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六十二章 副殿坍塌
    “小心,”周凡正在气氛狰看着僵尸异变,不去管的时候,突然封龙就在对面对着他大吼,周凡听到声音突然一顿,接着立马就反应过来但却已经晚了。

    僵尸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冲到了他前面, 就像以前他在空冥寺对付鬼妖一样,现在的僵尸也是凌空突然出现,让他顿时就有些措手不及,被僵尸一爪狠狠的拍中胸口,周凡立马就被猛烈的力道拍飞出三五米远。

    “我草,怎么回事。”周凡被拍飞出去,倒在地上猛的吐了几口鲜血,但却发现自己好像并没有大碍,只是隐隐觉得自己胸口火辣火辣的,除了体内有一股在翻滚的灼热气息外,他并没有感觉到任何不适。

    这就让他非常不解,因为他知道以前要是被来这么一下,那他肯定是重伤,但现在他除了吐了几口鲜血,没有丝毫损伤,他自己都感到非常震惊。

    “可能是虎蛟精血淬炼的效果,没想到这虎蛟精血居然这么强悍。”周凡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心中不由感叹起自己的遭遇,要是没有之前没有古天寒帮他用虎蛟精血淬炼的话,怕是现在的他已经命丧黄泉了。

    就算他不死也会脱层皮,但现在他非但没事,还被僵尸这一巴掌激起了他体内虎蛟精血残存的力量,周凡现在感觉到自己浑身都是力量。

    甚至他现在不用手电,都能目视在一头打斗的异兽狰和妖鬼血僵了,看着眼前这两个天嫉之物,你来我往的各自打的不亦乐乎,周凡就有种错觉,异兽跟妖鬼血僵是不是都有一定智慧。

    为什么现在他看着两个怪物打斗似乎有着自己一定规律,血僵刻意避开异兽的尾巴,主要攻击狰的头部,应该说是攻击它头上顶着的血冠。

    而狰除了用爪子和锋利的大口外,最多的就是用它那五色的尾巴去扫血僵,每次异兽狰甩一次尾巴,四周的岩壁都被它如钢铁般的巨尾甩的碎石纷飞,一块块如花岗岩般的石头四处乱飞。

    “不对,血僵好像不是狰的对手。”周凡越看越感觉僵尸似乎处在弱势,两物之间越打越有差距,血僵不管凭空在哪儿出现,狰总是能第一时间判断到它出现的方位。

    每次血僵刚想攻击狰,就先被狰一爪子拍飞到一边,随着时间的推移,僵尸和狰打的越来越激烈,四周的墙体都在不断的崩塌。

    更甚的连地面在一点点开裂,“不好,这两个家伙也太强悍了吧。”周凡也感觉到了整座幽冥副殿在一点点颤动,更让他担心的是,那座拱桥已经出现了明显的裂痕,要是狰和僵尸再这样打下去,这里的空间怕是要塌了。

    “封龙你先出去,这要塌下。”四周的空间颤动的越来越大,周凡已经不敢再让封龙留下,迅速的从被背包抽出几样急用的东西随身携带后,就把背包扔给封龙。

    “你想干嘛。”接过背包后封龙并未第一时间都跑,他看着周凡一手提着古剑,一手打着手电还站在对面观看僵尸和狰的打斗,他不由就是一阵着急。

    “不用管我,你先出去,带晴儿她们先回村子,我自有办法出去的。”说罢周凡已经不管封龙,提着古剑就朝两物冲去。

    “引爆器,你接着。”封龙看到周凡已经行动,立马把手中一个闪着一红一蓝的东西丢给周凡,这是他用三台对讲机,和两台手机改装过来的起爆器。

    之前封龙已经在拱桥边,埋下了足够的炸药,打算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使用,但现在周凡让他先出,他只能把起爆器丢给周凡,不然这些就白忙和了。

    此时的周凡身手已经比之前好了不知道多好倍,看着飞速射来的起爆器,终身一跃稳稳的接住了引爆器,反手就立马收进口袋之中,接着又避开一块块坠落下来的石块,刹那间就来到了血僵与狰的打斗范围。

