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七十九章 羊皮古卷
    “凡儿你最近有没感到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我刚来到爷爷身边,爷爷便就道出了我的心声,顿时我整个人立马就是一顿,接着就古怪的看着爷爷。

    “哈哈,”爷爷神秘的笑了笑又说,“你不用这么看着我,我知道你心中有疑惑,等晚上咋们再好好谈谈。”

    “哦,”虽然不明白怎么回事,不过我也没再多问,应了一声后就朝天佑走去,其实与其说天佑过来帮忙,还不如说是让我有出去溜达的借口。

    不然一群三姑六婆围着问这问哪儿的,我实在受不了那种叨叨,天佑为此也很无奈,不过还是先一步离开,我跟老爹打了声招呼后,两人就开着车一灰烟的溜了。

    “我说你小子怎么这么作啊,今天这种日子你都敢这么干,我算是服了你了。”天佑边开车边无奈的瞟着坐在副驾的我。

    刚上车我还有些昏昏沉沉,但见天佑鄙视的表情,我也只能应付的摇头苦笑,“最近有些事情总是在困扰着我心烦的很。

    而在待在家也没什么让我做的,咋们还不不如出来溜达溜达,喝点东西现在距离吃饭还早着呢,总好过在家听那些三姑六婆唠叨。”

    天佑见我一副无所谓的表情更是无奈:“那你总该告诉我要去哪儿吧,不然你想这么一直开到浦寨吗?”

    “哧哧”听到天佑的调侃,我便忍不住笑出声,当然我知道他是开玩笑的,但这家伙实在是太那个了,浦寨是个边境跨国重镇。

    是越南跟中国最主要的蔬果批发交易市场,和边境贸易基地,当然这个地方也是在广西,但那边还有个另类的名字,叫浦寨不夜城。

    之所以叫不夜城,是因为那边的中越两国人可以任意交往不受限制,不但有越南人,还有外国慕名而来的国外友人。

    而且那边夜场和夜店也颇多,白天是人流密集的交易市场,但到了晚上就是鱼龙混杂的不夜城,更有很多漂亮的越南妹子在夜店和酒吧玩,天佑这家伙的意思已经不言而喻了。

    “还是算了吧,去找个安静点的咖啡店,喝点东西算了。”

    应付完天佑后,我便浑浑噩噩的给了他一个咖啡糖地址,不过天佑见我魂不守舍,便没去咖啡店,而是把车开到了公元里面。

    原本我都在车上快睡着了,自从那些画面在我脑海里面闪过后,我就特别的嗜睡,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把我拽下了车,“你怎么回事?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那个,我没事。”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那些事情,就没敢跟天佑明说,不过一下车我就感觉整个人舒服了很多。

    精神也提高了不少,不知道是因为清新的空气或者是眼前的美景,我也没在像之前坐在车上那般昏昏欲睡了。

    天佑见我答非所问,不由眉头一皱,面色冷峻的道:“这里没有别人,难道你连我也打算瞒吗,有什么事情说出来,说不定我也帮得上忙。”

    看着天佑决绝的表情,我知道我扭不过他,无奈的叹口气,就把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跟他说了一遍,特别是连续几天晚上梦中出现的画面,和那些不时在脑海里一闪而逝的镜头。

    “这些应该跟那件事情有联系,只是在那件事情之后我们都没行动过,该不会是上次我们从那个墓里... ...”

    “嘘,”天佑的话才说道一半,我便不再让他说下去,虽然这里是公园,而且在这个小县城,中午来公园散步游玩的人已经非常少了,甚至少到没有。

    但那件事情事关重大,我到现在都还有些后怕,天佑显然是怕我发生些什么,才会如此不顾场合,只不过我总觉得我脑海里出现的画面,和梦里出现的东西,跟之前那件事情没有关系。

