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八十四章 疑冢来历
    想到这里我也不着急赶着过去,那三个中年人已经风卷残云般的,解决了他们碗里的米粉急匆匆的走了,我还在米粉店一边敲着二郎腿一边跟老板娘聊天。

    说真的我选择来这里吃东西,第一是好吃,第二就是这家的老板娘挺漂亮的来习惯了,也能聊上两句,而且老板娘也比较开放几乎不避讳什么。

    当然我也不是那种色狼,跟老板娘套套近乎后,也驱车朝苏元春疑冢赶去了,不过还真巧,刚才在车上我还询问爷爷该从哪里寻找线索。

    爷爷下车后临走的一刻才挤出了连城山三个字,显然让我去连城山寻找线索,而这个苏元春疑冢也正巧是在连城山脉位置,连城山只是连城山脉的一部分。

    连城山距县古城龙州镇3公里。其山脉绵长,最高海拔310米,占地14平方公里,但这座不大不小的连城山只是连城山脉的一部分,实际的连城山脉横跨了十一个州县,从广西边境一直绵延到越南边境线。

    之所以称呼它为连城山脉是因为广西本来就是个偏远的地方,这种没什么名气的山脉也没人会给它起名。

    连城山是清光绪年间广西提督兼广西全边对汛督办苏元春,即依据将山山势,历九余年的精巧布局巧夺天工而成,苏元春还在山间洞中修筑炮碉台15座。

    石砌的炮台古堡,傲然屹立,崖间的战壕蜿蜒于山梁之间,和古堡紧紧相连,这延绵三十余里的炮台群,成就了连城山美名。

    宏伟的连城边防要塞建成后,这个从连城山一直绵延到边境线的山脉,也随之取名成了连城山脉,只不过连城山只是占据了整个山脉的一小部分。

    还有很大一片区域,都是在荒无人烟的,大山深处和两国的边境线上,苏元春疑冢就在连城山西面山坳腹地,距离连城山仅有不到两公里。

    不过说来也奇怪,那个地方既不是连城山主要阵地,也不是一个入葬的好地方,苏元春为什么会设置疑冢在那边。

    作为一个能带几万军队打赢中法战争的高级将领,不可能不知道入葬避山谷,行军避险地的说法,可偏偏那家伙就把疑冢设在了一个三面环山的绝谷。

    虽说设的是疑冢,但那样他就不怕子孙后代遭报应嘛,越想我越觉得奇怪,之前去抛那个疑冢的时候还没想这么多。

    但刚才听到那三个中年人口中说的设置疑冢可能是为了镇压脏东西,我瞬间就想起三阴绝地的说法,三阴绝地在整个风水学上都非常少见。

    天绝,地阴,人噬,此为三阴,三阴绝地肯定是三面环山,一面出谷入谷,三座山围着山谷,顶部因为特殊的地理构造几乎是成三才之势。

    三座大山顶峰相互并连,只留为数不多的缝隙,也就是说三阴绝地的大山都是歪的,顶部几乎已经连在一起,这种诡异的山势别说是在广西,就是在整个中国都非常罕见。

    不过广西号称有十万大山,出现这么个奇形怪状的山谷山坳也很正常,外人不知道这其中的道理,自然不会在意。

    可对于我这种从小学风水学长大的人,三阴绝地对我来说就是一个天大的发现,奇异的地貌山势,形成了天绝,地阴,人噬三绝。

    三座大山顶部几乎相互并连,隔绝了太阳照射下来的至阳之气,让山谷的地势成了极阴的地脉,山谷三面环山又只有一条路进出。

    又让山谷成了天绝之势,这样三阴绝地的两个条件几乎就契合了,人噬则是带有一定人为因数在里面,三阴绝地不能葬人,不能养畜,不可长居。

    绝地葬人,人尸变,天绝之势养畜,畜成瘟,极阴地脉常居者,人则噬,这人噬换句话理解就是疯的意思,所以说三阴绝地是个不详之地,要是不懂其中的门道,进山谷大多数人都会走霉运。

    “我勒个去的,我怎么把这茬给忘了,真是学艺不精啊。”现在我有些后悔了,难怪之前我跟天佑进去的时候感觉非常不对劲。

    当时我们是晚上摸烟进去的,在那里面一呆就三天,打着帐篷吃着干粮过日子,现在我总算弄明白为什么天佑会有那种不好的感觉了。

    那个地方本来就是绝地,我们又进了疑冢,绝阴之地设墓穴乃大凶也,虽然只是疑冢但绝大部分的阴气都汇聚在了墓穴里面。

    我有护身符在身,就算地阴之气我也不怕,但天佑就不一样,想必他是受到了地阴之气影响,才会有那种不安。

    “看来我要早点赶过去了。”弄明白前因后果后,我心中反而有些着急起来,一脚油门踩下去,车子就飞快的行驶在绵延的国道上。

    “嗯,比我想象的要快的多嘛。”刚来到连城山脚下,四周就停满了各式各样的小车,远处两公里外更是拉起了警戒线。

    不用看哪里就是苏元春疑冢的位置,那个地方我再熟悉不过,只是我想不通到底他们是怎么发现那个地方是苏元春疑冢所在的。

    要是他们早就知道哪里是苏元春疑冢,那早该保护起来才对,也不会随便就让我跟天佑抛了才是。“怎么你小子,也来凑热闹啊。”

    “嘿嘿,反正也是闲着没事,咋们这小县城就这么大,况且发生了这么大一件事我能不来瞅瞅嘛。”因为连城山我经常来,在附近一家农家院停车吃饭习惯了。

    他们久而久之也跟我混熟了,我刚进门把车停好,就有一个上了点年纪的男子就端着一碗考好的玉米递给我。

    “何大哥那边情况怎么样,能进去吗?”接过中年男子递给的烤玉米,我也毫不客气的啃起来,说真的这种小乡村自己种的玉米自己烤着吃,还真是别有一番风味。

    而且他家位置也很理想,正巧在连城山脚下一个斜坡上,从这里能俯视连城山脚那群如蜜蜂扎堆般的人群,不时还听到嘈杂的汽车喇叭声。

    把这平时习惯安静的小村庄一下子变的热闹起来,这种场面一年到头也就只有在春节的时候能见到,每逢过年的大年初二。

    古城的人都习惯扎堆结伴的来爬一趟连城山,然后去山上的观音庙上柱香,保佑一年安平,现在这场面丝毫不亚于过年的场景。

    “哦,你说那事啊,前两天就在我们这儿传开了,也不为什么那边那块地突然就塌陷下去了,就在三天前的那个晚上快十二点的时候。

    我睡的正香突然就感觉到一阵巨动,当时我也没在意怎么回事,直到第二天早晨,那里就传来非常古怪的声音,那个山谷老人家说不干净一直都没人进去过。

    我们在这带放牛也没敢靠近那个位置,但那个事发生后村长就组织了人手,壮着胆去一探究竟,谁知道还真在哪里发现了一个墓穴。

    听说是苏元春的疑冢,当时村长带去的人见有利可图,就悄悄的跳进了那个陷坑里面,那个陷坑足足有七八米深啊,在下面还有个拱圆形的墓室,四周都是封闭的。

    拱圆形的墓室占据了那个陷坑一大半位置,说真的我从小到大还是一次看到墓室呢,嘿嘿,咋们这儿死了人随便找个空地,然后弄副棺材埋了就是,哪里见过这玩意,我还是从村长嘴里才知道那个叫墓室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