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九十七章 借阴还阳,死地重生
    “咔咔。”终于聚阴石再也承受不住古剑的劈砍,几剑下去之后石头碎成了小块,聚阴石刚被我砍碎,阵法里面的狂风就消失了,没有任何征兆瞬间阵法就变的无比安静。

    “奇怪,他们人呢?”聚阴石碎后我又等了许久,可还是不见陈霜童和天佑顿时心里就有些不安,“不对,阵法不是契合在一起的。”

    感觉到阵法还在运转,我突然反应过来,布局之人根本不是按正常的布阵方式,来布这个五行阵,大致的阵基是五行阵法。

    可每个阵眼却又是变化的小阵,相生相克却不相互切合,每个阵眼都有自己阵魂之物,就像我破金字阵眼阵魂之物是聚阴石。

    现在看来阵法没我想象的这么简单,从不同的阵眼进阵遇上的东西也不一样,“五行金克木,木克土,土克水,水克火,火克金,金以破,木则盛,木盛则土衰,五行缺土,水火相容,靠,这是死阵到底是哪个混蛋故意引我入局。”

    随着阵法的变化我心里更加不安起来,按照五行相生相克的原理,金阵眼已经被我破,五行就少了一行,现在阵法核心是木字阵。

    想要彻底破阵必须进入木字阵,可阵法平衡已经破天佑两人进入的水火两阵就成了死阵,木盛则土衰,土字阵彻底被压制,起不到牵制水阵的作用。

    剩下的水火两阵就彼此死磕了起来,天佑和陈霜童两人不可破阵还好,最起码还没有危险,可一担两人那个先一步破阵,那就完蛋了。

    两阵同时存在还没什么,一但破掉其中一阵,阵法所有的威力都会成倍增加到剩下的最后一阵中,水破火必旺,火灭水则盛,两人一但有人破掉其中一阵,另外一人就陷入绝境,甚至有可能会立马被阵法绞死。

    “怎么办,怎么办。”我隔着老远都能感受到火字阵上传来的热浪,可想而知陷在阵中的陈霜童是多难受,但我又不能去救他。

    剩下的两阵不管是从外面破阵,还是从里面破阵,都会彻底破坏最后剩下的平衡,要是我那样做的话,非但救不了他们还会害死他们。

    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进入木字阵,找到五行木字阵法核心上的阵魂之物破掉,这样阵法自然自己失去作用。

    “不管了,”我瞟了眼隔着老远的水火两阵,深吸口一头就钻进阵法里面,现在天佑跟陈霜童两人,不管谁先破阵剩下的都必死无疑,布局之人是算计好了的,只是我不知道他这么煞费心机的算计我到底有什么好处。

    不过现在我已经没有这么多心思去想那些了,土阵已经失去作用,我跨过土阵来到了五行阵法核心木阵上,可刚入阵就有无数根藤条朝我伸来,一根根如毒蛇般就想缠绕到我身上。

    “我靠,怎么还有毒藤蔓。”无数的藤条朝我扑来,把我吓的魂不附体,手中古剑砍断了几根最近的藤条后,一个翻身打滚避开了那些藤条,可那些藤条还是不依不饶,像是有灵性般依然追着我

    “怎么回事?我身上没有血迹也没有伤口,为什么这些毒藤蔓还在追我?”躲过两拨藤蔓攻击,我已经有些吃不消了,不但要注意不能被藤蔓攻击到,还要注意不能在阵法里面迷失。

    毒藤蔓是一种带有毒性的植物,这种东西跟血藤花是近亲,传说是用血藤花的种子种植出来的,虽然没有血藤花这么变态,可也是非常棘手的东西。

    古时候特别是在春秋战国时期,用毒藤蔓缠绕棺材下葬的不计其数,为的就是防盗墓贼,毒藤蔓带个毒字并不是因为它有剧毒。

    虽说它有毒性的液体但却不致命的,而是一种麻痹性的可分解毒素,一但被毒藤蔓伤到,它的麻痹液体就会瞬间麻痹你。

    毒藤蔓跟血藤花是近亲也嗜血无比,这种植物麻痹对手后,就会一根根藤条缠上你,直到你血管爆裂,它就会钻进你皮肤吸食你的鲜血。

    一般被毒藤蔓伤到的人,都不会有好下场,可到了明末这种植物已经绝迹,因为血藤花是传说中之物,从古至今基本没多少人见过。

    毒藤蔓是用血藤花的种子培养的,血藤花消失在世间,久而久之毒藤蔓也不复存在,现在这里突然出现这么多毒藤蔓不得不让我怀疑这底下是不是也有血藤花存在。

    “我靠,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毒藤蔓好像有攻击范围,木阵中心有一颗枯萎的树干,而那些毒藤蔓就是缠绕在那颗枯萎的树干上。

