不是昨晚加... ...”

    “嘘,”天佑爬着几乎九十度的楼梯,嘴巴还在不断的叨叨,不过没等他上到顶层,房门就突然打开,只见晴儿急匆匆走出来,给他做了个禁声的手势。

    天佑一看,知道肯定发生了什么事情,也不再废话,三下五除二的,便上到了顶层,“他这是怎么回事?”刚上来天佑就在房门外看到,盘坐在地上的周凡一动不动,甚至他有种错觉,像是现在的周凡都不存在般。

    晴儿听罢先是摇摇头,接着才小声的说:“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醒来的时候,我就看到他这样了,我试着喊了他几声,但他都没有任何反应。

    我担心我胡乱叫醒他,会让他有什么不好事情发生,所以就在一旁静静的看着,而你们还没起来,我也不敢叫你们,你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吗?”

    天佑一听先是一愣,接着仔细的打量周凡好一会,也摇头说:“我也不知道,我对这些不太了解,不过你是对的,咋们还是不要轻易打扰他。”说罢便示意晴儿走出了房间,接着用暗语给封龙和子蒙打了几个手势,让他们上来看看,说不定他们知道怎么回事。

    “别看我,我不懂。”众人都在房外打量着周凡,一群人都没有任何办法,子蒙更直接,见封龙的眼神票到自己,立马两手一摊,表示自己不知道。

    “滚一边呆着去,我知道你不懂。”封龙鄙视的看眼子蒙,又自顾沉思了会才说:“他可能是入定了。”

    “入定?”

    “对入定。”不但子蒙不懂,连带天佑几人也是对此一脸的迷茫,封龙示意子蒙不要乱说话后才缓缓道:“用道家学术上来说,入定即禅定。

    有时得道者的示寂,也称为入定。定为三学、五分法身之一,能令心专注于一境,心静始而不乱,从而到达,入静而身不动的状态。”

    “能别这么复杂嘛,你跟这家伙一样,总喜欢卖弄学识。”子蒙听了半天啥都听不懂,不由一脸的嫌弃。

    封龙听罢也不理会子蒙,而是转身看了眼入定的周凡,轻轻的把门淹上,“简单点老说,就是周凡不知道遇上了什么事情,使得他入定了。

    这种状态是可遇不可求的,所以咋们暂时不要打扰他,道家的说法可能你们不懂,但换成现代科学的说法就是,整个人进入了一种休眠状态。

    身体的各个机能在休眠,但大脑却是运转的,所以大脑在运转,使得血液,心跳,跟他的新陈代谢都不会停止,只是降至到了最低,从而达到一种近乎龟息的状态。”

    “龟息,武侠小说里面的装死哪种功法?我勒个去的,周凡这家伙在干嘛呢。”

    “呵呵,”封龙见子蒙以这一番另类的话,也不由感到好笑,瞟了眼子蒙后又继续道:“你个人才,那些都是骗人的入定这种东西玄之又玄。

    道家里面称为,入定修仙,不过我觉得那样太不科学,但是入定的确是可遇不可求的,凡是能入定者,都一定要心如止水。

    而且入定对人的身体非常有好处,传说甚至能提升,眼里,耳力,跟身体的各个机能,但这些是不是真的,我也不知道,只有等周凡醒来再问了。”

    天佑此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只好顺着封龙的话道:“只能怎么办了,总之贸然叫醒他,肯定是不行的,我们先下去,晴儿你留下照顾周凡,我们去找趟瑀轩,先去弄点早餐吃,昨晚忙完都没吃东西,现在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