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六十九章 争夺灵药,黑马杀出
    虽然山腹空间昏暗,但周凡还是见到一条巨鱼从底下跃出,那块浮石板就是被那条巨鱼撞碎的,看到巨鱼瞬间周凡知道是赤鱬。

    周凡虽然心中着急,但他现在也无济于事,因为他离得太远,况且赤鱬的身躯实在太大,就算上前也对赤鱬无能为力。

    直到现在周凡才终于看清赤鱬的身躯,赤鱬鱼身总长有三十米之多,现在世界上存在最大的鱼类是蓝鲸,这种海洋霸主,最长仅仅能达到33-35米。

    现在这条赤鱬体长都已经在三十多米以上,光凭长度它的体积都大过蓝鲸,不过周凡有些想不通,就是这么大的一条鱼,怎么就能跃这么高。

    赤鱬从水中跃出后,直奔悬挂在距离水面六七十米高度的果实而去,但周凡却忘了赤鱬根本不需要跃这么高,它只需要跃出水面二三十高度后,凭借自己的身躯体长就能够到果实。

    “嗷吼”,“吼吼,”赤鱬刚跃出水面,两兽就急了,各自发出不同的怒吼,但这却害苦了周凡,现在他就站在两兽的旁边。

    这种级别的吼声对它们来说没什么,但对周凡来说就是狮子吼,害的他不由猛的捂住耳朵,看着两兽急跺脚的样,周凡顿时就感到一阵好笑,这两头巨兽在这争的你死我活,现在居然让赤鱬钻了空子。

    “嗷吼,”正当一人两兽无济于事的时候,又是一声吼声响起,这声音刚出现,周凡立马瞳孔紧缩,浑身紧绷的看着四周。

    因为这吼声他再熟悉不过,那个是血僵发出的吼声,现在吼声出现就代表血僵就在附近,果然吼声还在四周回荡,血僵就突然出现在山腹的顶端。

    二话没说便朝着赤鱬俯冲而下,抬起枯骨的鬼爪一巴掌拍去,赤鱬哪知道血僵会突然出现,一时反应不急,被血僵一巴掌拍在脑门上,顿时巨大的身躯就失去了重心,轰的一声重重的从半空摔下,吗,猛的砸到石板之上。

    “不好,不能让血僵得到这灵药,你把我送过去。”周凡看着眼前三百六度的变化,也不由大吃一惊,但他更加在意血僵。

    毕竟血僵不会无缘无故去攻击赤鱬,现在赤鱬被拍的重伤,距离灵药最近的就是血僵,这颗灵药三兽那只得到周凡都无所谓,因为这不关他事。

    但要是血僵的到这颗灵药的话,就绝对不能容忍,他跟血僵是死敌,况且现在的血僵已经非常难对付了,要是再让血僵的到这颗灵药的话,他都不知道接下来将面对的是什么。

    狰似乎也非常在意血僵,周凡的话刚落,它便用尾巴卷起周凡,快速的朝古树奔跑而去,现在所有的石板都合拢形成了一方巨大平台,狰也不再用跳跃的方式。

    狰正在飞快的接近古树,但血僵毕竟距离灵药只有几十米之隔而已,周凡眼见已经血僵就要取下灵药,不由心中暗自着急,“完了,要来不及... ...”

    周凡心中正着急的时候,血僵突然停住了脚步,见状周凡凝神一看,只见血僵正被赤鱬的龙须给缠住,动惮不得。

    之前血僵把赤鱬拍下半空后,赤鱬不知道是因为伤势过重,还是已经死去,就一直躺在地上,血僵上前察看了翻,也没去吞噬赤鱬的精血。

    可能在血僵的眼里,灵药远比赤鱬的精血要的珍贵的多,所以它察看完赤鱬后,就立马朝灵药飞去,但不料血僵刚飞出,就被赤鱬的龙须缠住,一下从半空直拽而下,轰的声巨响,血僵同样被赤鱬狠狠的缠住砸在石板上。

