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八十三章 苏元春疑冢
    “咚咚咚,咚咚,”第二天闹钟的声音还没响,我就被手机铃声给吵醒了,以前睡觉都是习惯关机,那管它天翻地覆睡觉要紧。

    不过昨晚因为忙的太晚,而且又难得的那些画面没有出现在我脑海,一趟下去就睡着了,原本我不想接那通电话,但朦朦胧胧中看到是天佑打过来的,只得强打起精神接通了电话。

    听着天佑絮絮叨叨一大堆,我也没太注意,不过有一点我还是听进了脑子,就是天佑本来打算后天出发的行程,改成了今天。

    我随便跟应付了两句就把电话挂了,反正他再怎么出远门,手机还是带着的,我想联系他随便什么时候都可以。

    他只是有些不放心那件事情而已,毕竟那个是我们第一次进墓从里面带出来东西,从那个地方出来后,事情就有点邪乎了,而我发生了这一系列事情后,他就更加有些担心。

    只是现在他也没办法,谁让他女朋友喊着要出去旅游呢,天佑也不敢把我们这些自勾当跟他女友解释,只能顺着她了。

    至于我到无所谓,从小跟爷爷学东西,对于那种神鬼我已经免疫了,况且爷爷从小就训练我的胆子,对那些我更不害怕。

    接完天佑电话,我就把手机往床头一扔,接着睡我的大觉去了,直到日晒三竿,我才从朦朦胧胧中醒来,一醒来就看到手机里面有一大堆信息,戳了戳屏幕发现都是老爹发过来的。

    什么去退房啊,给带亲戚去买特产啊,还有更搞笑的是,一个远方亲戚这趟来参加爷爷大寿,居然还带了一个妹子来给我相亲,我勒个去的,看到这些信息,瞬间我一个头就两大,

    说真的别的那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我还好说,这相亲还真是有阴影,老妈不止一次帮我把关给我相妹子,但那些都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更重要的是我天生就是一个懒散的人,每次去相个乱七八糟的亲都搞的我非常不自在,要是那些相亲的妹子有点姿色,还能勉强聊上半句。

    如果是那些上不了台面的,我坐在哪儿就等于在听说教,所以自打老妈拉着我去了两次之后,我就打死也不再陪她疯了,现在看到又要相亲,我整个人都从睡意中清醒过来。

    “切,管他呢,大不了拿老爷子当挡箭牌。”想了想我心里就有了注意,那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都推掉,家里不是还有一个表哥么,昨晚那家伙跟我那些叔伯拼酒喝的烂醉,现在还睡在我家呢。

    一会拉着老爷子出门,让表哥去办那些事情就行了,最重要的是还能逃过那次让我头疼的相亲,想到便做很少有事情让我这么雷厉风行的。

    洗漱穿衣难得的不到十分钟就搞定了,抓过一旁快要长蘑菇的包包,转身就朝楼下走去。我还没下楼就听到一声声吆喝声。

    不用想肯定是那些叔伯又来喝酒了,果然刚出门口,就看到一群人围着一张桌子在玩牌九和纸牌,不时还传来一声声酒气十足的猜码声。

    “醒来,正好,你有空的话,送我回村子去吧。”我还没来得及跟一群叔伯打招呼,爷爷就先一步上前微笑道。

    “啊,哦。”看到爷爷微笑的表情,我瞬间就明白过来,老爷子远比我精明的多,他早就看出这一堆烂摊子事情,要等着我去收拾。

    老爹还要招呼那群叔伯,肯定走不开,他一心想让我去挖出古城的秘密,自然会帮我脱身,不然就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估计得忙好几天。

    我答应了爷爷后,就朝老爹望去,只见他无奈的对我挥挥手也没说什么,不过我能看的出他那郁闷的表情,但爷爷已经发话了,他就是在无奈也不敢说什么,他也知道一担我跟着爷爷出门,没个三五天是不会回来的。

