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七十章 险象环生,真正的黑马
    “这破地方,到底那边才是东南西......”周凡一边看着在底下争斗的二兽,一边在暗自呐呐自语,但话刚说到一半,突然停了下来,顿了顿后猛地拍着大腿道:“我怎么这么笨啊,灵药生在正东离火位上,我用罗盘定位就行了啊。”

    周凡现在都鄙视自己,就因为他耽误了这些时间,狰又断了一条尾巴,而旋龟兽也是伤痕累累,龟壳已经裂了大半。

    看着就像被锤子砸的准备开裂的玻璃一样,已经近乎到了崩溃的边缘,但两兽还是死死的纠缠在一起。

    “看来我要快点了。”周凡见状心中也是暗暗着急,他不知道狰能不能赢,但他知道要是两兽再这样打下去,不出五分钟两头异兽就分出胜负了。

    不管是狰赢还是旋龟兽赢,对他来说都不是好事,想到这儿周凡转身再次看了眼狰,便撇开心中的杂念,拿出罗盘自顾打量起来。

    “在这边。”刚没看多久,周凡便找到了方位,把罗盘放进口袋后,也把古剑收回了剑袋,现在他需要徒手攀爬古树了,这颗古树到了树中间位置,就是无数的枝丫,一根根水缸大小的分支从树的中间部位分叉开出去。

    犹如一把巨大的雨伞般,占据了水池一小半面积可想而知这棵树的巨大,古树的枝丫虽然很粗壮,但他也不可能不用手就能爬上去。

    况且这颗古树的树叶还非常的茂密,把唯一从山腹顶端照射下来的光线都全部遮挡,他不得不再次使用,准备没电的强光手电,现在他一手拿着手电,一手寻着借力点慢慢的朝灵药的方向登去。

    “先天阴阳,极阴,极阴,离火,坎水,难道长在这颗树上的是阴阳两生果?”周凡越靠近灵药,越感受到那颗灵药的不凡。

    虽然他还没爬到那根分叉的树枝,但他已经隐隐感受到灵药散发出来的香气,这个灵药能让三头异兽不惜殊死一搏都想要得到的东西。

    让他也想起了占里村大族长跟他说过的阴阳果,而这个阴阳果就生长在这座后山,再加上这个诡异的大阵,和这些奇怪的异象,周凡现在更加肯定这个灵药就是阴阳果。

    但不知道为什么,这阴阳两生果却不在异草经记载里面,不过梦幽草,冥灵草,和蕴神草,却在异草经里面记载有。

    这反到让周凡有些想不通了,而且按照大族长所说的,三种灵草都是这个阴阳果的伴生之物,但这个阴阳果却不在记载里面,周凡到现在都不知道这果实有何作用。

    不过他明白能让异兽争破脑袋都想得到之物,不用想也是逆天级别的灵药,周凡现在最在意的并不是灵药,虽说他对阴阳果势在必得。

    但他也没忘记他一直在寻找的东西梦幽草,他之所以来这里,一是为了除掉血僵,第二就是为了这梦幽草,他隐隐感觉能在这个地方找到他一直想要的东西。

    一边想一边爬,渐渐的周凡已经上到了那根生有阴阳果的枝干,“奇怪了,怎么会这么顺利?血僵呢?这鬼东西怎么没摘走这果实,这不科学啊。”

    看着挂在树枝上的灵药,周凡就是一阵疑惑,从刚才他爬上来到现在,已经过去十来分钟了,血僵也早在之前就解决掉了赤鱬。

    但血僵却没有摘掉灵药,这让他越发想不通,现在他反而有些不敢去摘,那颗唾手可得的灵药了,他担心血僵在一旁埋伏他,等他摘到果实的一刹那会发动攻击。

    “吼吼。”正当周凡犹豫不决的时,底下又传来一阵阵嘶吼声,听到吼声周凡顺着高处看下去,只见狰已经在一步步败退,它不再跟旋龟兽死磕。

    开始一点点往古树退,那吼声就是狰发出的,周凡不用想都知道,这是狰在对他预警,狰是只聪明的异兽,它知道自己要是在跟旋龟兽死磕下去,只有两败俱伤的下场,甚至自己非常有可能会先死在旋龟兽的手上。

