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八十一章 羊皮卷上的信息2
    “爷爷你说吧。”其实我心里早已经决定好了,这段时间我越发觉得,在我梦中出现的场景,跟我有密切的联系,要是从此错过的话,我想我会后悔一生。

    “好,”爷爷见我答应也欣慰的笑道:“这张羊皮卷其实是一卷地图和阵法图,上有详细的地图和方位还有阵法附录。

    只是现在这样是看不到的,必须要到有月光的地方,羊皮卷吸收月光精华后,会慢慢改变上面的纹路,这张羊皮卷所有的信息都是错乱一片,现在根本看不出什么来。”

    “原来是这样,我说我怎么越看越迷惑,原来是方法不对啊。”爷爷的话不但让我感到很吃惊,连在一旁的天佑也是非常的震惊。

    不过很快我们就反应过来,跟着爷爷一起倒了院子里面,时间已经午夜十一点半,柔和的月光洒在院子上,让我整个人都感到无比舒服,这时我才知道我一个人盯着那张羊皮卷盯了多久,从八点半一直看到现在,也难怪天佑会着急。

    “周凡你看纹路在改变了。”我正享受月光洒在身上那种舒服感觉的时候,天佑突然在旁边拍了拍我道。

    被天佑这么一吓,我也没心思再去享受那种气氛,把目光转向爷爷手中的羊皮卷,果然羊皮卷在月光的照射下,那些纹路像变魔术般一点点在改变,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在搞什么表演呢。

    “好了,凡儿你抓紧时间记下上面地图的路线,和阵法的纹路,这羊皮卷一个月只能在月光照射下显现两次,一次记不住你就多花点时间把它记住,然后再去上面显示的地方。”月光照在羊皮卷上好一会后,爷爷就把羊皮卷放在石台上。

    “这么麻烦,还要记住?爷爷没别的办.... ...”

    “你个人才,爷爷不会用手机,你不会用吗?”我的话还没说完天佑便打断道:“以前那个年代没有手机,爷爷自然要最原始的办法,就是把古卷上的信息记住,但我们不用这么麻烦,用手机把上面的信息拍下来不就行了吗。”

    “对啊,我们有手机啊。”听完天佑的意见,我高兴的猛拍大腿兴奋的说:“爷爷你把古卷给我。”

    爷爷见状也是没多说什么,反而微笑的看着我,看到爷爷神秘的微笑,我心里有些开始打起鼓来,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哪里不对劲。

    但我也没多想,把羊皮卷放在院子的石桌上摊平后,天佑就拿出手机连续拍了几张,接连闪烁的闪光灯把我慌的都有犯晕。

    “怎么回事?”等我稍微反应过来的时候,却见天佑拿着手机一脸不解的看着。

    “你自己看。”见我发问天佑二话不说,就把手机递给了我,天佑的表情加上爷爷神秘的微笑,让我更觉得奇怪。

    拿过手机暗中瞟了眼,坐在一旁淡定的爷爷,再一看手机心里的疑惑瞬间便解开,天佑虽然连续拍了几张照片。

    但拍出来后却都是朦胧的一片,根本什么都看不清,甚至比之前那些错乱分叉在一起去的图更加的模糊,别说是分辨了现在看着都头晕。

    我知道爷爷肯定这其中的秘密,把羊皮卷再次递回给爷爷就问:“爷爷这是怎么回事?”

    “哈哈,就你们会投机取巧?”爷爷看着我们两个一脸不解茫然样不由哈哈大笑:“我那个年代虽然没有手机,但已经有相机了。

    十几年前我也想到了这个办法,去了一个朋友家的照相馆,想把上面的信息给拍下来,但照出来的照片

    跟你们一样也是模糊一片,所以你还是老实的把上面的信息背下来把。”

    “不可能啊,刚才我拍的时候明明是清晰的,可为什么拍出来却是模糊的一片呢?”我正想说什么,就见天佑独自在一旁盯着手机喃喃自语。

    “难道跟光线有关?”听到他的声音,我也陷入了沉思,本就已经是深夜,我们三人又各自陷入思考,四周就显得寂静了。

    “天佑你再拍一张看看。”爷爷盯着古卷,天佑则还是在抓着头发思考,我不知道自己的想法是不是正确,但总好过大家一直这样安静下去。

    天佑虽然不解为什么明明拍出来没用,我还是让他拍,但他也没多想,抓起手机又连续拍了几张,这回天佑拍照的时候,我跑到了他身边,果然手机照着古卷的时候是清晰的,但等天佑按下快门后拍出来的照片却是模糊的一片。

    “果然是这样,”看到照片我心里的疑惑也解开了一半,“天佑你再拍几张。”这回连带在一旁沉思的爷爷也神情古怪的看着我。

    不过幸好天佑已经习惯了我这种半调子的神秘作风,很快又按下了手机快门,而结果还是和之前的一样照片是一片模糊。

    “在拍... ...”