    驱车行驶在小县城的公路上,我有些无奈对着爷爷道:“爷爷你真的不带我去啊。”

    “你自己去看,自己去发现,我跟你的看法可能会不同,古城隐藏了太多的东西在里面,等你自己看过之后,再来跟我讨论你眼里的古城,这样才能相互印证,好了专心开车。”说完爷爷就自己打起盹来了。

    一路在无话送完爷爷回村子,我就迫不及待的赶回了古城,说真的我现在越来越好奇,爷爷所说的古城不同寻常之处了。

    但再好奇我也得先填饱肚子,从起床到现在我是什么都没吃,想了想就把车开到了桥头最喜欢的一家米粉店,随便点了一碗米粉就大吃起来。

    我这边吃的正香,突然就听到一件,让我感到好奇的事,“听说了吗,苏元春的疑冢被盗了。”

    “什么,你说的是那个清朝时期的两广提督抗法名将苏元春?”

    “对对对,就是哪个,以前我还只是听说苏元春在我们古城设有墓穴疑冢,不成想居然是真的,但到底是那个厉害的家伙,居然能找出墓穴来。”

    “糟糕。”我听到这儿顿时就不谈定了,低着头继续吃着东西,不过眼神却撇向斜对面桌的三个中年人,虽然他们用的是家乡话,不过作为土生土长的古城人,我自然是听的一清二楚。

    而且他们口中说的苏元春疑冢,正是被我发现的,当时迫于无奈,酒吧换了老板,我被迫失业,而天佑又正好从另外一个学校辞职。

    两人资金都紧缺就动了歪念,去把那个疑冢给抛了,也正是因为这件事情,搞的天佑整天提心吊胆的

    当时下手那个疑冢的时候,我就有些担心了。

    因为它居然是个密室葬,何为密室葬,密室葬顾名思义就是一间如密室的墓穴,四周都是封闭的,没有墓门也没有墓道,墓穴建好之后就是一个完全封闭的裹室。

    但这个苏元春的设的疑冢,则更加的有些让人不解,他的疑冢除了是个密室葬之外,还是个三层室,这种葬法甚至在中国考古学上都非常的少见。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他要这么弄,而且还是只是个疑冢说真的,我们两人从疑冢里面还真得到不少好东西,现在别说去上班了,就是挥霍也足够我们挥霍好段时间。

    我一边想着之前的事情一边还在听着那三人闲聊,“那个苏元春为什么会在古城这里设置疑冢啊?”

    “不知道啊,对了,你知道吗?”

    听着他们的对话,我自己也有点心虚,没敢直视他们,就用眼角偷偷的瞄过去,发现那三人一个是胖子,一个秃头,一个矮子。

    我不认识他们,也不知道怎么称呼也只能这么分辨了,矮子听到胖子问他,故作神秘的说:“听说好像是镇压什么脏东西吧。”

    秃头听了也是一脸疑惑也跟着问:“还真有这可能,你们又不是不知道连城山脉那边的诡异。”

    “行啦,行啦,别废话了,说的我心都痒痒了,赶紧吃饭,我们也赶去看看吧,那边好像聚集了很多人呢,再晚点文物部门一到,封锁了地方我们就进不去了。”胖子已经吃完米粉,一个劲在催促两人。

    “却,想的到是挺好,还想进去。”听到他们的对话,我不屑的在心中鄙视起来,当时我跟天佑也是花了好几天的功夫才进到真正的墓室。

    外面的那两层墓室想要安然无恙的进去,可没这么容易,没有一定的墓葬学和盗墓经验想都甭想,当然文物部门一来就不一样了。

    那些闲杂人自然没能力进去,不过我也不着急,就算是文物部门到了,也不是一天两天能进去的,那个墓穴特殊到中国只有一两处出土过这种墓葬,而是还是单室的。

    这个疑冢却是三层的密室葬,文物部门想进去,也有得他们忙合,况且我在古城还是有那么点人迹关系的,等他们打开墓室后,我在光明正大的进去不就行了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