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六十八章 灵药出现,虎口夺食
    就周凡思索这该怎么给自己留退路的时候,哗啦啦,那颗生长在水里的大树居然开始掉叶,一片片鲜红的树叶,想秋天的枫叶一样,不断的往下落,让人看了好不美丽。

    但现在周凡却对眼前这个场景丝毫不感冒,因为他知道这颗古树一但异变肯定是有事情发生,果然随着古树的落叶越落越多。

    渐渐在古树的一根枝丫上,露出一颗红光闪闪的果实,果实正好被山腹顶端照射下来的光线照到,除了闪着红光以外,还泛着一丝金灿灿的光芒果实挂在距离水面六七十米高处的枝丫都好不醒目。

    “这是... ...”看到果实的瞬间周凡心里就一阵惊讶,但狰没给他反应是时间,便四足踏在平台上,一登就朝古树跳去。

    “啪”狰刚跳到半空,周凡就感受到狰被一股狂猛的力道给打到,他坐在狰的背上都感受了那股排山倒海的力气。

    周凡这会也顾不上别的,立马睁开紧闭着的双眼,刚睁开眼睛他就看到一条巨大的红色尾巴落入水里,接着湖面就泛起无数水花。

    看到这一幕周凡再傻也知道怎么回事了,三兽原来一直在互相忌惮,各自互相都没动手的原因就是在等这颗果实的出现。

    现在果实一成熟,狰立马就朝果实冲去,但却被一直潜在水里的赤鱬给一尾巴扇了回去,周凡跟狰又再次回到了刚才那方四方平台上。

    现在狰也不敢在胡乱行动了,因为旋龟兽也在一旁虎视眈眈,刚才它能抓住那一刻缝隙,但不成想却被赤鱬钻了空子。

    周凡也不敢再小视赤鱬,他知道没有一头异兽是好对付的,看着诺诺弱弱的赤鱬,居然在关键时刻把狰给拦下了,而且现在周凡看狰的样子,似乎狰对赤鱬也是一脸的防备。

    “看来它们这回要真的打起来了。”周凡已经没有了之前的淡定,因为从刚才狰被赤鱬拍到的瞬间,他就知道狰不可能在这种级别上的对决上,还能顾的了他,现在周凡只想着该怎么才能离开这个战圈。

    “嗷吼,”狰被赤鱬扇回平台后就安静了下来,周凡则是苦恼不知道该怎么办,就在周凡思考的时候,旋龟兽突然发出一声巨吼,接着便高高跃起,咚的一声跳进水里,飞快的朝古树游去。

    周凡被这巨吼着实吓了一跳正想说话,但狰却动了,狰回头把周凡叼住,不再让周凡坐在它的背上,而是用五条尾巴,把周凡包裹的死死的,接着双脚一登也朝古树跳去。

    “这家伙想干嘛?”虽然周凡现在被狰的尾巴裹的只露出一个脑袋,但他却没有感到任何不适,反而因为这个空间阴暗潮湿,而且还有谈谈的白雾笼罩在空间。

    现在狰用尾巴包裹着他,倒是让他感到了一丝温暖,就像裹在被子里面让周凡有股想睡觉的冲动,但现在的他却不敢丝毫放松。

    为他知道三兽的争斗才刚刚开始,果然周凡刚这么想,底下的旋龟兽就一尾巴朝空中的狰扫来,狰因为反应不及被旋龟兽的尾巴缠绕在身上,一把从半空就往水里拖。

    周凡也感到瞬间失去重心,他和狰被旋龟一起拖着从半空直落水池,“不好”周凡知道一但他们落水,那就只有死路一条,水里是旋龟和赤鱬的天下,狰就算再大的本事也斗不过他们。

    就在千钧一发之际,周凡奋力挣脱了狰的束缚,狰不知道是跟周凡呆在一起久了,还是真的有灵性,像是知道周凡想要干嘛,也不再裹他,五条尾巴瞬间松开四条,只留一条缠在周凡的腰上。

    周凡见状没有半分犹豫,立马抽出敷在身后的古剑,猛的便朝缠绕在狰身上的旋龟尾巴,一剑便砍去,旋龟的被周凡一剑砍中,瞬间就发出仰天大吼。

    缠着狰的尾巴也瞬间松开,狰见状并没有放过旋龟,而是也转头一口咬在旋龟的尾巴上,这下疼的旋龟直接从水里浮了出来。

    “小心”看到底下旋龟正睁开血盆大口,打算对掉落下的狰狠狠的来一口,周凡就一阵着急,对着狰就算一阵大喊,但他似乎小看狰了。

    只见狰并没有跟旋龟纠缠,剩下的四条尾巴,扫开纠缠它的旋龟尾巴后,四足踏在旋龟的背上,借着旋龟的力道一下子跳出好远。

    现在周凡发现他们距离古树也只要不到百米了,而旋龟怎么也没想到,狰居然玩的是这么一手,它被狰一脚踏在龟背上,虽然没有受伤。

    但无形中却是非常打脸的行为,旋龟兽也非常气愤,不断的发出一声声怒吼,但此时的正已经四足平稳的站在一块浮板上,旋龟兽也不敢贸然上来找狰的麻烦。

    “咔咔咔,”两兽正忌惮的看着对方时,底下水里又传来一阵青铜铁链的响声,接着周凡便感觉到一阵颤动,正当他疑惑的时,却发现四周的石板正在一点点移动,渐渐的一块块石板就合拢在一起。

    旋龟兽见状也迅速从水里跳到一块石板上,紧接着整个水池的石板全部都合拢在了一起,围着古树一直扩散出来,现在古树就像是从平台的地面生根发芽一样。

    所有的浮石板合拢到一起后,周凡也感觉到一丝不同寻常的气氛,好像四周还有某物还在窥窃那颗果子般,虽然他不知道是何物隐藏在四周,但他能感应那股危险气息。

    “把我放下来,不然你带着我,跟它打起来,只会让我成为你的负担。”随着四周那些浮板合拢在一起,现在整个水池除了最外面池子边缘还是水面以外,靠近古树百米的地方都已经是一块块浮石合拢成的平台。

    也不知道为什么水池下的水没有一点能渗透上来,现在周凡有了地方落脚,已经不再惧怕水里会有东西出来伤到他。

    而且他也不敢再让狰带着,他看到旋龟就知道那头凶兽肯定不会放过他们,刚才他伤了旋龟,狰要是还带着,他一会它们打起来,狰还要顾及他,那十有**打不过旋龟。

    况且单从体型上来看,旋龟的确是更胜一筹,狰听到周凡的话,先是回头看了周凡一眼,接着沉着脑袋,想了想后,才把周凡放下来。

    周凡刚落地,立马就对狰道:“你是不是想要那颗果实?”

    原本低着头的狰,又抬起头看着周凡,不过很快它的脑袋就朝周凡点了点,“好,既然这样,我们来做个交易,怎么样?”

    狰一脸疑惑的看着周凡,周凡没等它有反应便又说:“只要你帮我拖住旋龟兽,我就去帮去取这颗果实,但要是成功的话,你必须保护我离开这里。”

    说罢周凡就取出挂在腰间另一边的飞云勾,打算一会狰跟旋龟兽打在一起的时候,找个缝隙去取了那颗三头异兽都惦记着的果实。

    “啪”周凡还没行动,一声巨响就响起,声音响起的瞬间周凡就吸引了过去,只见远处有一块巨大的浮石板,从直接被上半空。

    那块被抛上半空的石板四分五裂,有的碎片砸落到平台上,发出乒乒乓乓的响声,但周凡却看到了一个更让他震撼的一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