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八十六章 帝陵守墓人
    我知道他这是在报复我,以前他刚跟我三叔来我家喝酒的时候,就被我玩过,当时还不知道他是公安局局长,就给他下了套两人狠拼酒。

    结果他没灌倒我,自己就莫名其妙的先跟我三叔对干上了,为了这事每次他来我家都是嚷嚷着,让我出来跟他喝酒,不过每次不是被我爷爷拦下,就是被我老妈拦下,他也只好无奈。

    “嘿嘿,蒋叔叔我们这儿小县城发生了这么大一件事,我能不知道嘛?我就过去瞅瞅,可他们硬是不给,您看能不能放我过去,我就去瞄一眼。”

    感受到肩膀火辣辣的疼痛,我也只能打碎了牙齿往肚子里咽了,眼下还有事求他,而且他又是长辈总不能就这么翻脸吧。

    “这个,里面情况有些特殊,要是你进去出了什么事情,我可没法向你三叔交代。”蒋富听说我要进去,也不再摆出一副笑嘻嘻的脸了,反而一脸凝重的表情。

    “我说蒋叔,你就让我进去吧,我还是有点本事的,您就放心吧,要不下次您再去我家喝酒,我把老爷子请出来,让他帮您算一卦,如何?”

    想来想去,我也不知道该怎么接他的话,只能把爷爷给抬出来了,况且也是爷爷让我来调查古城之谜的事情的,现在拿他当挡箭牌也不为过。

    “真的,”蒋富原本还有些犹犹豫豫,但听到我让爷爷给他算卦,立马就像变另一个人,“这可是你说的,过段时间抽空我就看望老爷子,不过... ...”

    “不过什么啊,蒋叔你到是痛快点好不好。”我见蒋富刚有点松口,却又转而便的犹豫,便不给忙山前把话抢过来,因为时间不等人,那个墓穴既然已经死了人,那肯定就冲了煞,要是错过时辰进墓也会对己身不利的。

    “不过你小子,你一定要注意安全,不然真出什么事,我可担不起责任。”说着就对两边士兵挥了挥手,那些士兵也是古板一定要证件才肯放我进去,连他这个公安局局长也不给面子。

    不过谁让人家是部队的呢,不买你公安局的面也很正常,无奈蒋富又去弄了个通行证,我这才进了三阴绝谷。

    “你跟着我过去吧。”蒋富朝旁边两个穿警服的警察招了招手后,就朝山谷里面走去,不过我也不在乎他带多少人。

    反正那个地方我又不是没下去过,而且就算里面真有脏东西我也不怕,附身符还在我身上,这东西爷爷说了可避万邪。

    “对了蒋叔,里面现在有人吗?”边走我打量着绝谷,那时我跟天佑是晚上来了,走的时候也是晚上走的,根本仔细看山谷的情况。

    现在就不同了,虽然是白天进谷,可还是能感觉到山谷里凉飕飕的,顶上的太阳只能从一条三四米粗的缝隙照进来。

    一但过了时辰,太阳就会打偏再也照不进山谷里一点,整座山谷绿叶匆匆,甚至长在山上的树木都比外面的茂盛,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些植物没有足够的太阳光照射,吸收不到充足的阳光还能长的如此的茂盛。

    “有一队军队的人,另外还有一个人,算了,也快到了进去了你就知道了。”蒋富刚走没多久,便满头大汗,一边走还一边拿出毛巾擦拭汗水,就这样我们一行人走了近十分钟终于到了苏元春疑冢

    “这是... ...”刚来到陷坑旁,还没来得及打量陷坑,一个人的打扮就吸引了我的注意,那人身穿一件中山装,古朴淡灰色的衣服,跟现在这年代十分的不搭。

    更值得我注意的是,他腰间还挎着一个布包,手里更是拿着个风水罗盘,看到这儿我就不淡定了,“这人是谁?在古城搞风水的居然还有我认识的?”