    藤蔓攻击我几次后,我渐渐发现毒藤蔓不敢离开树干太远,每次都像是有意识般,我只要跨过那个范围,就会被漫天的藤蔓攻击,而一但离开那个范围藤蔓又会退回去。

    “我身上没有伤口,这些藤蔓应该不是冲着我来了的,好像是有意识保护那根枯树干。”看着那些退回去的藤蔓我上前又试了两次,果然那些藤蔓过了那个范围便不再追过来。

    这更让我确定心中的想法,毒藤蔓跟血藤花都一样都是嗜血成性,一但遇上一丁点血腥味就会追着猎物不放,不过我想错了要是我身上有血腥味,这些毒藤蔓说什么都不会放过我,现在这些藤蔓应该是以守护为主。

    “嘿嘿,幸好昨晚我有做两手准备。”摸清了那些藤蔓套路之后,我打定主意要使用炸药,昨天让天佑去弄军用c4炸弹,就是打算在万不得已的时候炸掉这个阵法。

    只不过因为害怕时间紧迫,况且c4炸弹还是军方管制物品,c4炸弹比一般武警用的c3炸弹更加的烈性,属于极度危险的高爆性炸药。

    这种炸药还可以被碾成粉末状,能随意装在橡皮材料中,然后挤压成任何形状,如果外边附上黏着性材料,就可以安置在非常隐蔽的部位,c4炸药还能轻易躲过x光安全检查。

    甚至那些未经特定嗅识训练的警犬也难以识别它,正是由于c4的这些性质,所以它一般都是各**队使用的,普通民间难以得到。

    这还是在美国,中国对于c4更是完全管制的,昨天我害怕天佑弄不到c4,就赶着去找我初中的一名化学老师帮我弄了威力较小的c3塑胶炸弹.

    这种炸弹虽然没有c4那样有炸毁大楼的威力,但却也相当于普通20倍tnt的爆炸威力,打个比方我们过年经常玩的两块钱炸鱼的鱼雷相当于5%的tnt爆炸威力。

    两个鱼雷就等于一倍的tnt爆炸威力,这个c3炸弹威力已经足矣炸毁小车了,现在想要破阵只能用这个炸弹。

    树干中心有着无数的藤蔓在那边,我要去到那边破坏掉那个树干是不可能的,可我手中有古剑在,古剑非常锋利藤蔓伸过来一剑就能砍断。

    再凭借轻灵的身段,我可以把c3炸弹黏上树干,然后在有限的时间逃跑,虽然这样做有一定风险,可天佑两人陷入生死危机,我也顾不了这么多了。

    说做就做,我把背包和所有装备都放在距离爆炸范围外后,拿着c3炸弹和古剑就冲进了藤蔓范围,越靠近树干藤蔓攻击的就越密集。

    无数的藤蔓朝我攻击来,我挥动着手中的剑已经渐渐有些吃不消,“不好,藤蔓太多了,这样还没靠近树干,我就完蛋了。”

    心中急速的盘算一番后,我把炸弹的定时引线插上,丢在了最靠近树干位置,做完这一切我已经顾不得身后如何,就不要命的朝一头飞奔而去。

    我知道我定的时间只有一分钟,要是在这儿一分钟我不离开爆炸范围的话不死也要残废,果然我刚跑到放装备处还没来得及爬下,身后就“轰”的声巨响,接着我就被一股巨浪掀到在地。

    “我去,威力怎么这么大?”过了几分钟,我从地上爬起,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后朝树干看去,只见那里已经被完全夷为平地,无数焦烟的藤条断枝散落在一地,树干中心露出了一个烟洞,底下还冒着一丝丝白色雾气。

    “好本事,借阴还阳,死地重生,能算计到这份上的,仅此一家。”盯着不断冒白烟的烟洞,我心中对这个布局之人又高看了几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