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八十八章 三层密室葬
    时间一点点在流逝,我看着手表心里开始暗暗着急起来,也不管陈霜童到底是装的还是真的:“行了我也不管你是装的,还是真不懂。

    不过这是个三层密室葬,也就是说里外共有三层墓室,现在最外面的机关墓室塌了,还有两层这种墓室也很特殊,现在我们从上面挖下去是不可能了。

    而且下陷坑还有可能遇上从墓穴里逃出来的邪祟,布置这种墓室的人不会把事做绝,外面的那层机关墓室一塌,就会间接触发机关。

    悬在圆形密室中间的四方墓室,就会沉入地底的水洞中,而因为这种墓穴的特殊,布置的人也会留一手,外面墓室塌后碎石掩盖住地底下的通道。

    有着上万斤的碎石压在上面,在古代没有机器的情况下,用人力来清理也需要个把月时间,而敢来盗墓之人必定不会带太多人,也不敢大张旗鼓做事。

    所以布局之人是算准了的,外面的机关墓一塌,等于封死了盗墓贼的念想,中间的四方墓室沉水水洞中后,就会触发另外一层机关。

    要是我估计的没错的话,这三层密室葬只有第一层的密室塌了之后,第二层的机关才会触发,从原来的封闭密室,进入另外一个已经布置好的墓穴中。

    不过这回的墓室却不再是密室葬,而是一座真正的地宫,四方墓室触发机关,墓道也会随之开启,也就是说在这儿山谷里面。

    肯定有进入密室下面地宫的墓道入口,只是这个山谷这么大,四周的树木还异常的茂盛,我现在也不知道入口在什么地方。

    而且三阴绝地是天形之势,之前被布局之人改动后,阴气就一直囤积在这个山谷里面,我们不赶快点的话,就要错过进墓最佳时间了,到时候不但我们会有麻烦,就连在山谷外面的人也会不安全。”

    “你的意思是,这个墓穴下面有一个地宫,而这个地宫还有另外的墓道入口?”陈霜童听完我的话,两眼一亮立马忙问我。“没错,按照三层密室葬的布局,这个山谷里应该有另外进入密室底下地宫的墓道入口。”

    “既然有入口就好办了。”陈霜童得到我肯定的答案后道:“布局之人把三阴绝地改成了四煞之局,又用玄武镇邪兽来以邪镇邪,那下面的地宫按照布局之人在风水上运用的话,通道只有在两个地方。”

    我听着陈霜童况况道来,也没去打扰他,说真的我现在才知道在风水学上我真的差他很多,不过陈霜童显然也没理会我,“玄武镇邪兽半身聚阳,半身镇阴,这个墓室刚才我看了下,整座墓室又正好立在阴阳当中。

    虽然布局之人不用五行,不演八卦,但天下之局都离不开阴阳和八卦的形体,他虽是反其道行之,把玄武镇邪兽放在阴泉眼上以邪治邪。

    但此地又正好一半压在少阴位,一半压在少阳位,阴阳八卦的整体是十二块阴和十二块阳的三重结合,三重分别是十六卦、三十二卦、六十四卦。

    布局之人三种都不取,反而用玄武镇邪兽以邪治邪,还算出了阴阳八卦中的少阴少阳位,镇邪兽压在少阴少阳位上,不但可以邪治邪,还能聚阳镇阴,彻底改掉三阴绝地的天形之势。

    这种布局之法可以说是绝世无双,要不是我亲眼看到,也不会相信居然还有人能把风水布局运用到这个份上。”

    “你的意思是?”听到陈霜童把话说到这儿,我也是明白过来了,虽然因为这两年出来工作业务生疏了,但还没到彻底遗忘的程度,只是一时间还没弄懂。

    “呵呵,反应到挺快。”陈霜童见我疑惑又不解笑了笑接续道:“如果是按照这种风水布局的话,这个三层密室葬底下的地宫,墓道只能出现在两个地方。

    就是乾卦上的少阴位,和坤挂上的少阳位,乾:代表天;坤:代表地,天属阳,地属阴,而阴阳八卦中乾卦、震卦、坎卦、艮卦,为阳卦,坤卦、巽卦、离卦、兑卦,属阴卦。

    这个布局之人显然,根本没有按常理来,此局既不按先天八卦衍生而出,也不是后天八卦变化而来,他只取阴阳中的乾天和坤地,用玄武镇邪兽改天地之势,可以说此人绝对是天才,这种逆天的布局之法都能想到... ...”

