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九十六章 被骗了
    交代完他们两个之后,我也不再多做停留,朝着小树林就穿过了阵法的边缘,来到了阵法的前面,不过眼前的场景让我大吃一惊.

    因为阵法的前面摆放着一块巨大的石头,这块巨石足足有一辆小车头这么大,目测至少有几百公斤,看到这块石头我心里更加的疑惑了。

    连城山进山的道路崎岖又难走,这块巨石是怎么运进来,如果不是运进来的,那这块巨石又是从哪儿来的?

    连城山是受保护的地方,不可能炸山开石,而且要是那样做的话,这里也不可能会这么寂静的,肯定会有警察介入。

    “怪了,这个块石头究竟是从哪儿来的。”想着想着我就忘了要入阵了,直到手机铃声响起我才反应过来,“你干嘛呢?怎么还不进阵?”

    一接电话天佑的吼声就出现在手机里面,我随便搪塞了他几句话后,就把电话挂了,“这石头不正常啊!算了先进去看看。”

    虽然我心中还是疑惑这块石头的来历,但时间已经容不得我在磨蹭了,我们出发时已经快八点,到后山的时候已经是八点十分。

    而连城山开放时间是上午9.30分,一但到了开放时间就会有络绎不解的人上山游玩,我们行动就会受阻,虽然在连城山顶不一定能看到后山的情况。

    连城山还有7个主山峰,就连我爬完这些山峰也要花4 5个小时,一般上山的人都会在前山第一个山峰上的保元宫游玩。

    顶多就是就上第一主峰上的炮台去逛逛拍拍照,而想要看到连城后山还要翻过6座主峰,光是时间就要好几个小时。

    没人会愿意大早上的爬这么远,不过我也知道不也能存在侥幸的心里,毕竟现在已经快八点半了,我拿出阴阳罗盘深吸口气后就钻进了阵法。

    刚进阵就感觉阵里面的空气明显跟外面的不太一样,阵法是设在连城后山山谷中的一个低洼坑中,其实说是坑也不太准确。

    原本连城后山就是一片平谷,两边的白杨树是前几年有个老板想要搞木材生意,然后在这儿种植的,原本是打算等长大后再砍伐做成家具。

    但因为经营不善就没干下去,反倒是成全是原本光秃秃的平谷,多出了两片白杨树,平谷的中间因为山势的走向,中间有一小部分位置是陷下去的。

    但这个小坑却不明显,只比平地矮不到三十公分,在广西这种特殊的卡特斯地貌,这种山谷里面的小坑最正常不过,但是我进阵后却明显感觉这个陷坑比原来低了不少。

    “怎么会这样?”果然我转身一看,发现布置阵法的地方比平地矮了半个人高度,刚才因为我思绪都沉寂在巨石上,根本没注意而进阵的路是一条小坡,我不知觉不觉就被带了进来,现在一看才发现其中不寻常之处。

    “布置之人难道连地貌也改变了吗?”我越看越举得这里不简单,我记得后面阵法位置是平行线的,可为什么现在这个位置是陷下去的还陷这么多。

    这不得不让我怀疑布局之人在布阵的时候,连带地貌也跟着改动了,可想了想又不太对,这里地方太偏,大型机器根本进不来,要动这么大的工程不可能的。

    就算是用人力也不是一两个人能完成的,现在看这规模光是时间就要花上个把月才能完成,还有那块巨石,这些更让我不解。

    “呼呼... ...”我正一边想一边行走在阵法中的时候,突然不知道哪里刮来一阵风,吹的我连眼睛都睁不开,“不好。”

    狂风刚起我心就咯噔一跳,立马就知道阵法已经启动了,不过我现在更加担心天佑两人,陈霜童还好说虽然他看似弱不禁风。

    但他对阵法的理解不比我差,从某种意义上还胜过我,可天佑一不懂阵法,二不懂风水异术,现在阵法突然运转我心里更加着急。

    “妈的,看来是被骗了。”顶着狂风走了几米,我的脸都快被吹爆裂了,现在是夏秋天气,秋风又干又燥平时起风的时候,吹上几分钟脸都会起折子,现在还是这种狂风更让我感到难受。

