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九十五章 三阴双绝
    就这样我们两个一直聊到凌晨才各自回房休息,我知道陈霜童不太赞同我那样做,不过为了古城十万人,就算毁掉地宫我也在所不惜。

    陈霜童回房后我脑子还是那些乱七八糟的信息,不知不觉也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第二天一早天佑就来拍我房门。

    原来昨晚为了那个事情,我居然没有调手机闹钟,这一睡差点就耽误了事情,不过时间也不算太晚,因为要早上出发,所以天佑起的特别早。

    直到现在也才不到八点,我随便洗漱了下就急忙下楼了,刚来到酒店大厅就见陈霜童和天佑坐在一旁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着。

    我来到两人面前立马就对天佑问,“东西你拿到了吗?”天佑见我问他,也不说话只是点点头,见他点头我心里的担心也放了下来。

    毕竟那个东西是危险物品,要是查到的话可是要坐牢的,而且光是一天时间想要拿到也有些困难,现在东西到手我更加急切的想去连城后山了。

    “你说的是真的?”昨天因为时间紧迫我只告诉了天佑,那个东西一定要想办法拿到手,不然有可能会影响接下来的行动。

    而天佑也担心短短一天时间不能拿到东西,所以也没问我缘由,便赶去着手办那件事了,现在听起我说具体的通途他也是大吃一惊,不过他吃惊的是我说的那些话,毕竟天佑也是古城人,听到这些也为此担心起来。

    “是不是到了就知道了,今天一定要进去弄个明白。”我有一搭没一搭的回着天佑的话,今天是天佑开车我则舒服的做在副驾位置上,一边想着事情,一边暗中盘算使用哪个东西会有多大影响。

    不过天佑说完这句话之后就不再多问,专心的开起他的车开,就这样汽车一路飞快驶过,我们再次到了连城山后山。

    因为这回开的是天佑的车,我们不用担心经过何青村子被他认出来,所以直接一路从前山开过,也省了很多时间和路程。

    刚下车天佑就小声的在我耳边道:“你真的打算用那个东西吗?今天好像人挺多的。”

    我看了眼这大清早就香烟缭绕的连城山,也有些拿不定主意,“看情况再说吧,要是能封住阴泉眼最好,要是封不住... ...”

    “走吧,能不能封住看过了才知道。”陈霜童显然已经等不及了,有些不耐烦的说了一句后就朝进山小路走去。

    我跟天佑对视了一眼也默默的跟了上去,很快我们三个人又来到了连城山后山山脚,昨晚因为是天烟过来,没有看清楚这个五行阵法。

    现在我突然发现这个五行阵法好像是故意布置在这儿让人发现的,昨晚看到的时候我就感觉怪怪了,不过因为事情太多,而且这个阵法又是突然出现,我就没反应过来。

    可这么一看阵法居然是设在后山的山谷中间,两边是三层楼高的小树林,不过这种树并不茂密,而且在这小县城这种北方的小白杨树还真少见。

    还是那种又高又细的小白杨,两边虽然有树林,但视野丝毫没有阻碍,随便一瞄都能看到阵法所在,我现在都有些搞不明白,为什么这个阵法要布置的这么明显,还立在山谷中间。

    正当我想的入迷的时候,突然天佑的声音就响起,“奇怪了,这个阵法怎么会设在一个这么明显的地方,难怪布这个阵法的人不担心别人误闯进阵吗?”

    听到天佑的话,我便从沉思中反应过来,不过却却发现他正疑惑的看着,“先天五行,离火坎水,一半阴,一半阳,就算有人误闯进去,也不会影响到三阴双绝的阴泉眼。

    这个阵法只有在满月时才会运转,平时进去根本跟本就看不出什么,而且普通的人也看不出这是个阵法更不会闲着去破坏或者研究它... ...”

    我话还没说完天佑就嫌弃的瞟了我一眼,“听不懂说人话。”

    “这应该是个先天五行阵,阵法一半按先天离火布置,一半看坎水布置,一半阴一半阳,是因为阵法每半个月运转一次,半月吸一次阴气,半月吸一次阳气。

    这种阵法一担布置就会每半个月吸一次地脉阴气,这个地脉阴气就是所谓墓穴的地阴之气,同样也变相说明了,这个地方下面有大型古墓。

    至于吸阳就是刚才我在车上跟你说的,半月运转一次的阵法,在吸收地阴之气后就会吸赤阳之气,阳气就是指人的精气神。

    这个阴泉眼通过连城山龙脉扩散到整个古城龙州,而阵法因为有了三阴双绝的天势支持,才能有这么大威力。

    昨晚你已经知道三阴绝地了,至于这个三阴双绝意思是在三阴绝地的对立面地方,在布置上一个阴泉眼,三阴绝地在连城山的斜对面。

    它的对立面正好是这个后山山谷,而在这里布置上阴泉眼之后,就能跟三阴绝地的阴泉遥相呼应,从而达到三阴双绝,绝一可再生的天势。

    布置阴泉眼一是为了就算有人改变或者破坏掉三阴绝地的天势,三阴绝地同样能通过这个阴泉眼来吸收至阴之气,再由地脉传送给三阴绝地的阴泉眼,所以才说三阴双绝,绝一可再生的说法。

    现在这个阴泉眼除了吸收地阴之气外,还吸收的赤阳之气,由阵法运转阴泉眼从听过龙脉吸收我们古城年近过百老人的精气。

    这个布局之人真是够狠毒的,把阴泉眼布置在龙脉之上,除了用龙脉的地气掩盖掉阴泉眼的阴气之外,还有就是这个地方距离古城够远。

    从这里扩散过去地阴之气,影响不到我们这些年轻人,因为我们正值壮年,地阴气之侵蚀不了我们,可那些过了甲子之年的老人就抵挡不了这些地阴之气的侵蚀。

    可偏偏就是因为那些都是年近过半的老人,就算被地阴之气侵蚀,常人也会认为是不小心感冒或者生病了,根本不会起任何疑心。

    而且半阴半阴的阵法,每半个月吸阳的阵法才运转一次还是在半夜,那些老人都在熟睡中,更是不可能知道,但这阵法太歹毒了。

    我不知道这个阵法布置了多久,但要是再让他运转半年,古城年近过半的老人最起码要死上一半人,所以这个地方一定要毁了,昨天让你赶去办那件事就是因为这个。”

    “妈蛋,究竟是那个混蛋弄出来的这种伤天害理的阵法,我说最近我爷爷身体怎么差了这么多,原来都是这个鬼阵法害的。

    那个混蛋别让我逮到,不然老子一定把他丢粪池里面泡上个三天三夜。”天佑在一旁听得咬牙切齿,恨不得抓住布局之人狂揍一顿。

    “行了,现在最重要的是先进去,然后确认阴泉眼在哪个阵位上,这样我们才好动手。”我朝天佑挥了挥手。

    把之前准备好的东西给了他一分又继续说:“你们在这儿等着,我绕道过这个阵法的前面,我从五行金阵进入,你们两个从两边进去,记得进阵后不要去动阵法的任何一角,等阵法变化之后你们再用之前我们准备好的东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