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九十四章 天佑到来
    陈霜童的话让我立马心中一顿,不觉感到爷爷的话太对了,古城远没有我想象的这么简单,“三才破五行,你还真会想啊。

    你是打算让一人走金字阵眼,两人走水火阵眼,这样五行阵法的三个主攻阵眼被压制,剩下的木和土,就算在演变其中一路也必定是生门,看来你不单是风水秘术厉害,阵法也是一绝啊。”

    “你也不赖。”

    “一般,一般。”

    “哈哈”陈霜童盯着我不由大笑起来,感受到他的豪爽的气息,我也跟着大笑,现在反而让我有种相逢恨晚的感觉,不由觉得我们两个实在是最合适不过的黄金搭档。

    “行啦,咋们两个还是别在这儿相互称赞了,趁着夜色我们上去看看,不然白天人来人往的不好办事。”我朝陈霜童挥了挥手,就往一边的树木走去。

    因为上连城山的道路有两条,一条是正道也就是以前苏元春修的连城山山道,从前山一直通到后山,然后连接各个山峰炮台的连城山道。

    还有另外一条则是当地的村民自己弄出来的小道,在破四旧年代因为连城山的各个传说,导致连城山曾经一度被封锁。

    红卫兵也对上面的一些文化古迹打砸,弄的一度宏伟的建筑破旧不堪,到了90年代经过政府的出资修补,才勉强没有这么破败不堪。

    直到2000年后经过央视一次无意的报道,连城山被列为国家文化遗产,这时政府才真正的重视起来再次修缮了连城山。

    才有了如今宏伟的南疆长城的美名,连城山也成了a级景区,除了上山玩的人,还有一些从外地赶过来到山上的观音庙上香的游客,所以想要在白天去察看那些是不可能的。

    而且先不说别人怎么看,要是让一些不法份子知道这些事情,到时候连城山肯定会遭殃,那个也不是我想要的,要怪只能怪我哪个不负责的爷爷,丢下这么一个难题就走。

    我一边在心中抱怨,一边穿梭在不算茂密的小树林里,当年因为连城山被封锁,当地的村民有逢年过节要去上山的观音庙上香的习惯。

    所以才开了这条上山的小道,不过现在我才知道,这条小道究竟小到什么程度,简直就不能算是路,穿过树林我和陈霜童来到了那条上山的小路前。

    只见那是一条非常陡峭的山道,它修在绿树丛林之中,两边都是树木,那条路因为年久没人走,上面已经长满了青苔和绿草。

    而且小路蜿蜒的可怕,几乎九十度的直线上,这也就算了,有些地方还要翻过悬崖边缘才行,看着陡峭的小路,我顿时有些佩服起当时的村民了。

    这么陡峭的小路都能弄出来,而且当时红卫兵破四旧还闹得这么沸沸扬扬,那些村民都要上山烧香拜佛,可见当时人们对信仰的虔诚度有多高。

    “想什么呢,上山吧。”陈霜童用手电敲了敲我,自己就先一步朝山道走去。

    “等等,”我盯着陡峭的上山小路,又望了望身后那个神秘的五行阵法,心里越来越没底总感觉山上正好什么东西在等着我们似的。

    陈霜童见我久久不动,又往回走了回来,一见我脸色煞白立马便问:“怎么回事?”

    “行动取消,今晚我们先不上去,过两天等人齐了,把这五行阵弄明白再上去。”我顿了顿看着一脸疑惑的陈霜童就说:“我知道你心有疑惑,不过我从小对危机就有预感。

    每次预感还很准,不是有不好的事情发生,就是有无妄之灾降临,而这次预感还非常强烈,不管你信不信,今晚都不能再上去。”

    “好吧,听你的。”过了许久陈霜童才收回那个一直盯的我发毛的目光,我见他答应心里也松了口气,说真的,我从来都没这么强烈的预感,以前都是心绪不宁,总感觉有事情发生。

    但这次我能明显感觉到,连城山上有着致命的危机在等着我们,这种感应我从来没有过,现在我只想早点离开这里。

    越待在这个地方我心里就越堵得慌,陈霜童一答应我立马转身就快步的往回走,不一会我们两个人都出了连城山谷回到了车上。

    此时的夜已经很深,天上稀稀拉拉的星星能看出明天绝对是一个阴沉的天气,而月亮也不知道是被云遮住了,还是躲起来了,空气中都弥漫着一股沉闷的气息。

    陈霜童显然也感觉到了这股不同寻常的气息,对我隐晦的点点头,我二话不说立马发动汽车,一溜烟的就消失在公路上。

    “咳哼,咳哼,这两个娃还真有点本事,幸好走了,不然我的计划就要提前了。”我跟陈霜童刚离开不久,烟暗的山道就有一人披着麻大衣,从里面走出来一直目视着我们离开。

    汽车一路驶过,慢慢县城的景象就出现在我们前面,陈霜童到现在才把一直悬着的心放下来,不由赞叹的瞟了我一眼:“你的预感还真准啊。”

    “幸好那段路没有监视器。”看到县城渐渐出现在我们面前,我才知道刚才我车开得到底有多快,我把车速放慢了一点自嘲了下才对陈霜童说:“你也感觉到了?”

    陈霜童没说话只是点点头,不过我能从他表情看出,他也不好过,因为刚才那种极度危险的气息,一直在笼罩着我们。

    就如明知道自己被一个隐藏在暗中的狙击手盯着,随时要步入死亡,但却又不敢声张还要装作一点不知道,什么事都没发生的样子。

    进入了县城后,我心里那股危机感才一点点消失,直到这时我才真正的放心,把车速稍微提了一点,就带着陈霜童去了一家酒店,开了两间房各自休息了起来。

    为了躲避老妈安排的相亲,我也只能在酒店度过,就这样我跟陈霜童在酒店猫了两天,这两天我们什么地方都没去。

    除了偶尔上个街透个气外,就是两个人拿着古城的地图不停的在研究,而这两天我还花了不少心思,把连城山用三d软件绘成了一副立体图。

    陈霜童看后更是一脸惊讶,不过当我问他怎么回事时,他却闭口不谈,直到第三天我们在酒店呆着都快发霉的时候天佑回来了。

    天佑刚一回来我立马就把他喊到了酒店,“事情就是这样,今天你先去把你家的哪位搞定,明天记得带上我要我东西,我们连城山见。”

    我们三人都是年轻人很好相处,我简单的给他们双方介绍了下后,便直接插入正题,把哪天我去三阴绝谷遇上陈霜童和我们夜探连城山的事情跟天佑说了一遍。

    听得天佑也是一脸的皱眉,不过天佑毕竟是见过世面的人,不一会就镇定下来,和我们两人随便扯下蛋,就赶着回家准备东西去了。

    不过这也不能怪他,我要的东西也只有他能搞到,但想要拿到那些东西却不简单,你光是有钱还不行,还要有一定的人际关系。

    因为那些东西算是违禁物品,在中国收藏一把仿真枪都能判你个几年,更别说那个是军队使用的装备了。

    天佑一走,陈霜童立马就沉着脸对我道:“你真打算这么做么?”

    “没办法,要是那个地方真如我们猜测的那样,那也只能这么办了。”我知道陈霜童在担心什么,但如果我的猜测是真的,别说是动用非法手段,就算付出代价我也要毁了哪个地方。

    陈霜童见我目光凌厉盯着远方,知道已经改变不了我的决定只好叹气声道:“唉,随你吧,不过要真的那样做,希望你慎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