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八十七章 差点闯大祸
    “我不管你是什么帝陵守墓人,你来古城到底有什么企图?”说真的陈霜童报出他的来历之后,我真的很震惊。

    可心里更的是疑惑,为什么他会孤身一人跑来古城龙州,而且还会出在这个地方,更奇怪的是他好像还对我了如指掌,连我拿了阵魂珠的事情他都知道,我不得不小心防范。

    “你不用如此,我没有恶意。”陈霜童见我警惕着后往退了几米,便不觉摇头笑道:“我来古城龙州,是为了我家族的祖训,至于出现在这里却是你那个蒋叔叔让我进来的。

    昨天我刚到古城,一来就听说有古墓现世,一个偏远的小县城居然能出古墓,当时秉着好奇心我才来一看,却发现古墓位置居然在三阴绝地之上。

    而且里面还起了命案,原本我不想多管闲事,但看到陆续进去的人都死在里面,便在谷外推演了一番,一看才知道这里另有乾坤。

    要是我没猜错的话,这个下面的应该是个疑冢穴,而不是真正的墓葬,对么。”陈霜童说完微笑的看着我。

    我知道他的意思,他是肯定我之前下过这个墓穴,所以才会如此说,“没错,的确是个疑冢。”现在这里就我跟他两个人,我也不跟他绕圈子。

    “果然”陈霜童听完我的话眼睛微咪,自顾沉思了会说:“三阴绝地,天绝,地阴,人噬,三绝为煞,四象大凶,五行阴阳,八卦乾坤。

    这个墓穴不走五行,不演八卦,反其道而行之,在绝阴之地的阴泉眼上设疑冢,用一尊玄武镇邪兽来镇压邪气,可见这布局之人手法高明。

    在这种绝地也只能设疑冢,不敢真的下葬,不然就不是镇压邪气,而是祸害子孙后代了,我也是因为看到阴泉眼上有邪气溢出,生怕出了大事才摊这浑水的。

    你身上有阵魂珠,还有阴噬玉,所以我才说破局的是你,镇魂的人也是你,阴噬玉只要不离开镇邪兽百里,镇邪兽的镇阴一面依然有效。

    但阵魂珠一但离开玄武镇邪兽一里,聚阳面的一面就会失效,镇邪兽也失去镇邪之力,不过因为阴噬玉还在范围,这个墓穴下被镇压的东西还不敢出来,只能在地下作乱。

    这也是为什么,这个疑冢都出事了两天,你们古城还能这么安宁,要是阴噬玉也离开玄武镇邪兽的作用范围,玄武镇邪兽彻底失去作用,那样的话就不是简简单单只死几个人这么小的事了。”

    “你就这么确定阵魂珠,和阴噬玉都在我身上?”看到陈霜童如此有把握,我心里又很不爽。

    “呵呵”见我质疑他,陈霜童冷冷的笑了笑说:“真不知道你是装的,还是学艺不精。”听到他的话,我反而有些脸红起来。

    说真的我还真是不懂,不,应该说是忘了,这两年因为出去忙工作,把以前背的滚瓜烂熟的东西都有些遗忘了。

    要不是那三个人提起苏元春疑冢可能是镇压脏东西而设的,我也不会再来这儿,也不会发现这个山谷正是三阴绝地,“唉,看来这趟回去要好好补一补知识了。”

    陈霜童见我不语也不理会我继续道:“三阴是天形之煞,只能镇之,不可破之,而布这个局的人,更是高手中的高手,他不用任何五行阴阳,不演先天八卦,而是反其道在其上设疑冢。

