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七十五章 一线生机,灵药救狰
    “怎么伤的这么重。”看到灼炎蛟龙不伤他,周凡便不再去管那头巨兽,深吸口气后缓步来到狰的身边。

    一边检查着狰的伤口,一边在思索该怎么救治狰,“嗷吼,”周凡正一边沉思的时候,身后的血僵却发出了惊天巨吼。

    周凡听罢连忙转身,但发现血僵已经不在,等他再次朝四周看去的时候,只见一道暗红色的鬼影,一闪直接冲上了山腹的顶端。

    望着那个身影,周凡不用想也知道那是血僵,但他搞不明白血僵为什么会去上面,不过他知道刚才血僵就是从山腹顶端跳下来的。

    在此之前血僵还没衍化成妖鬼血僵的时候,便是被狰逼的从另一端冲上了山顶,现在血僵又回去,想必哪里肯定有些什么东西能吸引它。

    不过此时周凡也没那个心思去想那些,随着血僵也脱离了战场,整个平台上只剩下了,一头半死不活的狰和站在他不远处的灼炎蛟龙。

    蛟龙巨大的身躯已经完全从古树上爬了下来,周凡现在也能进一步看清它的样子,蛟龙刚才用巨尾扇飞血僵后。

    就把一半身子沉在水里,现在周凡也只能看到蛟龙的一半龙躯,还匍匐的在平台上,犹如帝王般俯视着他和狰

    “不好,”蛟龙盯着周凡好一会后,便开始散发出强烈的杀意,这股狂暴的杀意连周凡都感觉到,而躺在一旁的狰更挣扎的奋力想站起来。

    但无奈它的伤太重了,之前狰跟旋龟兽打斗的时候,它已经失去了两条尾巴,之后钩蛇的加入,两兽一起攻击它,又失去了两尾,现在的狰只剩下一条独尾孤零零的在后面。

    灼炎蛟龙被周凡惊醒,第一个攻击的对象也是狰,因为狰站的离它最近,接着灼炎蛟龙又把钩蛇给嘶了。

    至于下面的旋龟兽反而没受到什么伤害,等到蛟龙爬到它那个位置的时候,旋龟兽早已经躲进了龟壳里面。

    虽然旋龟兽也被蛟龙拍下古树,但其实它并没受伤,反而是狰身上有一道巨大的伤口,显然这道伤口是灼炎蛟龙留下的,现在狰已经到了濒临死亡之际,周凡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偏偏就在这时,灼炎蛟龙还发出了龙威,周凡看着蛟龙怒气汹汹的盯着狰,也是一阵害怕,但他却能移动半步。

    他知道要是不是他站在狰的前面,估计蛟龙早已经把狰给撕的七八烂了,“你不能动它,大不了我用这灵药跟你交换。”

    想想后周凡还是硬着头皮挡在了狰的前面,接着往前走了两步,把如皮球般的灵药放在了蛟龙的前面,灼炎蛟龙也是奇怪。

    楞是不看三兽挣得你死我活的灵药一眼,就直接用无视它,反而巨目死死的盯着周凡一动不动,被灼炎蛟龙这样死死的盯着,周凡也很不好受。

    但他越看越觉得蛟龙对他好像并没有恶心,现在他拦在狰的面前,蛟龙也是不再发出杀意,反而有些古怪的望着自己,这让他很是不解。

    “奇怪了,这家伙到底想干嘛。”周凡越发觉得灼炎蛟龙奇怪,因为蛟龙已经静静的看着他快十分钟,既不动,也不出声。

    周凡在这儿近乎十分钟里面,也不敢动上一点,像个木头人一样,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周凡渐渐察觉到了不寻常之处。

    “我不知道你想干嘛,但我必须先救它。”现在周凡也不再管蛟龙如何了,他在跟蛟龙对持的时候,眼角飘到原本还有一口气的狰,现在呼吸已经渐渐弱下来。

    周凡明白这是要死亡的征兆,他现在也顾不得蛟龙要如何了,既然蛟龙不伤他,那他也不想在瞻前顾后,打定主意先救狰才要紧。

    “完了,背包给了封龙,我现在身上没有止血药啊。”周凡把外套脱下来,撕成一块块布,打算把狰的伤口给包扎上。

    但却发现他根本没有止血的药,而且狰的身躯太大,他只能处理一些四肢上的伤口,但胸腹上那道被灼炎蛟龙抓到的伤口他却处理不了,那个伤口才是致命的。

    “喂,你别死,喂,”眼看狰的气息越来越弱,周凡也有些着急了,他用力摇晃狰的巨大脑袋,想让它清醒一点,但都无济于事。

    狰的脑袋比他人还大,但周凡已经失去了理智,毕竟狰曾经不止一度救过他,现在看到狰就这么死在他面前,就连平时一贯坚强的周凡双眼忍不住有泪水在打转。

    “当啷”就在他快绝望的时候,突然一声清脆的声音响起,周凡顿时被那声音惊到,反应过来立马朝脚下看去,只见一瓶青绿色的玉瓶掉落在地上,“对了,我还有这个。”

