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五十六章 养尸池由来
    “好了,既然决定了,就走吧,我都快饿晕了。”子蒙已经没有心思在跟几人磨蹭了,说完便先一步众人走下楼去。

    暮雪看了眼天佑,似乎有些心不在焉,自顾沉思了会说:“要不我也留下吧,晴儿一个人在这儿我不放心,你们一会也顺便也给我带点吃的回来就行了。”

    天佑盯了暮雪一眼,眉头不由一邹,但一想到昨晚剧烈的运动,便不由有些明白,为什么暮雪选择留下,给封龙打了个眼色示意他先下去,“这样也好,你们两留下吧,一会我会带吃的回来。”

    说罢天佑也不再理会俩女,跟着封龙的脚步也爬下了楼梯,初晨的村庄,此时空气格外的清爽,四人走在羊肠小道上感觉仿佛自己要融入这四周的环境般。

    不由使得四人多深吸了口气,“这么早,会不会人家还在睡觉啊?”一行四人缓慢的走在村子蜿蜒的小道上,子蒙顿时见四周一片寂静不由便感到有冲错觉,总觉得村子似乎太过安静了。

    封龙见子蒙无精打采的表情,便接过他的话说:“村民一般都会起很早,现在这时候有可能已经耕种去了,昨晚老族长也说了,他们村子是与外界隔绝的。

    要想生存下来,就必须自力更生,而我看了下他们村子的水稻,生长的很好,想必这些村民一定很勤劳,一会等我们见到大族长再问一问就知道了不用担心。”

    天佑越走越感觉到不对劲,顿时停下仔细看了下四周的环境,惊呼道:“不对,起得再早也不可能会这么安静,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了?”

    子蒙一听也不由心中大惊:“不会是,僵尸来袭击村子了吧。”

    “不可能,要是僵尸袭击村子,昨天晚上我们不可能不知道,而且你看看四周的房间跟整个村子,没有一点被破坏,更没有一点打斗的痕迹,不可能是僵尸袭击村子... ....”

    “封龙说的没错,不可能是僵尸袭击村子。”封龙的话还没还没说话,身后突然就响起了周凡的声音:“僵尸昨天本就是冲着我们来的。

    昨晚如果僵尸袭击村子,不可能不会找我们,昨天他们村子死了这么多人,今天应该是下葬的日子,全村都在举行下葬仪式,估计是整条村都去参加了,他们应该都在祭祀的地方。”

    “周凡,你醒啦?”天佑几人一听到声音,立马回头一看,只见周凡带着晴儿和暮雪缓缓的朝他们走来,子蒙更是惊讶的呼出声。

    天佑瞟了一眼子蒙,也不去管他大惊小怪,顿了顿说:“你怎么回事,不会是走火入魔了吧。”

    “呵呵”周凡见状笑了笑,摇摇头道:“我只是心魔作乱,所以打坐让自己静下来而已,可能是因为环境的影响,不知道怎么的,就进入了禅定状态,等我醒来的时候,晴儿和暮雪告诉我,你们已经去找瑀轩了,我不放心便跟来了。”

    “原来是这样。”天佑拉过暮雪的手又问:“你怎么知道他们是去祭祀下葬了?”

    “很简单,你们看。”说罢周凡便指着,远处一团冉冉升起的烟雾:“整条村子按照五行八卦的乾上离下,中艮的方位布置,只有咋们来的那条路是出口。

    而入口另外一条岔路就是悬棺所在,哪里也是一个死谷,你们看哪里燃起的烟,应该是村民在祭祖所点燃的,而只有整个村子的人,都去参加了下葬仪式,村子才会这么安静。”

    “既然是这样,咋们也过去看看吧,哪里距离幽冥玄府的出口,只有一座山之隔,别惹上什么才好。”周凡说完,封龙立马建议众人早过去,免得会有些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