    现在旋龟兽已经没有之前那股威武和霸气,取而代之的是一股极重的厉气跟怒气,巨大的尾巴拖在地上,那张巨大的嘴巴也闭了起来,像是失去了生命一样。

    旋龟的龙须也有一根被则断,背上的龟壳都是一条条裂痕,看起来比狰还要惨,但周凡知道狰已经是强弩之弓,现在两兽的气势已经不再同一等级上。

    狰在一点点败退,旋龟兽却步步逼近,不过旋龟兽也不敢把狰惹恼,要是真的死磕,它也没有把握就能稳赢狰,同样狰也是心里没底,它有自己的算盘,也不敢跟旋龟兽斗到底,反倒是现在这局面给了它们两短暂的喘气机会。

    “不能在等了。”随着狰跟旋龟兽越来越近,周凡知道自己已经没有退路了,暗下决心后,便拔出古剑,一手拿着手电,一把提着古剑,慢慢朝阴阳果走去。

    但他一直走到树枝的边缘,都没有任何异常的事情发生,甚至四周安静的让他感到有点可怕,“妈的,不管了,先摘了再说。”

    周凡也是豁出去了,把手电放在嘴里叼着,倒提着古剑就去砍灵药的根茎,但他还没动手,砰的声闷响,血僵突然从高处一跃而下,直接当在了他的前面。

    血僵的突然出现,周凡也被吓了一跳,心里刚缓过来,身后又是一阵颤动,感受到那股排山倒海的力量,周凡心中更感害怕了。

    他现在不敢转身去看身后是何物,他不知道是狰跳上来了,还是旋龟兽跳上来了,因为这种强有力的震感,只有巨大的异兽才能弄的出来。

    血僵虽然力大无穷,但刚才它跳下来的时候,也仅仅是树枝颤动了一下而已,现在整棵树都在颤动,他知道那肯定是巨大的异兽才弄的出。

    只不过他现在前面站着一头血僵,他就是再好奇,也不敢把目光从血僵身上移开分毫,周凡对于血僵已经非常了解,知道要是一个不留神就可能会被它干掉,这让他不得不小心。

    “丝丝,”周凡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血僵身上的时候,却发现血僵好像根本没看他一眼,甚至连撇他一眼都没有,而是目光凌厉的望着他身后。

    感觉到异样同时周凡也听到了身后,那如巨蟒吐信般的声音,丝丝的吐信声让周凡更加的害怕了,他微微的闭上眼睛感受了下。

    果然感受到身后有一股阴寒的气息朝他涌来,那股气息不但让人感觉很不舒服,更要紧的是气息中还带着一股腥臭味。

    周凡现在已经有些不知所措了,感受到身后那股危险的气息,他愣是没敢移动半分,甚至连目光都不敢移动一点,只能原地的站着,冷汗也不断的从他的额头流到脸颊,一直滴到地上。

    “丝丝,”周凡已经感觉到死神在召唤他,在这一瞬间他身后那庞然大物已经朝他扑了过来,“轰隆,”突然巨大的响声响起,把原本闭上眼睛等死的周凡,吓的又睁开双眼。

    “咦,我怎么没死奇怪了。”刚睁开眼周凡就一阵疑惑,他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但在刚在千钧一发的时刻,他感受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

    那是狰独有的气息,他跟狰认识的时间不长,但他却从头到尾都一直坐在狰的背上,对狰的气息再熟悉不过,凭借气息他猜可能是狰救了他。

    感到自己安全了,周凡也不再害怕,一手倒提着古剑,一手打手电照着血僵,现在他只用对付血僵,虽然心里还是有些胆怯,但已经不再像刚才那般,无力到只能等死的份。

    但奇怪的是血僵还是没理会周凡,反而把目光转向了古树下面,周凡盯着血僵同样也发现了血僵的诡异,一边注视着血僵,一边用眼睛的余光朝古树下望去。

    但这一看顿时把他吓的不轻,冷汗又开始从额头冒了出来,“真是命大啊。”周凡用余光看到树底下的东西后,也在为自己的命运感概,同样他也知道,自己欠下了狰一份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