    “行啦,你别在感叹了,你在感叹就要过时间了。”看着陈霜童说了这么久一直还没入正题,而且时不时总去夸那个布局之人,我再也忍不住了上前就打断他。

    “呵呵,不好意思,看到这种逆天的布局太兴奋,一时忘了正事了。”见我发飙陈霜童难得老脸一阵通红,“乾卦,为天,为上、为健,定正中上位,坤卦,为土,为母,为阴之始,定正中下位。

    他以阴阳定卦,那挂的方位上也必定是按日月影象而定,按照先阳后阴日月自然运转排列,乾天在东你右手边,坤地在西在我右手边,我们两个人分开来寻找,以直线为准肯定能找到地宫墓道入口。”

    “好就这么办。”听完陈霜童的话,我立马就兴奋的拍着大腿,我兴奋的是地宫入口找了,更高兴他给我上了一课,这些说真的我还真不懂,虽然刚认识不久,不过我越发觉得这人是个可交之人。

    他明知道我也是懂风水之人,还毫不保留全部告诉我,显然他没在乎那些所谓的门规和避讳,不然他大可以直接告诉我方位。

    让我去寻找他自己负责一边就行,完全没必要去解释这些,他肯花心思告诉我这些,看来之前我的担心的多余的了。

    想着想着我就走到了陷坑的另一边,看着底下漆烟一片的陷坑我心里就有股不安,不过现在也不是担心的时候,已经过了下墓的最佳时间。

    我再着急也没用,看了看手表上的时针已经跳到下午四点,分针还在五十九和六十之前徘徊,我心底就升起一股莫名的危机感。

    “罢了,今晚不把阵魂珠和阴噬玉放回去怕是要出事了。”想了想后我就不再管那些,从包包里拿出我专用的五行罗盘也开始寻找起地宫墓道来。

    陈霜童虽然告诉了我大致方位,但地宫的墓道入口,不可能就在直线位置之上,有时候有些偏差也是很正常的,而且还需要用罗盘定中宫线,不然这里的地势,走着走着你便发现,你不知不觉就会偏离原来的轨道。

    “找到了,在这边。”正当我仔细的盯着罗盘看时,身后却传来陈霜童的声音,“这么快?”听到声音我立马一顿,心里不由跟着疑惑起来,但没多想就朝他走去,毕竟时间已经不多了。

    “不好意思啊,大意忘了。”陈霜童一见我到来立马就有些不好意思说:“既然是按阴阳定卦,衍日月影象而设位,那地宫墓道肯定是两边都有。

    布局者还反其道行之,坤卦为阴之始,阴既是阳,阳就是阴,坤地位置才是真正的墓道入口,乾天位置百分百也有墓道。

    不过我估计那里有可能绝地是个死穴,还可能会有一大堆机关等在哪里, 这样布局才能符和阴阳挂象,看来我们小看了这个布局之人了,我们走错一步都有可能会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我现在担心的是地宫下面会有厉害的邪祟存在,之前我进三层密室葬的时候没有遇上,也还没费这么大功夫,但可能是墓室还没改变。

    不过现在下面可能很危险,你还是别和我下去了,事情是我弄出来的我自己下去解决就行,你不必为此冒险你也帮了我很多了... ...”

    “你把我陈霜童当成什么人,贪生怕死吗?”我话还没说完陈霜童就打断的话怒斥道:“我来这里是因祖训而来,但帮你却是真心把你当朋友,除非你不把我当朋友。”

    “呃,”陈霜童一句话把我说的楞在哪儿了,说真的我没想到这个看起来表情有些木讷,一直扳着个冷脸的男人会说出这番话来。

    要是他是个魁武的东北男子我可以理解,但显然看他的身子骨,还是那种文弱的书生范,虽然我也好不到哪儿去,但也不像他那样文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