    “不用担心,他们村子能存在这么久,肯定有他们一定的规矩,而且人家下葬祭祖,未必会欢迎我们这些外人,咋们还是在广场等他们回来吧。

    而且哪里距离,我们这里也有半个多小时的路程,我们都一天没吃饭了,就算过去了也没饭吃,别人祭祖的东西,咋们不可能拿来吃吧,所以最好还是在这儿等着他们。”

    众人一听也都默不作声,既然周凡都这么说了,他们也不会去凑那个热闹,一群人缓缓跟着蜿蜒的小道,再次来到了村子中间的广场。

    但另他们意外的是,老族长居然坐在那里等着他们,而且还有一桌座丰盛的饭菜摆在广场上,众人看到都有些吃惊,不过因为饥饿的原因,一群人还是快速的来了广场。

    “饿死我了,”子蒙二话不说就朝饭桌上的筷子抓去。

    “滚一边凉快去,”子蒙还没动手,就被封龙迅速拿起筷子,啪的下打在他的爪子上,顿时让子蒙疼的缩回了手,正想怒骂封龙。

    不过封龙却先开口道:“有没有规则,老族长还在旁边呢,而且你也不问问这饭菜是给你准备的嘛。”

    “呃,这个... ...”被封龙一顿呵斥,子蒙反倒有些害羞的不敢直视众人,更是支支吾吾一句话也没说的出来。

    “哈哈,”老族长见众人一群到来也是一顿大小,似乎很开心的样子,看到子蒙吃瘪的样子他笑的更开开心,顿了顿会才谈谈的说:“没事,这饭菜本来就是给你们准备的,你们放心吃吧。”说罢便示意周凡几人落座。

    周凡几人也是饿了一天,见老族长这么说,更是没了束缚,各自找了个位置,便开始胡吃海喝起来,“对了,怎么村子这么安静,是不是有什么全村活动啊。”

    周凡给晴儿夹了个鸡翅后,便放下筷子,便说边朝坐在一旁的老族长走去,看到周凡前来,老者并没回答周凡的话,反而先对周凡问道:“怎么你不饿吗?”

    周凡笑着摇摇头答,“我还不算很饿,您还没告诉我,怎么回事呢?”

    老族长奇怪的撇了眼周凡,表情有些古怪,“其实也没有什么,我们每代族长死后,全村人都会去参加下葬仪式,而瑀穹又是这种死法,已经没必要在村子搞祭祀了。

    所以我才吩咐瑀轩带着全村的人,让他去主持下葬仪式,至于我就不去了,我老了权利都交给了瑀轩,而且有些事情也需要,他这个族长来露面才能压得住下面的人。”

    周凡盯着老者的表情,似乎从他表情中看出了一些端倪,不由双眼微咪的盯着老者道:“老族长在这儿等我们想必不会只是为了偷懒而已吧。”

    “呵呵,周凡小兄弟果然是聪明人。”老者一改之前的老态,身子板一挺立马给人一副上位者的威严,从他身上撒发出来,老者盯着周凡几人好一会后才郑重的说:“我知道你之前所说的养尸池在哪儿。”

    “什么你知道?”周凡一听顿时脸色一变,从开始友好的表情变得有些谨慎,有些防备。

    老者也不去在意周凡的表情,自顾抽着香烟说:“其实这事情,我也起初也不知道的,直到昨晚我去翻了我父亲的遗物后才知道我爷爷的族长之位是抢来的,而之前的族长传承是我族叔,唉,说来也是罪孽啊。”

    众人原本吃的正香,但听到老者的话都不由停下了手中的筷子,老者顿了会又说:“我在我父亲收藏的东西里面,翻到了一本事件笔记,上面说我族在千年之前不知道被何人定位守墓人。

    而且让我族世代常驻在这个地方但到了第六代族长,却发现这个所谓的守墓人就是一个阴谋,而那任族长不愿意世代被摆布,便在后山弄了一个养尸池,以族人之性命去养血池,想要借助血池改变族人世代的宿命。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