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八十九章 夜探连城山
    “行啦,你别在这么看着我了,让你下去还不行嘛。”陈霜童盯着我的目光,让我感到发毛,想了想后索性也不再栏他。

    有他跟着下去,我心里也会安稳多,虽然我很不想让他下去,毕竟事情因我而起,再者下面的确很危险,还有我身上有护身符陈霜童没有。

    不过看到他一直坚持我也没在拒绝,没一会我们两个人就下了墓道,说真的要不是有陈霜童在,我还真想不到这块大石头下面居然是墓道所在。

    三阴绝地密室葬之下有地宫我是知道的,可我一直以为墓道一样是隐藏在地下,找到方位后需要挖个十米八米才能见到墓道。

    本来还想出去喊蒋富排人进来帮忙了,不过陈霜童又给我上了一课,原来设在少阴,少阴位置上的墓道是不能埋在底下的,墓道可封上但却不可埋在地下。

    因为这两个位置本就是这个绝地的极阴,极阳之位,把墓道埋在地底下会彻底封死穴口,堵死穴口阳气灌入这样生门就变成了死门。

    要不是陈霜童就算是我再找上十晚八晚,估计也找不到这个压在巨石下去的墓道,我们两个费劲千辛万苦,再借助那些消防队留下的工具,才撬开了这块巨石。

    不过现在我也没心思再去,想那些琐碎的事情,进入到墓道后我就感觉到四周的空气开始潮湿了很多,像是在某个地方有寒气逼人的水潭正在往外卖水汽般。

    “怎么回事,怎么越来越冷了。”没走两步陈霜童就停了下来,他身子骨有点单薄,已经冷的有些瑟瑟发抖了。

    “连城山环山靠水,这个山谷后面就是漓江,而地宫又深在地下,可能地宫四周有地下河也说不定,而且密室葬第一层密室塌了之后。

    第二层也掉进水洞中,光是那个能承受几十米大小密室下坠力的水洞,里面的水肯定不能少,水洞最小也有小半个足球场大小。

    你想想这么大一个水池,这里的水汽能不重嘛?”我从包包里拿出一块巧克力递给陈霜童,巧克力是高热量食物。

    这个还是我自己去找厂家定做的,里面不但有巧克力成分,还有一定咖啡因提神素在里面,虽然不能当饭吃,也不能填肚子,不过提神和提高身体热量还是很有用的。

    “好点了吧。”

    “不这么冷了,你这个是什么东西。”陈霜童稍微活动活动了手脚,发现没有刚才这么麻木了,不由有些惊讶的问我。

    “巧克力而已。”我也没跟他多解释,见他不在这么畏惧这里的寒气后,就又开始行走在这漆烟的墓道里面。

    “风水十八局,三绝占天利,天下风水十八局任何一局都能改天地之势,而这八卦阴阳局正是其中一局,只不过要布置起来非常的麻烦,没想到在这儿能遇上,这趟来古城已经不枉此行了... ...”

    “行了,你别感叹了,看看现在要往那边走。”陈霜童走着走着又开始赞叹起这个局来,但我没等他感叹完就被打断了他。

    因为现在前面出现了,三条通道每一条都是漆烟无比,完全看不到尽头,更重要的是这三条道路对应了三绝之地的三个绝位,我对墓葬是很了解,可在风水学上却远不如陈霜童。“随便,走那条都行。”

    “什么,你没搞错吧。”听完陈霜童的话,我也是大吃一惊,“对,这是三阴绝煞位,不管那条都是极度凶险之路,但三阴绝煞路最终都会汇聚在绝地。

    也就是说这三条路最终的目的地都是一样的应该是地宫所在,所以我们走那条路都是一样,只是所担的风险可能会不一样罢了。

    不过不管选择那条,估计都不会平安让我们过去。”陈霜童不知道为什么,见到有危险反而有些无所谓的样子。

    “这家伙是不是还有后手,怎么啥都不怕。”看着陈霜童的表情,我越来越摸不清他了,“那好吧,我们走中间哪条。”想了想后,我就随便选了一条路,既然陈霜童这么有把握,我也不用担心。

