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八十二章 古城龙州
    “你小子哪里学来的这么多鬼东西,”爷爷看着我很是郁闷,他花了半辈子都没搞清楚的羊皮卷到了我手上,不到一个小时就解决了。

    虽然他早已经把羊皮卷上面的信息牢牢记在心里不过还是感到郁闷,“这样也好,能拍下来以后再找线索的时候也会方便些。”很快爷爷就改变了口吻,到了他这个年纪已经没有什么看不开的了。

    “爷爷,这上面的信息跟我们龙州有关吗?”天佑已经很好奇这个问题,看到羊皮卷事情一解决便忙问。

    “这个也正是我要告诉你们的。”爷爷听罢顿了顿就道:“我大半辈子都研究这个事情,古城没你们想象的这么简单,有很多东西隐藏在各处,似乎古城跟上古传说中的仙人有关。

    这个羊皮卷又洽洽是解开古城线索的关键,我老了有些事情还是要你们年轻人去做,古卷上的地方你们要去的话一定要小心,哪里是三省交汇之处是个绝阴之地。”

    “爷爷你给我这张羊皮卷就是让我去上面地方的吧,不过我很好奇,您以前有去过那些地方吗?”爷爷把话说到这儿再笨的人也能明白他的意思。

    只是我不解爷爷为什么一定要让我去而已,按理来说十几年前他身子骨还硬朗着,完全可以去那个地方,而且爷爷二十年前就已经得到了这羊皮卷,他应该不止一次去过羊皮卷上的地方。

    爷爷看着我不解的表情也没搭理我,低着头似乎陷入了沉思,我知道爷爷又再回忆他以前的事情,果然没一会就见爷爷说:“我年轻的时候到是去过两次,一次是找不到路最后无奈只能退回。

    第二次则是被天寒给栏了下来,第二次去的时候你已经快十岁了,天寒跟我说,那个地方只有你能进去。

    所以这个十几年来我也就打消了,再去那边一探究竟的心思一心教你东西,那里非常危险一路上困难重重,你要有心里准备。”

    “该不会是跟我的阴阳瞳有关把。”爷爷的话深深触动到了我心灵,他说那个地方只有我能去,顿时就让我想起了,爷爷跟我说过我那双被封印的阴阳瞳。

    也只有那个特殊的阴阳瞳,才是我与众不同的地方,想想我从小到大跟别的孩子就有区别,特别是那股危机感,一但有这种感觉,准没好事发生。

    “没错,只有你的阴阳瞳解封了,那个地方才能去。”爷爷点点头说:“不过去那个地方之前,你先去把古城的布局和隐藏在古城的一切都弄懂。

    这么多年来我对古城还只是一知半解,它太令人着迷有很多东西远比我想象的要深的多,你亲自去看,自己去体会,我就不在这儿告诉你了,只有你自己去看了才懂这一切。”

    “爷爷你没开玩笑吧,龙州有啥好研究的,不就是一个小县城吗?”爷爷居然让我去看古城的布局,这让我瞬间就懵了。

    我从小就在古城长大,根本就不知道古城还有什么布局,说着我一脸不解的盯着爷爷,想从的他表情中挖出什么线索,不过可惜爷爷微微的笑了笑后只说一句,“去了你自然懂。”

    看到爷爷那副表情,我也不知道是哭好还是笑好,古城在我看来,顶多就是个边境小县城,再给它打高分一点,就是它历史比较悠久罢了。

    古城龙州镇位于广西南部左江上游,处于平而河与水口河的汇合处,东往南宁连接内地,西出水口通往越南,形势险要,自古有南疆重镇之称。

    它还有了另外个称呼,就是中越边境贸易重镇,说实在的我不觉得,这是个边贸重镇,因为所谓的边贸就是走私,一些不法分子图利的手段。

    只不过近几年政府下了很大功夫,走私渐渐也少了,在某大大上位后又加大力度整治了全国各地的恶势力风气,现在古城才算有模有样。

    说是边贸重镇是因为古城龙州被辟为对外陆路通商口岸,是广西最早对外开放的通商口岸,也是我国与东南亚各国进行文化、贸易交往的重要门户,素有”边陲重镇”、”小香港”之称。

    与其认可它边贸重镇的身份,我还比较认可它小香港之称,当然没来过古城的人自然会嗅之以鼻,不过古城作为大革命时期,红八军起义地已经闻名世界。

    广西素有红色双绝之称,说的就是邓哓萍领导的红七军百色起义,和邓哓萍领导的红八军龙州起义,并在龙州建立了中国红军第八军的军部。

    而且小香港也不是我随便叫的,那可是伟大的**亲切的称呼古城为小香港的,就算这些也不能算得上,爷爷口中的古城布局啊。

    哦对了,古城除了这些比较闻名外,就是它的悠远历史了,要真的追溯本源,古城有两千多年的历史,古城的花山壁画就是骆越先民的伟大旷世之作。

    骆越先人距离现在最少已经有2200多年了,这个年份的历史足矣让古城有着神秘的色彩,可是这些虽然是举世闻名,但都是明面上的信息,要是这些也算的话,那古城要存在什么惊天之谜早也被挖出来了。

    哪里还轮到爷爷拿着张破羊皮卷去寻找线索,还傻傻的半辈子没弄明白,非要留给我这个孙子才去解这古城之谜。

    爷爷似乎看出我了的心思,没等我开口他就先说道:“行了,我能告诉你的就这么多,你们慢慢看,我先去睡了。”

    我勒个去,这有头没尾的,让我怎么去找线索,又让我从哪里下手,这里我都呆了二十年了,除了偶尔会有一两个剧组来古城借景点拍片以外,基本就没发生过什么大事。

    但事已至此我也只能抱怨抱怨了,不然能怎么办,总不能把这事情给推了吧,虽然还弄不懂怎么回事,不过我心里已经对此事起了莫名的冲劲。

    “得了,你慢慢研究吧,已经十二点了,我先回去了,这两天可能没空,要陪她,她说趁着暑假去趟北海玩,我打算后天就出发,你要不要一起。”天佑见我还沉浸在思考中,便拍了拍我的肩膀,随便跟我道别。

    “哦,你先回去吧,免得她着急,我就不去了,这边事情我还没弄明白呢,也没心思去玩,有啥事情咋们再电话联系吧。”

    我随便应了声天佑后,又独自低头看着手机上的图像了,天佑拍完照片后就传给了我一份,不然他要去旅游,我上哪儿找地图去。

    时间渐渐流逝,不知不觉又过去了一个小时,我独自一个人坐在院子里盯着地图已经好久了,天佑回去后,我又开始陷入无休止的思考。

    不知道是不是白天睡的太久的原因,到现在我还没感觉到困,反而更加的精神起来,更奇怪的是最近这段时间,总是闪烁在我脑海里的画面也没再出现了。

    好像这一切都回到了原样,我不知道为什么,但这半个月来每到这个时间我就会忍不住犯困,只有今晚是例外的。

    “嘶,怪了。”心念一转,我已经不再思考地图的事情,因为我发现我再怎么看,也弄不出个所以然来,“罢了,趁着脑子清晰,早点去睡觉,明天再去逛一逛,希望能发现爷爷说的古城布局把。”

    想来想去,我还是不知道为何那些闪烁的画面消失了,但也没再去深究,好几天我都没睡好,现在虽然不困,但只要没有那些闪过的画面出现在脑海,躺在床上我还是能入睡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