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九十章 连城三堑
    看着那个熟悉又陌生的四方密室,我有些犹豫了,因为之前我下来的时候,是靠着对墓葬的了解撬开那些不是墓壁支撑点的青砖,小心翼翼的钻进来的。

    现在整个四方密室直接出现在我眼前,我反而有些不知道该从哪里下手了,“对了,忘了告诉你,阵魂珠和阴噬玉要倒过来放。”

    正当我在思考着该翘那一块青砖好的时候,突然陈霜童就朝我猛地吼了句,生怕我听不到似得,不过我在深坑下面听到他的声音心里反而有些放松。

    毕竟在这种诡异的地方知道还有人在,这种心理不是一般人能体会的,“知道啦。”我闷声回应了陈霜童后,就没再理会他。

    这家伙还真以为我什么都不懂呢,阴阳八卦局是逆反之局,玄武镇魂兽麒麟旋龟首代表阳,九幽戮蟒头代表阴。

    阵魂珠和阴噬玉作为局中至关重要的东西,摆局前就以把两物放进麒麟旋龟兽,和九幽戮蟒头各自的嘴巴中,阵魂珠能聚阳,阴噬玉能镇阴。

    不过一担有人动了阵局,阴阳便会逆转阵魂珠和阴噬玉就不能在按照原位放回去,而是倒过来放,阴阳移位,乾坤颠倒阵局就成了逆反之局,所以东西要反着过来放,他还真以为我不知道。

    “该从哪里下手呢。”现在我也顾不得再去考虑哪些,因为我发现整个四方密室好像跟之前有了很多改变,甚至是大不相同,盯着密室我愣是不知道该从哪里下手。

    “难道是密室移位了?”突然我心里想到了一种可能,密室葬因为是一层驾着一层,第一层悬空驾着第二层,第二层悬空驾着第三层。

    这样第一层密室倒塌后,第二层掉进水坑时可能会移位,而移位之后就不能按照原来的方法判断密室葬的墓造架构了。

    “不对,之前我进来的时候,四方密室是用石柱横梁架在中间的,我从圆形密室下来之后,就落脚在了它头顶,现在我是在四方密室的四周,原来不是墓室移位,而是我站的地方不对啊。”

    一念转百念通顿时我脑子就豁然清晰起来,二话不说立马就从腰间拿出备用的飞云勾,啪的声钩锁直接打在地宫的顶端。

    说真的我现在才知道这个地宫居然有近十几米高,这个陷坑又是深陷地宫之下十几米,也就是说我已经在地底深处三十米位置了。

    不过幸好飞云勾的铜线长度最长是五十米,还有一半富裕可以使用,说到飞云勾我不得不佩服天佑,因为这东西目前在国内还是没有卖的,甚至连救援队也没有这种装备。

    这种东西早期的时候叫飞虎爪,属于特种部队专用的工具,但因为时代的变迁,科技在改变,那种带着一大堆绳索,而且又笨重的飞虎爪已经淘汰了。

    飞云勾确切的说是一把军用弩,整把弩和备用在弩上的铜线加起来也不过十几厘米长,简单又轻便还能随身携带。

    而且最重要的是飞云勾不用自己攀爬,勾箭带着铜线射出去后,弩上会有个回旋装置,只要按着回旋装置铜线就会慢慢回收然后把人带上去。

    飞云勾最高射程在120米,不过120米的范围需要的弩枪自然就更大,现在我使用的这支弩枪是天佑托朋友从特种部队弄来的,然后再去自己改装后得来的盗墓利器。

    一把飞云勾能承受最高200斤的重量,而且天佑把射程缩短了,射出的勾箭抓地力自然也就越强,飞云勾我们在改之前,就已经考虑过墓穴的构造,一个地下古墓再高也不会过五十米,不然就不是古墓而是地下世界了。

    “果然是这儿。”我刚切断飞云勾的铜线,跳上四方墓穴的顶部,顿时心里就一喜,因为我看到了我之前在四方墓室入口顶部做的标记了。

    站稳后把飞云勾收回腰间,我就麻利的撬开了四方密室顶部我做好记号的青砖,顺利的进入到了第三层三角密室中。

    进到四方密室的内部我才发现,原来古人的工艺能做到滴水不漏的地步,之前四方密室落在水中,我还担心它会多少有些积水,可现在一进来才知道我完全是多虑了,密室的内部不但没有一点水质,反而还很干燥。

