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七十八章 大梦初醒,爷爷大寿
    “咚咚咚,你干嘛呢,赶紧给我起来,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一阵敲门声响起,接着就是一顿呵斥,但房间里面的人好像根本没听到似得,也不知道是睡的太香还是懒得起床。

    “你给我起... ....”

    中年男子话才说到一半,就被一名妇女打断道:“行啦,行啦,你别在吼了,让他睡吧,这段时间他也够累的。”

    “唉,这小子越来越不上进了,罢了我们还是先下去招呼客人吧。”房门外那对中年夫妇,聊了一会后便不再停留,一起朝楼下走去。

    时间已经渐渐到了中午,但房间里的人似乎还在蒙头大睡,“噼里啪啦......”不过显然老天爷没有眷顾他,躺在床上的人睡得正香,楼下却突然响起一阵震耳欲聋的的鞭炮声。

    “我草谁啊,谁他么的在放边鞭炮。”轰隆的声音还没响完,我就被从美梦中惊醒过来,“咕噜咕噜,”刚睡醒我便顺手拿起放在床边的矿泉水猛灌几口。

    因为只有这样才能让我从睡意中清醒,喝完水我缓缓的坐起来,转身瞟了眼放在床头的闹钟,时间已经是中午一点半,我揉了揉还没完全睁开的眼睛。

    顿时就想起刚才在梦里出现的画面,也不知道为什么,最近我脑海里总是出现这些奇怪怪的东西,一会龙,一会僵尸之类的,搞的我晚上都睡不好。

    虽说我是个上夜班的,但已经辞职了一个半月了,因为酒吧换老板,郁闷的我又失业了,这段时间除了吃就是睡,不然就是找死党打游戏,我都怀疑我是不是堕落了。

    不过值得庆幸的是,我有一对好父母,老爹以前当过兵,79年的时候带过兵打过中越自卫战,当时还立下了不少军功,但不知道为什么却不去上任,反而回到了小城镇开起了自己的木材店生意。

    至于我老妈则是一个普通的居民,在家门口开了家便利店,然后每天不是唠叨我结婚,就是唠叨我这个哪个,不过他们好像除了在婚姻上管我以外,别的基本不闻不问。

    这也是我比别人强的地方,因为别人需要为生活打拼,但我可以啃老,虽然啃老有点难听,不过现在的我就是,已经一个半月了,甚至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

    工作也不找,哪怕是连出门都懒,每天吃完就去睡,而且脑海里总会出现一些七八糟的画面,为此我还上了趟医院,做了个全身检查。

    但医生给的答案却是,我一点事都没有,唯一有毛病的就是心理出现了问题,让我去看心理医生,我勒个去的,老子好好的,居然让我去看心理医生。

    当时我便拍案而起,丢下病例和那个面露尴尬年轻的医生甩袖就走,说真的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那样,可能自己心里真的有病,只是自己不愿意承认罢了。

    “噼里啪啦。”

    “我草,又来,尼玛谁啊。”就在我想的入迷的时候,楼下又传来一阵阵鞭炮的声音,一天被两次鞭炮声吓到,我就是再好的脾气也忍不住。

    “你大爷的,谁在放... ...”刚探头出窗口,顿时下面的场景就把我吓了一跳,下面现在完全是人山人海,有很多认识的亲戚,更多的则是不认识的人。

    整条街道几乎都被占了大半,只剩下一个能通过小车的地方留给行人通行,“我去,我怎么把这事给忘了。”

    看到这儿我才反应过来,今天是爷爷大寿,也难怪会有鞭炮声,难怪楼下会如此多的人,不过一般这种时候,都不关我事,每逢过年过节,都是有长辈做菜,我就只等着吃就行了。

    “你小子在干嘛呢,还不下去给你爷爷敬茶。”我脑子正短路的时候,突然就有一人拍了拍我肩膀,我转过身一看,顿时一副熟悉的面孔映入我眼帘。

    只见一个身高一米八的人站在我前面,五官端正,浓眉大眼,留着一个不长不短的板寸头,整个人显得很精神,我知道这是我好友李天佑,一直从学前班跟我一起摸爬滚打玩到大的死党。

    “你他么让我过来帮忙,自己倒好躲在房间里睡觉。”天佑见我还是一脸迷惘,便递给我一瓶冰的矿泉水。

    我接过水喝了两口笑了笑:“行了吧,咋俩谁跟谁啊,还跟我计较这些,对了你过来你家的哪个没说什么嘛?”

    天佑听罢不由顿了顿,无奈的摇摇头说:“她还担心咋们又去哪儿干坏事呢,所以盯得我紧,不过确定了是你爷爷大寿后,也就没在反对了,还有你赶紧下去,下面现在可是忙的不可开交。”

    “嘿嘿”我尴尬的笑了笑:“你先去下去吧,我去洗个澡。”说完我也没再去理会天佑,转身就朝房间走去,其实我心里更多的是疑惑那些一直困扰在我心中的画面。

    那些闪过的景象让我感到了一丝不安,我不敢把这事情告诉天佑,更不敢跟家人说,因为我从小到大对不好的预感总是很准。

    甚至准到我自己都害怕,所以每当出现这种预感,我总会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也只有房间才能让我有一丝安全感。

    “咦,我怎么这么傻,爷爷回来了。”顺手关上门,我猛然间才想起,我已经有快半年没见过爷爷了,而且今天是爷爷八十八大寿,我可以去问爷爷这些事情的。

    想到这儿我整个人立马都来精神了,随手从衣柜淘出两件衣服穿上,急急忙忙的就朝楼下跑去,不过我刚走下楼,眼前的场景又把我吓了一跳。

    密密麻麻的人群不但有一群亲戚,还有周围的邻居,更搞笑的是居然还有几个穿着军装的中年人,那些人我一看就知道,是我老爹的战友。

    一个个都是师长级别以上的人,也不知道我老爹为什么能跟他们结交上,如果不是同级别的人,人家那种大人物,根本不会看上我们这些平民百姓一眼。

    我曾经也很好奇我老爹以前当兵的经历,但他知字不提,甚至我老妈也让我不要多问,有一次我无疑中听到爷爷说,可惜了我老爸当年的军功,但等我再问爷爷的时候,爷爷也不愿在多说一个字。

    这些年来那些老家伙每隔半年左右,都会来跟我老爹喝上一顿酒,久而久之我也熟悉了这群为老不尊的货,一喝酒黄段子就不离口,每次总是弄的我老妈无言以对。

    但他们对我爷爷却非常的尊敬,除了来跟我老爹喝酒外,就是带着一大堆东西来给我爷爷,让我这个当孙子的都不好意思了。

    他们看老爷子跑的比我都勤快,我爷爷常年都在村里面自己住,自从我上完大学出来工作后,就很少回去看他。

    当然我爷爷也会隔段时间回来,不过以前的我都是东奔西跑,别说看望老爷子了,连回一趟家都是极少。

    “凡儿你过来,我有话要跟你说。”看着眼前一群人来来回回忙合,我也乐得清闲,也不着急给爷爷敬茶。

    因为爷爷正被一群从远方来的亲戚围着让他帮算命呢,我爷爷是出了名的神棍,在他住的地方十里八乡没人不知道的。

    而我从小便跟着爷爷,被他逼着学这些神神鬼鬼的东西,弄的自己也有些不正常了,不过有时候我也挺不屑那些不信命的人。

    因为有些东西传承下来了,就有它一定的道理,而且越接触玄学,我越觉得其中有很多东西很有道理,“哦,”不过现在我也没心思去想那些,应了一声后就朝爷爷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