    “不对,是刚才那块石头。”又走了几米,我心中突然一个念头闪过,五行阵里面是不能出现石头的,金木水火土五行相生相克多一物就破坏了先天平衡。

    石头属地阴之物,特别是那块巨石还带有一层青苔,明显是从水里出来东西,这么一想我心里的疑惑也跟接解开。

    原来进阵前的石头才是关键,五行阵法阵眼是不能出现石头,石头属阴会改变五行阵的脉路,就算阵法有石头也是在阵中,而阵眼是不会出现的,可巨石却出现在金字阵眼上,是违背阵法原理的可偏偏我没发现。

    “究竟是谁在算计我。”想通之后我顺着原来的道路打算往回走,可阵法运转之后,路线已经改变,我也不知道闯到了哪个地方。

    狂风也越来越厉害,阵法不断在改变,甚至是按照我行走的路线在改变,我心里知道在暗中肯定有人在算计我。

    金字阵眼上的巨石是启阵的关键,五行相克突然多了一物卡在金子阵眼上,阵法才会出现了纰漏,我刚进阵那个巨石就被移位然后阵法启动,现在五行阵法相生相克连我也不知道自己究竟身处何处。

    “嘿嘿,小家伙送你一份见面礼。”顶着狂风我从背包里面拿出了一副眼镜,墨镜带上后我才感觉自己眼睛舒服一点。

    但却让我心里感到好笑又可气,好笑是因为每次出门我都会带上墨镜,不管刮风下雨还是冬天夏天为此还被某些人嘲笑了很久。

    气的是因为狂风刮的我身形有些站不稳,连手中的罗盘都不能水平拿着,飓风也让罗盘的指针四处乱晃,失去罗盘的作用,我心里既生气又无奈。

    “看来只能靠自己了,谁他么这个时候发信息给我。”顶着狂风行走我的脚步已经有些不稳了,偏偏这个时候,手机还连续响起几条信息声,气的我爆了几句口粗。

    “不对,”瞬间我才想起,进阵之前我屏蔽了所有人号码,只留天佑和陈霜童的,就是害怕进阵之后会有电话打扰,所以才故意屏蔽掉的。

    想到这我立马掏出手机一看,上面几条全部是陈霜童发来的,而且都是简单的几个字,“手机app”

    “我草,这他麽也行。”看到信息我顿时就哭笑不得,昨晚跟陈霜童聊天的时候谈到罗盘上,他说有个软件做的手机罗盘app很好用。

    我就抱着玩玩的想法去试着下载了,但因为我更加倾向传承的东西,手机功能虽然强大,可用起来还是怪变扭的,不过现在也只有手机app能用了,手机的罗盘不会因为狂风而出错,也不会因为磁场效应而影响它的指向。

    果然借着手机不一会我就来到了阵法的中心,而狂风在这儿也是刮的最猛的“这个难道是聚阴石?”阵法的中间有着一块人头大小的石头,跟外面进阵时候的石头有些相似。

    不过这块石头并不是普通的石头,虽然跟外面的石头相似,但这块石头一眼我就能看出是聚阴石,聚阴石顾名思义是聚集阴气的石头。

    这种石头一般都是出现在墓穴的棺材四周,在古时候这种石头还不是一般人能使用的,都是那种奇异的术士才会使用,他们死后会用聚阴石摆放在棺材的四周,用来为尸身聚阴,传说聚阴石能让尸身万年不腐。

    “原来是这个玩意在做怪,五行聚阴,刚才吹来的是阴气。”我瞟了瞟眼前这块烟红相间的石头,抽出背后背着的古剑,狠狠一剑就砍下去。

    “铛”的一声闷响,顿时火花四溅,我握着剑的手也被震的发麻,待我回过神定眼看去的时候,发现聚阴石并没有被一剑劈碎,只是起了几条裂痕。

    “果然和传说中的一样,聚阴石吸天下阴气坚硬无比,不过我偏不信了看是你硬还是我的剑硬。”狂风在石头起了裂痕后,就稍微减弱了一点,这更让我肯定阵法里面的狂风是跟这颗聚阴石有关,二话不说又朝聚阴石连劈几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