    再用阵魂珠和阴噬玉把玄武神兽,弄成至阴的煞兽,以煞治煞,以邪镇邪,玄武镇邪兽就是这么由来,有了这玄武镇邪兽,三阴绝地的天形之势就被改了。

    从三煞变成了四煞,三阴绝地又是绝天,绝地的死谷,三煞为凶,可偏偏布局之人把这里弄成了四煞,这多出的一煞,正好顶替这三煞绝谷的生门。

    把生门给封死三煞变四煞,三阴绝地也就不再是三阴绝地,天形之势一破死谷也不再是死谷,这样不但能封住三阴绝地之下的邪祟不让它们出来作乱。

    还把三阴绝地的风水之势彻底改了,你说这个人厉害不厉害,但却有人把这墓穴里面的阵魂珠和阴噬玉给拿走了。

    东西离开玄武镇邪兽,四煞之势便不复存在,三阴又起所以被镇压在下面的邪祟,又出来作乱了,不过幸好这个局没有彻底破掉,不然,呵呵.. ..”说罢陈霜童笑嘻嘻的看着我,弄的我都有些老脸通红。

    其实他不说我也知道了,毕竟当时我们进谷的时候是晚上,而且当时我还是处在浑浑噩噩状态,不知不觉的就把这疑冢给抛了。

    说真的现在我还真有点后悔,“行了,不用你提醒,我也知道。”看着陈霜童一脸笑嘻嘻的看着,我就想上前揍他一顿。

    但眼前最重要的是把阵魂珠和阴噬玉给放回去,上次东西从墓里拿出来后我就一直没倒手,而且那个墓里面东西还挺多。

    只是我眼尖,看到了玄武镇邪兽麒麟头和巨蟒嘴里面的阵魂珠和阴噬玉,这才把东西给顺了出来,今天早上天佑出发的时候。

    本还打算把阴噬玉给带去旅游,然后把货倒出去,不过我没答应现在想想还真是万幸啊,不然这祸就闯大了。

    见我又开始沉默,陈霜童还以为我又在试探他便又道:“不过,现在有些麻烦了。”

    “你什么意思,把话说清楚。”事情已经到了地步,我也不再避讳什么,把放在包包里面的阵魂珠和阴噬玉给拿了出来。

    “只是,这个疑冢墓穴有点特殊,是个三层密室葬,这种墓室我不懂进去,而且看现在这形势,这个密室葬最外面的一层已经全部崩毁塌陷,里面的那两层密室是否完好还不知道。

    另外还有一个最致命的,便是里面的邪祟已经跑出来,要是就这么下去,可能你我都会死在里面。”陈霜童接过我递给的阴噬玉和阵魂珠把玩了好一会,才有些神色凝重的道。

    “切,还以为你有多大本事,这个密室葬我能进去一次,就能进去两次。”看着犯难的陈霜童,我终于有点存在感了,找回场子的感觉真爽,不过陈霜童显然没理会我,还是满脸凝重的盯着他手中的阴噬玉和阵魂珠。

    “密室葬也是机关葬室,最外面的密室是圆形的,墓中有墓室中有室,最外面的机关室,挖空地下把墓穴建成一个球状。

    下墓之人不懂墓穴的构造,哪怕是只动错一块青砖,整个密室就会失去支撑力顷刻倒塌,而架在第一层中间的四方密室墓,就会掉落下圆形墓室底下,建墓前就挖好的水坑中。

    四方面密室墓有了水的阻力就算掉下去也没事,外面倒塌的圆形墓室碎石和青砖便掩盖在了水池之上,这样就算那些人再掘地三尺,也不会再挖到里面的墓室。”

    “呵呵,懂的到挺多的,说说看那接下来该怎么办吧。”陈霜童见我况况道来,就知道我肯定有办法,虽然我的确有办事,只是却没什么把握。

    见陈霜童问话,我也没着急回答他,说真的这种密室葬太特殊,而且下面还有邪祟,我心里也有些打鼓,最重要的就是,我想看看陈霜童的反应,他既然懂这么多,不可能不懂密室葬的原理。

    一时间两人无话,陈霜童显然发现发了我怀疑的目光想了想便说:“你别这么看我,我知道你怀疑我,不过我可以告诉你。

    我身为帝陵守墓人,是不准写盗墓手段的,风水我懂,但下斗盗墓我不行,不然也不会等你到这儿跟你废话这么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