    我本想着再试一次,可爷爷却打断了我,拿起羊皮卷就朝我递了过来:“别在折腾了,你先看看上面的信息,不然又要等半个月这张羊皮卷才能显现了,每次羊皮卷给月光照射后,只有半个时辰的时间,时间一会又会恢复原样。”

    “怎么会这样,您为什么不早说。”这下我急了,接过爷爷的递给的羊皮卷一看,果然上面的地图和阵法附录开始一点点在模糊,照这形势再过十几分钟想必羊皮卷又要回到之前的模样了。

    看到羊皮卷的变化我也很着急,把羊皮卷再次摆在石台上后忙对天佑说:“你把手机调成夜拍模式,另外把闪光灯关掉再拍几张。”

    天佑原本就是一脸的疑惑和茫然了,现在听到我这么说更是不知所以然,“别愣着啊,赶紧的。”我见天佑疑惑又看到羊皮卷上的图案正在渐渐变淡,猛地就对他大喝。

    被我一声大喝,天佑也反应了过来,他还想再说什么时,我硬生生的打断了他,“你先拍我再告诉你怎么回事。”

    见我如此着急,天佑也没在犹豫,设置好手机就连续拍了几张照片,羊皮卷也正好在这儿时候,彻底的模糊起来,直到恢复原样才停止了变化。

    天佑拍完照片就忙问:“你到底在搞什么名堂?”

    “你先看看照片如何。”我没着急回答天佑的话,示意他先看照片,不过其实我心里已经有底了,“这什么情况... ...”果然天佑一看猛地就惊呼出声。

    我没等他反应过来,就拿过他手机一看,手机拍了下羊皮卷上清晰的照片,上面的信息和阵法附录都拍的一清二楚,看到照片果然和我猜想的一样,我悬着的心也放了下来。

    其实我也不敢百分百肯定,这办法就能行的,但不试一试我还是不死心,爷爷也看到手机里面的照片,也是一脸疑惑的看着我。

    看到两人都把目光转向我,我也没噎着藏着:“其实也不是什么神秘的事情,这张羊皮卷是用普通的羊皮和帆布还有一种特殊的荧光材料做成的。

    平时这张羊皮卷看起来就是一堆乱码,甚至上面乱七八糟什么都看不出来,可它一担在月光的照射下,另外一部分用荧光材料契合上去的布料就会慢慢吸收柔和的月光。

    然后那用荧光材料的部分就会发光,这时显现出来的部分和已经原有的部分结合在一起才真正是羊皮卷上面的信息。

    天佑你之所在手机上看到图像是清晰的,但拍出来却是模糊一片,就是因为你手机的闪光功能,而以前爷爷那个年代的相机几乎都是自动闪光的相机。

    这也导致了闪出来的光线完全掩盖了荧光显示出来的图案,甚至让羊皮卷产生了视觉模糊,所以拍出来的照片才是那样。

    我把闪光关掉再用夜视模式来拍,就能抓拍到羊皮卷上面的画面,而且我估计羊皮卷上面所用的材料非常的特殊。

    爷爷说过每隔半个月,把它放在月光下图像才会显现出来,应该就是材料特殊的关系,荧光材料不但需要一定时间冷却后才能再次使用。

    而且还需要适合的光度给它增添光能才能发亮,也就说羊皮卷不但需要时间冷却,还需要一定适合的光线照射,它才会显现出图案来。

    爷爷说的每半个月一次才能看到让它显示一次,按这个时间推算应该是每月的初一和十五这个时候,而这两天也是月亮最饱满的时候。

    别的时候很可能因为月亮的光线不够充足,那些隐藏的荧光材料吸收不到足够的光能,所以才会显示不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