    “爷爷好像知道怎么回事,他让我今晚回去再找他。”我把天佑的话压下来后,又把刚才爷爷跟我说的话告诉了他。

    天佑听完也陷入沉思久久不语,就这样我们两个傻愣愣的,坐在公元里面闲聊到了吃饭时间,直到老爹打电话让我们回去,天佑才驱车赶回了家。

    刚下车我们两个也是吓到了,晚上这祝寿的规模比白天要大的多,桌子已经从街头摆到了街尾,家门前挂着两个红色大灯笼,上面还映着两大寿字在上面。

    那个场景热闹啊,我和天佑两人还是挤过人群,才好不容易走到家门口,我刚进家门就被老爹一把逮住,结果连饭的都没得吃上,又带着一群外来的亲戚找酒店住去了。

    直到晚上八点多我才忙完,但回来后饭菜已经吃的差不多了,无奈我只好随便啃了一碗长寿面,看着那群围着我爷爷不停的敬茶老家伙就感到好笑。

    那些老爹的战友,平时有事没事就教训我,现在好了吧一样被训,不过爷爷坐在那张我老爹不知道哪儿弄来的太师椅上,还真有那么回事。

    眼见那群老家伙敬完茶,我知道该轮到我们这些小辈了,我老爹那辈人敬茶都是要给我爷爷红包,不过我们这些小辈敬茶爷爷却给我们红包,就是辈分差异啊。

    想着能拿红包我顿时心里就莫名的激动起来,虽然几百块对我这种已经步入社会好几年的家伙没什么改变,但还是个不错的期盼。

    可轮到我敬茶的时候,我整个人都懵逼了,为什么别人敬茶都拿一个大红包,而我敬茶却得了一张又破又烂的羊皮卷,“爷爷这是?”

    接过东西我就想打开这羊皮卷看一眼,却被爷爷给栏了下来,爷爷把我老爹和他的战友都喊了过去,再把四周的人都清场后才缓缓道,“这东西上面有一个传承了千年的秘密,我知道你一直压着凡儿,不给他走我这条路。

    但他生来就与众不同,有些东西只有他才能去完成,在这里我把东西给凡儿,你们这群也看到了,要是以后凡儿有什么困难,你们敢不帮的话,哼哼。”

    看着被爷爷威逼压迫下的一群老家伙,我心里那个开心啊,到现在我才明白,事情的前因后果,感情那张给我的羊皮卷应该是一张了不得之物。

    爷爷之所以在他大寿上光明正大的拿出来,就是不打算给我老爹回旋的余地,他当着我老爹这么多战友面前把事挑明了说。

    我老爹就是不愿意也不敢在这种时候忤逆他,想想了老爷子的手段的还真是高啊,我暗中盯着那群被我爷爷压得喘不过气的老家伙,更对爷爷另眼相看。

    看来爷爷不单单只是神棍而已,不过老爹现在的面色要多难看有多难看,显然我老爹是知道这张羊皮卷的存在的,甚至还有可能跟我爷爷起过分歧。

    看着他们两个大眼瞪小眼的表情,不用想我也知道这事情没这么简单,只不过现在我急需一些头脑发热的事情,来冲一冲我那麻木的神经,不然再这样过上个把月,我自己都怀疑整个人会不会变成植物人或者傻子。

    “唉,罢了,您看着办吧。”老爹和爷爷对视了一会后,显然老爹还是拗不过我爷爷,更何况是在这种场合,只好无奈的点头答应。

    不过我发现老爹自从同意之后,气势就弱了很多,整个人也看起来也落寞了不少,“臭小子,我知道你不会平淡的过一生。

    但你要记住越有能力的人,便越要承受一些痛苦的代价,有时候能安逸的度过一生,也是一件幸福的事,自己选择的路,再困难也要走完。”

    老爹莫名奇怪的话,让我整个人都懵了,但他没等我反应过来,就拉着他那帮战友喝酒去了,只剩下一脸茫然的我和两眼贼亮贼亮的爷爷,“爷爷这是... ...”虽说我不知道怎么回事,但还是把老爹的话放在了心里。

    “行了,既然你爸同意了,晚上我再告诉你那些事情。”爷爷见我发问,却没让我把话说完,就硬生生的打断了。

    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显然已经不是我能掌控的了,“我去这是赶鸭子上架啊。”我见爷爷那副表情,心里就暗自发苦。

    两个老家伙根本就没问我同不同意,就直接下了判决书,“唉,”我虽然心中无奈,但也很好奇羊皮卷里面有什么,跟爷爷和一些缠着我的三姑六婆起打了声招呼后,就跑到自己房间去研究起那张羊皮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