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六十七章 大道五十,天衍四九
    愣了许久之后,周凡终于动了,但他却不是继续再找狰去别的地方察看浮石板,而是反手从口袋中拿出手电,打开后把手电就往水里扔。

    此时信号弹的照明时间几乎已经到达了极限,在周凡把手电丢进水池后,半空的亮光也彻底的消失,一下整个空间又昏暗下来。

    有是只是从山腹顶端,照射下来的几缕微弱的阳光,和正在一点点往下沉的强光手电,不过此时的周凡正全神贯注的,看着水池里的手电。

    落在水中的手电正以均匀的速度在往下沉,周凡能看到的光线也越来越弱,正当光线快要消失的时候,突然手电像是被什么东西卡主了一样,居然停在了水中不再往下沉了。

    “果然如此。”周凡暗自心喜,因为他知道他猜对了,手电并被什么东西给卡主了,也不是已经沉到了水池的底部,而是停留在了一块石板之上。

    周凡在看到水中倒影的时,便什么都明白了过来。他之前只猜对了一半,整个山腹的确是按照先天八卦,后天阴阳所布置。

    围着水池的同样也有四座阵法,一阴一阳,极阴极阳,四个不同的极端,但这也仅仅只是整座先天阴阳八卦阵的一半而已。

    他现在终于知道古树为什么能生生不息,而阵法却好像根本没有运转了,因为整座大阵除了表面上是阴阳相反之外。

    这个水池还有阴阳两面,现在几人看到的就是阳的一面,而阴的一面,则是在这个水池的中,也就是说在这水下面同样还有布置了一个先天阴阳八卦阵。

    以同样是四方阵位布置,同样每个阵位上有六十四块石板,但不同的却是上面跟下面是反过来的,也就是说原本正南乾天,先天八卦阵,变成了正南坤地,后天八卦阵。

    而正北坤地则成为了正北乾天,由后天八卦阵,变为了先天八卦,同样正西,跟正东,两个阵位也是彻底的颠倒了过来。

    刚开始乍一看周凡以为水下的是石板的倒影,但却发现水池中的石板,居然在隐隐的移动,也就说每时每刻下面的石板都在不断的变换位置。

    周凡之所以把手电丢进谁去,就是想证实一下,下面的石板是不是真的存在,他在仅有的时间里面用罗盘算出了,阵法的运转。

    算准了那个地方,才把手电丢下去的,因为他知道,按照阵法运转的速度,他把手电丢下去,等到手电沉到那个位置的时候,阵法的石板也正好迂回到那个位置。

    如果下面的阵法是真实存在的,那石板肯定会接住手电,手电顶多是跟着石板在不断移动,但却不会在往下沉。

    他在看到倒影的一刻,就知道如果下面这个倒影出来的影子,不是先天阴阳阵运转后,弄出来的海市蜃楼的话,那么石板肯定距离他不远。

    而且他也敢肯定那个绝对不是倒影,因为就算他打出照明弹,也不可能透过水目视上百米远,哪怕这里的水再清澈也不可能。

    他心里有底知道石板最多在水底下二十到三十米位置,不过庆幸的是他猜对了,手电果然没再往下沉,但光线却如烟夜见的幽灵般,在水底一点点改变,速度不快,但却能让人看得出它缓慢的移动轨迹。

    “阴阳两极,生既是死,死既是生,左右两边,极阴,极阴双极必是死路,但前后两条隧道却是生门,看来布置这个阵法的人,还真的只是为了这颗古树而已。”弄清楚阵法的缘由后,周凡也不由放心下来。

    他不得不小心,因为外面那些祭台让他感到了害怕,他生怕自己不小心进入阵法,阵法又运转,或者不小心触动到阵法,他会因此而成为阵法的祭品,如果真是那样,那他连哭的机会都有了。

    “轰隆隆,”周凡的心刚放下来,还没能休息一会,突然水底下就穿来一阵轰鸣声,随着响声的发出,周凡也感觉到了整个山腹视乎都在颤动,“怎么回事?”

    此时的周凡站在浮石板上,都感到了摇摇欲坠的感觉,这种危机感让他很不安,不过正当他准备有所行动的时候,狰却先动了。

    一口叼起周凡又是一甩,把周凡甩到了它的后背,接着瞪着石板一跳,往前跳去了十几米远,这回周凡被狰带到距离古树更近的地方,但周凡却不敢再从狰的背上下来,因为他不知道还有发生些什么怪事。

    “奇怪,这里怎么没有震感?”周凡坐在狰的背上,但却意外的发现狰带他来到另一个地方之后,之前那种摇摇欲坠的居然没有了。

    他起初还以为是颤动消失了,但定眼一眼后发现水面还在颤动,四周的浮板也在激烈的摇晃,这到是让他非常的不解。

    就算现在他坐在狰的背上,多少也能感觉到一丝震感吧,可此时周凡就像站平地一样,丝毫没有感觉到一点震感和不适。

    “不对。”感觉到异常周凡立马翻身跳下狰的背,“这个是......阵法异数?”一脚踏在脚下四四方方的石柱上,周凡马上就知道这个是阵法异数,在先天八卦衍化的先天六十四卦中,就存在一定的异数。

    所谓的异数就是阵法的缺陷,在先天六十四卦阵中,十二,三十三,五十,为异数,其中十二为否挂,三十三为遁挂,至于五十,则是大道五十,天衍四九,人遁其一,这最后遁去的其一也是异数。

    果然现在周凡所在的这个位置,应该就是整座阵法的异数,四周所有的石板都是悬浮在水面,用四根巨大的青铜铁链衔接着,从而固定在水面上。

    但他现在站着的则是一根从水底直接立上来的四方石柱,四周的浮石板都在晃动,但唯独这跟石柱丝毫不见有震感,依然稳当的立在哪里。

    周凡也不知道古人为什么会弄这么一根石柱在这里,要说为了契合阵法他才不信,阵法一担存在异数,那阵法便不全,而且有可能会导致阵法达不到原来布置时候想要的效果,这跟四方石柱的出现,让整座山腹又蒙上了一层迷雾。

    “啊啊啊,还不让人活啦,为什么这里总是存在这种让人矛盾的地方。”周凡几乎要抓狂了,望着四周颤动的石板,和自己脚下那方石柱,他再次陷入郁闷之中。

    现在他已经有些麻木了,原本以为解开了所有谜团,但现在又突然多出来一个异数,而且这些异数还偏偏是跟阵法背道而驰的。

    周凡不得已只好又爬上狰的背,打算再次让狰带他去别的地方,看看是否能再发下什么线索“咔咔咔”就在周凡趴在趴在狰的后背,打算让它去往别处时,一阵阵从水底传来的铁链声突然的停止了。

    还没等周凡反应过来,四周就又恢复了平静,但周凡却感应到,狰的气势似乎又,开始变得凌厉起来,坐在它的后背周凡都被这股气息弄的浑身不舒服。

    不过不止狰,旋龟兽也开始怒目而视,就连一直潜在水面的异兽赤鱬也开始慢慢浮出水面,“怎么回事,这些畜生想干嘛?发生了什么了?”

    看到三兽的样子,他哪里还有心思去想阵法,这种时候他只能为自己的小命考虑了,随着山腹几次在变化,周凡也隐隐猜到三兽可能是在争夺某种东西。

    而且这个东西有可能就在这颗巨大的参天古树上,三兽这才围着古树不愿离去,只不过他有些想不明白的是,狰为什么要把他卷进来,按理来说,他不可能帮到狰什么忙才对,现在狰把他卷进三兽的争斗,周凡只能在险中求生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