    这真是一报还一报,之前血僵把赤鱬拍在半空,现在赤鱬同样把血僵拽了下来,“好家伙。”看到这一幕周凡开心的都要笑掉大牙了。

    但现在他也只能在心中暗喜,因为身后旋龟兽已经朝他们追来,虽然狰的速度很快,但旋龟兽毕竟也异兽,它的速度丝毫不弱于狰,已经紧紧追在狰的身后,要是现在狰突然停下来,两兽肯定会混战在一起。

    之前狰想去吞噬灵药的时候,旋龟兽就挡住了去路,现在狰不得不绕开旋龟兽的攻击范围,这也使得原本狰一跃就能跳到古树的事,变得如现在这般麻烦。

    狰为了避开旋龟已经绕了一大圈,现在一人一兽已经渐渐接近了古树,靠近古树周凡才发现这颗参天巨树是多么的壮观,那些鲜红的树叶每片都有一个成年人大小,甚至有些更大,巨大的树干让周凡感觉到如蚂蚁搬渺小。

    “你缠住旋龟兽,我去摘灵药。”周凡拍了拍狰的脑袋,狰立马停下脚步,把卷着的周凡放下,而它自己却朝身后冲来的旋龟兽扑去。

    顿时碎石飞舞,吼声连连,两兽一下子就热火朝天的打上,你咬我一口,我給你一抓,不过周凡发现狰的五色尾巴,还真是一大利器。

    之前他还担心狰打不过旋龟兽,但现在却暗自改变了看法,因为旋龟兽的龟壳被狰的五色尾巴扫到,都留下一道道白色的痕迹,可想而知狰的五色尾巴有多厉害。

    “不行,不能再拖下去了。”看着愈演愈烈的战况,周凡顿时就一阵着急,他看着两兽的打斗有些走神了,不过这也不能怪他,毕竟这种级别的异兽大战,千年都难得一见。

    心中打定主意后,周凡转身瞟了眼狰也不再去管它,拿出已经准备好的飞云勾,迅速的向古树跑去,一边跑一边瞄准,“啪”飞云勾瞬间就射出,一下子打在靠近果实的枝干上。

    接着周凡三下五除二的就开始往古树爬,这个巨树树叶非常茂盛有很分支,而且树的根部不知道是何人弄了一个滕悌,直通巨石的中间部位。

    周凡一边爬一边也在好奇,但现在的他也顾不上这么多了,这个时候他只想着不让血僵的到灵药,哪里还管是什么人弄的遗迹。

    周凡在奋力往上爬的时候,下面的战况也是激烈异常,狰的五条尾巴,已经被旋龟兽咬断了一条,而旋龟兽的龟壳也被出现了一道道裂痕,现在两兽还在纠缠在一起,地板的石板不时被弄的满目仓澜。

    至于赤鱬周凡已经感觉不到它任何生气了,两条长十几米的龙须已经折断,血僵也不见了终影,见状周凡深吸口气,再次卯足了劲往上爬。

    他一路奋力的往古树上爬,终于登上了巨树的中间部分,但到了这里他却有些无语了,因为古树分支太多,他又是在古树的中间,一片片巨大的树叶彻底挡住了他的视线,这让他顿时分不清了东南西北,更找不到灵药灵药的方位。

    “原本轻而易举就能得到的东西,居然杀出一匹烟马来,这破僵尸,怎么哪儿都有你。”周凡现在气不打一处来,要不是因为血僵,他大可以用飞云勾和绳索一点点慢慢爬到灵药位置再摘取。

    但现在他不得不先上巨树,然后再从巨树的枝丫爬过去摘下灵药,可他现在根本找不到灵药生的方位,更不知道接下来该如何是好。

    “怎么办,怎么办,”周凡现在心中无比的着急,他隐约能看到狰和旋龟的争斗已经进入到了收尾阶段,再过不久肯定能分出胜负。

    这种级别的异兽很少会如它们这般打的你死我活,但现在为了争夺这个灵药两兽已经豁出去了,再过不久胜负一分他就被动。

    若是狰打赢了还好,但要是狰输了,那他要独自面对旋龟兽,如果是那样那他一点胜算都没有,况且要是狰死了。

    他再想从这里出去,也是千难万难,现在他能做就是早点拿到果实,然后让狰不再跟旋龟兽纠缠,毕竟现在狰是在替他挡住旋龟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