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九十三章 人手不足
    时间渐渐流逝,夜也慢慢的越来越深,我把汽车开进了连城山后山的那条小路上,陈霜童刚睡的有些舒服,又被这崎岖的山路给颠簸醒了。

    顿时他就一脸埋怨的看着我,不过他突然好想发现了什么,一直目不转睛的盯着车灯的前方看,我见他表情古怪也没去理他。

    因为他在风水学上比我都还厉害,他可能是发现了什么古怪的地方,对于精通风水之人,这种已经见怪不怪了,毕竟天佑几人之前也经常用这种眼神看我,我能体会到这种感觉。

    “别看了下车吧到了。”一路的颠簸我们终于到了连城山脚,从这儿开始到真正的连城后山,就需要步行了,进入后山只有一条两三米宽的山道。

    山道全部是石头,大的足足有一个人大小,小的也有拳头大小,坑坑洼洼的路面一块块石头陷在泥土里面,开车是肯定进不去的。

    陈霜童好像越看越入迷,我喊了他两声还是没反应,不得已我上前拍了他一把,他这才从恍惚中清醒过来。

    “虎踞龙盘之势,此地肯定不凡。”陈霜童被我拉出车外,虽然意识清醒了,但嘴里还是念念叨叨,我也没在意,递给他一个手电就说:“连城后山我进去过几次,里面虽然算不上阴绝之地。

    但也不是个安生的地方,当年苏元春带兵打仗在这人不知道死了多少人,怨气之重可想而知,手电给你拿着,有事情我先上。”说完我不等陈霜童发表意见,就踏步朝山道走去。

    不过此时我心里也没底,因为连城山的确有太多未知因数在里面,现在唯一能让我安心的就是,我二十多年一直带在身上的护身符,应该说是护身锦囊。

    还有就是现在我手里拽着的符咒了,说到这符我心里顿时就想起远在几百公里外的道观老师傅,当年爷爷不知道为什么。

    在我刚读完高一半个学期,就让我辍学把我送到了道观去,而且还是远在几百公里外的深山道观,按照爷爷的话说。

    那两年我时运太差,气运也很低迷,有可能会因此惹上灾祸,所以为了避祸,爷爷毅然决然的就把我送上了道观。

    为此更是跟我老爸和老妈吵的不可开交,在原有的矛盾上更是差点闹僵,不过最终我老爹他们还是拗不过爷爷。

    爷爷亲自带着我上了那个不知道名的深山道观,我也在哪儿吃了两年半的白米饭和大白菜,那段时间几乎让我忘了肉是什么滋味。

    而且当年因为科技落后,那个地方没有一点现代娱乐设施,对我这种刚进入叛逆期的青少年更是折磨,不过那两年也并非白过。

    说真的要不是有那两年的熏陶,说不定我现在也是个急性子,也正是因为那两年我还学会了一些连七八糟的符咒。

    虽然我自己没画过,甚至之前还有些怀疑这些所谓的道教传承是不是假的,但现在我却像救命稻草似的拽着这些符咒。

    这些符咒是当年我离开道观时老师傅给我的,他说虽然不能和你佩戴的护身符咒想比,但最少也能辟邪挡灾,现在想想已经过去快十年了,我都几乎把远在山林里的老师傅样子给忘了。

    “喂喂,想什么呢。”就在我沉浸在回忆不能自拔的时候,陈霜童突然一把挡在我身前,用力的拍了我一下。

    “哦,没什么。”我感觉整个人一愣,接着就发现自己已经莫名其妙的,出现在了连城山后山的山脚,只不我隐约觉得这里不像连城山后山。

    因为我年半前刚来过这里,当初我来的时候这里还是一片平原草地,就算有杂草也不会像现在这般有半米多高。

    我借着陈霜童打过去的手电光线一看,只见那些草都有半米多高了,最高的已经长到了我的腰部,跟我半年前进来的场景完全是天差地别。

    “怎么回事,半年时间而已,这些杂草怎么可能长的这么快,怎么有股怪怪的感觉... ....”

    “这些不是杂草,是有人故意种植上去的。”盯着眼前的齐腰的杂草,我心里就是一阵疑惑,陈霜童显然听到我在一旁呐呐自语,想想后就打断我道:“外面是虎踞龙盘之势,山道是天势入口。

    这里是地势之脉,门前有先天的龙虎护卫,山道作为天势入口,这个山谷下面绝对有古墓,而这里的杂草是有人故意种植上去的,为的就是掩盖这底下的古墓。

    而且如果是杂草的话,不可能齐刷刷的都长到齐腰长,还有你看。”说罢陈霜童就打着手电顺着杂草的一头照去。

    果然一看之下,我心里就是咯噔一跳,山谷的中心位置全部被杂草掩盖,但杂草的两边却有两条被压平的道路,顺着我们进山的小路一直延伸到里面。

    “这个?难道是阵法?”

    “没错,的确是阵法,不过这个到底是什么阵法还不好说。”陈霜童见我疑惑,便立马对我点点头,也同意我的观点。

    现在我反而有些犹豫了,因为之前是不想让何青夫妇知道我们夜探连城山,所以才大老远的绕道来到这后山上山。

    因为要是从前山上去,肯定会被人知道,连城山属于a级景区,是有值夜班的守夜人员的,而这些守夜人员大多数还是他们村子的人。

    连城山脚下的村子也就百来户人,都是乡里乡亲我们要是从前山上去,只能经过值夜班的保安同意,先不说人家给不给上,就算给上去,也是私底下贿赂。

    不过谁要能保证他不会把这事情说出去呢,为了不添那些不必要的麻烦,我才带陈霜童走后山的,现在突然遇上个阵法。

    我反倒有些拿不准主意了,不进阵我同样可以绕过阵法,走旁边的小树林上连城山,可要是就这么错过了,我心里又有些不甘。

    “别想了,走吧,我们上山。”陈霜童到是想的开,拍了拍我肩膀后就朝旁边的小树林走去。

    “你就不想进去看看这个阵法是怎么回事吗?”我看着他的背影心里就有些不解。

    听到我问他陈霜童好像根本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还是继续缓步的往前走去,手电光线渐渐远去,我不得已只好跟上去,“你... ...”

    我话才出口,陈霜童就打断了我,“别想了,我不是不想进去,而是我们人手根本不够,那个应该是一个五行阵法。

    是按照五行相生相克之局布阵的,而凡是按五行相生相克之局布阵的,必定是照先天五行之数来推演,五行阵法想要进阵,最少都需要三个人。

    五行以金,木,水,火,土生克原理来布阵,不管是正五行,还是逆五行,都需要三个人进阵才有机会一探究竟。

    打个比方,金克木,木克土,土克水,水克火,火克金如果人手不够,就如你我两个人,现在一人进从左边的火字阵眼进去,一人从右边的水字阵眼进去。

    那样进去之后,除非阵法不触发,不然五行相生相克,我们掩掉了水火两阵,金没有火克,土没有水克,阵法就会大乱那可不是开完笑的。

    而五行阵法不管怎么布置,都离不开这相生相克的原理,所以必须要三人踩着阵法的三个阵眼方可进阵,这样才能保证五行阵法不触发。

    同样就算阵法触发,也会有因为五行阵法三个阵眼被限制,剩下的两个阵眼,就算再演变也无用,而且剩下的阵眼也必定一路是生门,一路是死门。

    那样只要我们寻到生门,就可以安然无恙的从里面出来,不然的话五行阵法相生相克,贸然进去会把我们彻底困死在里面的,所以我才说我们人手不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