    他口口声声说有危险,可我能从他的表情里面看的出他没有一丝害怕,看着他这么有把握,我也不去拆穿他,迈开步伐就打头阵走在了前面。

    我们两个一直走了很久,直到我感觉四周没再这么压抑,这才发现我们已经从狭窄的通道,来到了一个巨大的空间中,我打着手电照去,只见四周异常的宽阔。

    从手电照射过去都找不到烟暗的尽头,虽然在地下强光手电的射程会被削弱很多,但怎么也有五六十米的射程范围,可现在五六十米都照不到四周的岩壁,可想而知这个空间不小了。

    “这里应该就是地宫所在了,密室葬有三层,第一层毁了之后会掩埋之上的洞口,第二层四方密室因为有水的阻力,现在应该是沉在水坑中。

    不过因为密室葬不能泡在水面太久,所以还会有第三层机关,就是四方密室掉进水洞后不久水洞的水就会自己泄掉。

    所以我们只要找到那个水洞,我就能进到最后一层密室中,把阵魂珠和阴噬玉放回镇邪兽去,只是现在这里这么大我也不知道该往那边走了。”

    来到这个地方几乎是无惊无险到现在我都有些怀疑,这个墓穴地宫是不是只是摆设而已,不过隐约间我有股错觉。

    像是有什么东西在烟暗的深处一直盯着我们看似的,为了让我心绪不乱,我也不敢再去想那些,把话题一转就跟陈霜童商量起来。

    “刚才我们下来的时候是走的少阴位,要是我没猜错的话,少阳位应该在那边。”说罢陈霜童就指着他左手边的烟暗处:“一边少阴,一边少阳,我们往前走百米,再转少阳位五十米,哪里应该就对应密室的位置了。”

    “我靠,这你都能靠风水算出来,你牛。”我现在更加佩服陈霜童在风水上的造诣了,他这种如火纯情的风水之术简直堪称一绝,甚至比卫星定位还牛逼,我心中不由有些想,就算爷爷也未必能比的过眼前这个文弱的男子吧。

    “走啊,愣着干嘛,再不快点,就要到晚上了。”陈霜童猛的拍了下我肩膀,吓得我立马从思考中清醒过来。

    “这么淡定,”刚反应过来,陈霜童就已经先一步走在了我前面,现在我更加相信他有后手了,不然他不可能这么淡定。

    我们两个走在漆烟的地宫中,一丝丝带着阴冷寒气的风不时朝外面吹来,诡异的气氛像暴风雨的前夕般阴沉而让人难受。

    不过虽然气氛无比的诡异,但我们两个一直来到水洞旁都没什么事情发生,“就是这里了,你在上面等我,我自己下去。”这回我没再让陈霜童跟我下去。

    因为水洞足足深有十米,而且两个人都下去没有人在上面接应,绳索要是断在上面,那我们两个人都要玩完,所以一个人下去,一个人在上面接应是最适合不过的。

    “你小心点,这个你拿着。”陈霜童这回到是没有再坚持,一把拉住我后,就递给我一块桃木做的令牌,我接过一看上面赫然写着陈家守墓人的字样。

    我摸着那块令牌的木质感觉有些粗糙,不过拿在手上让人有一种安全感,从这个令牌的花纹和手感不用想我知道已经有几百年历史了。

    这块令牌应该是他们祖上一直传下来的东西。“这个我不能要,太贵重了,而且你一个人在上面也不安全,你留着防身。”

    “可是... ...”我没等他把话说完,硬是把令牌塞了回去,“我有护身符在别说是邪祟,就是厉鬼也不敢近我身,桃木令牌你还是拿着就这样了。”

    陈霜童见我拿出挂在胸口的锦囊,才有些半信半疑的点头,不过我在他思索哪会儿,已经把绳索抛下水洞,抓着绳子终身就爬了下去。

    等陈霜童反应过来,我已经下到一半了,他只好在上面帮我打着手电给我照明,“事情越来越复杂了,来看要夜探连城山了。”我正一边思考着,突然感觉脚下夹着的绳索没了。

    低头借着陈霜童打下来的光线一看,只见绳子已经都了尽头,陷坑原来有十二三米深,而绳子只有十来米,我看着脚下还有两米多的距离,深吸口气“碰”的声终身一跃,稳稳的就落在陷坑下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