    “喂,那个小子,说你呢,刚才你不是说,你能搞定的吗?都快两个小时了,你怎么还在这让磨蹭啊?”我心里正疑惑不解的时候,蒋富突然就朝穿中山装的男子吼道。

    “我不叫小子,我有名字,我姓陈,字霜童。”中山装男子,那一板一眼的回应称蒋富,差点没让我笑出声,不过毕竟这里死过人,我就算再想笑也只能忍住,看着中山装男子又瞄了喵他手中的罗盘。

    “果然是行家啊。”一看到他手中的罗盘,我就知道这人不简单,每个风水师都有一个自己的罗盘,而罗盘的分类又是五花八门。

    自从明末清初之后风水派系越来越多,门派也逐渐在独立,很多罗盘已经改变了之前的定理,甚至有些人把自己的理念融入进罗盘中,成为自己的专属之物。

    当然万法还是要归一的,罗盘的好坏就再它的中宫线上,风水风水看风水就必要先定中宫,不管是阴宅,还是阳宅,先定中宫永远都是不会改变的,只有中宫定下之后,才能用罗盘判阴阳,定五行,去祸聚福。

    “我不管你什么童啊什么之类的,你要是摆不平,现在就给我滚蛋。”蒋富见陈霜童一副高人一等的表情就非常的不爽,没去管陈霜童解释,就又对陈霜童吼道。

    “三阴绝地,天绝,地阴,人噬,不走五行,不演八卦,反其道而行之,高,高,实在是高。”听到蒋富那鸭公般的吼声,陈霜童非但不着急,也没去答蒋富的话。

    “我说你小子是不是听不懂人话呢?你... ...”

    “破局之人是他,现在镇魂的人也应该是他。”陈霜童还是没理会蒋富的怒吼,见他还在一旁啰嗦,便朝他挥了挥手,把目光转到我的身上。

    “我擦,这尼玛是什么人。”蒋富跟他带进来的两个警察,还有围在陷坑周围的一队士兵,听到陈霜童这么说都把目光转向了我。

    看到这形势,我也是心中暗自叫苦,这人显然不是一般的风水师,我估计他的风水玄学可能在我之上,甚至有可能已经直追老爷了。

    “阁下何人,为什么说破阵的是我,镇魂之人也是我。”我知道现在死也不能松口,就算是揣着明白当糊涂,也要装到底。

    不然这里这么多人,要是让那些愤青的士兵知道这个墓穴是我抛的,里面的阵魂珠是我拿走的,那我就等着下半辈子在监狱里面呆着吧。

    “呵呵”陈霜童见我不认账不由笑了笑说:“你也不必不承认,补全玄武镇邪兽的阵魂珠是你的本分,不然你也不会再来这里吧。”

    “什么破阵,阵魂的,你们两个把我都搞蒙了。”我没接陈霜童的话,而是静静的盯着眼前这个比我大几岁的男子,不过蒋富见我们两个都不说话他却着急了。

    陈霜童见我不说话,也知道我为难,就先替我开口道:“这样吧,你带着这些士兵和你的手下出外面去等我们,这个墓穴涉及到一些传承的风水秘术。

    我不方便在你们面前用,不够我保证我们出去之后,这里肯定会没事,但你们不能再让考古人员进来,不然后果自负。”

    “这个... ...”

    “蒋叔您带着他们出去吧,的确有些东西不能给别人看到不然就坏了规矩了,你不相信他,总该相信我吧。”看到蒋富松口,我也松了口气,其实我知道陈霜童是替我解围,不然让他们知道事情的经过我会很麻烦。

    “那好吧,不过你一定要小心。”蒋富临终还递给了我一个对讲机,让我有事随便就用对讲机喊他。

    看着远去的蒋富一行人背景,我冷下脸来对着陈霜童就道:“你究竟是什么人?”

    “你不是知道了吗。”

    看着陈霜童的微笑,我顿时就有一种不爽的感觉,“你不说可以,但这里是我的底盘,我可以随便举报你,就说是你动了古墓里面的东西,你可以试试外面的人是相信你,还是相信我。”

    “我也不跟你开玩笑了。”陈霜童一改之前冷漠,反而有些邪气的说:“我名字你也知道了,我来自陕西,是秦始皇陵世代守墓传人。”

    “什么... ...”虽然我已经有了心里准备,但听到陈霜童报出自己的来历,还是被吓的不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