    周凡看到玉瓶后猛的拍了一把自己的大腿,捡起地上的瓶子,倒出一颗丹药就喂给狰,此时的狰已经到了濒临死亡的边缘。

    但还是把周凡把丹药塞进了狰的嘴巴,不过周凡也没想到奇迹真的发生了,狰把丹药吞进肚子没多久,就醒了过来了,虽然狰还不能站起来。

    但呼吸已经渐渐恢复,原本迷离的眼神也慢慢变的明朗起来,这让周凡也是大吃一惊,他真的没想到古天寒给他留下的丹药居然有强大的功效,居然能救治濒临死亡的异兽。

    “怎么回事。”周凡刚暗自高兴狰得救了,但不一会狰的脑袋又倒下了,虽然还没死,但又如刚才那般趴在地上奄奄一息:“看来这丹药也只能,延续它的一点生门而已,唉... ....”

    到现在周凡已经死心了,他一没药物,二是狰的伤实在是太严重了,古天寒给他留下的那瓶弹药,还有两颗。

    不过他却不想再用,这种药属于逆天药物,古天寒说的很清楚,让他在虎蛟精血发作的时候再服用,这样他才能抵御虎蛟精血的反噬。

    现在他已经给狰服用了一颗,虽然这丹药有对狰有短暂的效果,但只是治标不治本,狰还是要死,他现在能做的就是,静静陪着狰走完这最后一段路而已。

    “咕咕,咕咕”周凡正蹲在地上,一边用手抚摸狰的脑袋,一边拿起古剑,打算结束狰最后的挣扎,他不想让狰这么痛苦。

    身为异兽它们的生命力都太强悍,狰又服用了周凡给的一颗丹药后,吊住了它最后一口气,反而是折磨它了。

    现在狰没有流完最后一滴鲜血,估计都不会死,所以周凡狠下心,打算让狰走得痛快点,正当他准备要动手的时候,突然身后就响起古怪的声音。

    周凡猛的转过身一看,发现那颗如气球的灵药居然滚到了他的脚下,看到灵药周凡心里咯噔一跳,接着就抬头望向蛟龙。

    果然蛟龙那一副不在乎的样子,不用想他也知道这灵药是蛟龙推过来的,之前他已经把灵药献给了蛟龙。

    但蛟龙显然都不在乎灵药,现在又把灵药送还给了他,看到灵药周凡再笨也明白蛟龙的意思,这阴阳果是天地灵药,既然蛟龙给他,而现在狰又是重伤垂死,蛟龙这个时候给他灵药那这个灵药肯定能救狰。

    想明白后周凡立马抱着,比皮球还要大一点的灵药,来到狰的脑袋前,“你到是吃啊,这东西能救你的命的。”

    周凡把灵药递到狰的嘴边两次,但狰还是不吃,甚至他都把灵药塞到狰的嘴巴里,但却让它给吐了出来,这让周凡很是生气。

    就在周凡打算把灵药再次塞进狰的嘴巴时,“什么人。”他感觉到自己被什么东西撞了下,心中猛的一慌,立马转身过去。

    但他看到的却是灼炎蛟龙那巨大的脑袋,“我真是蠢啊,这地方怎么会有人呢,而且这家伙在身后,那个东西敢出来。”周凡望着蛟龙巨大的脑残,自顾摇头自嘲。

    “嗯?”但很快他就发现了不对劲之处,蛟龙用脑袋撞了他之后,就一直把目光放在古剑上,周凡原本以为它是害怕古剑,但接着转念一想,猛然间就明白过来,“原来如此。”

    灵药虽然是灵药,但却不能直接服用,蛟龙给他灵药就是让他给狰的,但他却不知道这灵药不能直接服用,硬是把药塞进了狰的嘴巴,但却被狰吐了出来。

    蛟龙现在这是在提示他,意思是用古剑劈开这灵药的外壳,周凡这时也才弄明白,想通后便不再犹豫,拿起掉在地上古剑,一剑就朝灵药砍去,“啵”的一声清脆的声音响起,顿时四周就弥漫起浓郁的香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