    “唉,到手的东西又要还回去,真是... ...”我盯着手里的两件宝物,就有种心如刀绞的感觉,这两件东西比之前我跟天佑在三角密室里面得到的所有东西加起来都要珍贵的多。

    虽然那些东西足够我们疯一段日子,可谁会跟钱过不去呢,而且这还不单单是钱的问题,有关玄学上的东西我都感兴趣。

    我对这镇魂珠和阴噬玉更是爱不释手,不过我知道现在也没办法,要是不放回去,怕是镇不住这个地宫下面的脏东西

    要是再让那些邪祟跑出去作乱,那我就真的成千古罪人了,想通后我也没在犹豫,又撬开了三角密室的青砖就钻了进去。

    “拉我一把。”陈霜童已经在坑上,等的有些不耐烦了,正在一旁不断的来回踏步,正当他再次低头往另一边走的走的时候,我已经爬到了陷坑的顶部,只差一点点距离就能上到坑顶了。

    “你怎么搞的,怎么还受伤了?”看到我一脸煞白,手臂还流着血,陈霜童立马大惊,俯身一把拉过我伸上来的手,猛地把我从陷坑里面拽了上来。

    我借着陈霜童的力,一把翻上坑顶,不顾上手臂的疼痛,拉着陈霜童立马就往来时的路跑,“别问这么多我们先出去。”陈霜童正一头雾水,见我又是如此急匆匆,心里的疑惑更加重。

    但我没等他发问就把他心中的疑惑给堵了回去,他边跑边撇了我一眼,见我一脸凝重的样,也不再多说什么,甩开我揪住他衣服的手,牟足了劲就往回跑。

    “你们可算上来了,你们再出来我都打算下去找你们了。”我们两个刚来到陷坑,就发现陷坑周边围了好多人,甚至还有那个长的挺漂亮的女记者也在场,蒋富看到我们也有些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

    “这里的事情已经解决了,蒋叔你别让省里的文物局来接手这里了,不然再闹出什么事情来可就麻烦了。”我跟陈霜童一路狂奔,刚从墓道回到地面,就迫不及待的跑到陷坑处察看。

    我更是没有心思去理会那些人,因为我们两个都想知道,底下的邪祟到底有没有被镇住,我撇过蒋富后朝陷坑一看,果然下面已经不再冒烟气。

    取而代之则是一副碎石烂摊的场面,要不是我们知道这个陷坑之前是个墓穴,肯定会以为这是最平常不过的地陷造成的碎石坑。

    “你小子,怎么回事,还受伤了?”蒋富刚想上前跟我套近乎,却被我躲闪了过去,他这才发现我手臂还流着血:“这里正好有护士在,你赶紧包扎下,要是你小子出了事,我不被你三叔打死才怪。”

    “不用我没事。”说着我就从包包里拿出一卷绷带和云南白药,三两下就把自己的受伤的右手包扎好了,“这里已经没事了,之前下去的人都死在了里面,你们也不用再费心思去营救,要是觉得我的话不可信的话,你们再下去捅出什么篓子我可不管。”

    说完我暗示了陈霜童一眼,就朝谷外走去,一群人在身用古怪的看着我,我能感受到那种异样和不解的目光,但更多的却是争议。

    果然我刚走出两步,身后就传来一大堆吵杂的声音,不过我也不想再去理会,为了这事刚才我已经九死一生了,要不是爷爷多年训练我,夜烟里反应的能力,怕是刚才我已经死在那个三角密室里面。

    陈霜童跟着我脚步缓缓离开了身后一群人的视线,他见四下已无人立马就问:“刚才到底怎么回事?”

    “不好说,你不是要了解古城吗?我们先去吃个饭,你跟我上连城山吧,我也想看看,连城三堑到底是不是真的存在。”

    我没回答陈霜童,因为有些事情,我自己也没弄清楚,不过隐约间我感觉到,古城要变天了,像是有股阴谋在酝酿,甚至我神经质的觉得,连我自己这一系列事情好像都是在被算计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