    两物正打的难解难分,它们根本没多余的心思去管别的东西,因为两物要是那个不留神就会受到致命一击,况且它们也不把周凡放在眼里。

    血僵避开狰的一爪,远远的跳到一边后,就没有再朝狰扑去,而狰则是一脸古怪的看着周凡,血僵因为整个注意力都在狰身上,也随着狰的目光望向周凡。

    这到是让刚打算行动的周凡一愣,接着就小心翼翼的注视着两物,他不知道这两个家伙到底想要干嘛,但他知道要是自己一个不小心,被它们两个哪个拍中或者攻击到的话,那他不死也会残废。

    现在的局面反倒有些微妙,周凡注视着僵尸多一点,而僵尸在之前看了眼周凡后,便把目光都望向狰,至于狰则完全无视血僵的目光,一副百思不得其解的样子看着周凡。

    这种微妙的局面,就在这一人两兽中并立,随着两兽停止打斗,四周的空间也不再颤动,之前还在坠落的石块也停止了掉落,只有那座拱桥因为之前两兽的撞击,已经承受不住有了裂痕,现在就算打斗停下,可裂痕还在一点点扩大。

    “僵尸应该是对狰起了贪念,可是什么能让它甘愿冒险去对付这头恐怖的异兽呢?而狰又是怎么回事,我身上有什么它好奇的,是虎蛟精血吗?

    还是金雁巨鹰的羽毛?或者是... ...”周凡也感觉到了这微妙的立场他在思考的同时,也不由心中感到一阵迷惑,现在他反而有些搞不清,这双方的意图了。

    “咔,咔,咔... ...”一声声清脆的碎裂声音打断了周凡的思考,随着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急促,轰隆的一声巨响,那座拱桥塌了,瞬间所有碎石都掉进那个万丈深渊中。

    但也因为这个彻底打破了一人两兽之间的微妙立场,“吼吼,”气氛一破僵尸首先发动了攻击,不过这回它不是攻向狰,而是发出一声狂吼后,朝周凡冲去。

    “哎呀,老虎不发威,你当我病猫呢。”看到僵尸朝自己冲来,周凡也是气不打一处来,把手电叼在嘴里,迅速从口袋掏出一张符咒,提着古剑也朝僵尸迎去。

    一人一尸正对就这么对上了,周凡一剑便砍掉僵尸的一块腐肉,僵尸的左肩被周凡一剑削了小半肉,也是疼的嗷嗷叫,但它也没闲着,满是鲜血的鬼爪就朝胸口淘去。

    不过这回它失算了,狰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出现在周凡身后,在千钧一发之际一下子叼住周凡,把他狠狠一甩,甩上了自己的后背,周凡也被突如其来的狰给吓到了。

    不过就算没有狰的帮忙,周凡也有自信挡得了血僵这一击,而狰把周凡甩上它背后,尾巴一反挡道了前面,僵尸的枯爪来不及收回,一爪拍在狰的尾巴上。

    可但狰非但没有受伤,僵尸却是像见到了鬼一样,立马悬空退去,看的周凡一愣一愣的,根本就不知道怎么回事“不对,有蹊跷。”

    周凡坐在狰的背上,看着血僵正忌惮的看着狰,他发现了有些不对劲,只见血僵刚才攻击狰的手,有一部分已经变的漆烟无比。

    只不过因为是漆烟大殿的缘故,不然要是在外面肯定能看到殷红的血僵突然有一截手臂是漆烟的,如烟色的木炭般,没有丝毫生气。

    周凡不但发现血僵很忌惮狰的尾巴,而对自己受伤的手也是望了又望,就在周凡不知道血僵想干嘛的时候,突然血僵就吐出一大堆恶心的臭血,那滩鲜血吐出后并没有掉到地上。

    而是被血僵吐在了手上,吐在那只受伤的枯爪,鲜血沾上血僵的手就像干涸的河滩一样,全部被漆烟如木炭的枯爪全部吸收,一点也不剩下。

    接着周凡还看到让他更震惊的一幕,原本血僵漆烟的枯爪,在一点点变回血红色,接着又开始冒着一丝丝,腐烂的臭味和极重的血腥味,周凡远远都能味道那股让他作呕的味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