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九十八章 古城巨变
    “我们被人阴了。”

    “你们没事吧?”不一会天佑和陈霜童就从远处跑来,陈霜童刚见我就一脸的烟线,我把东西拿起来后朝准备打算说话的天佑挥挥手。

    “来不及了,咋们赶快离开这儿,刚才的爆炸足以惊动那些看护人连城山的人,这里的事情我们上车后再说。”

    陈霜童虽然心中很气愤,眼睛一直盯着那个漆烟的地洞,但他也知道事情轻重,跟着我和天佑的步伐也迅速退出连城后山。

    我们刚从崎岖的山道出到公路,就听到吵吵嚷嚷的声音朝我们而来,不过幸好我们的车是放在距离进山小路一公里之外的草坪上。

    之前进山的时候我就想过,如果要动用炸药的话,肯定会惊动到住在连城山脚下的村民,要是我们车子还像之前那般停在外面路边的话,等他们来一看就知道是我们干的。

    所以这回我们停在了一公里外的地方,果然这么选择的正确的,我们三人小心翼翼的在草丛里面躲着,看着一群人冲进后山,立马就朝停车的地方跑去。

    这段公路因为没有摄像头,我们可以肆无忌惮的奔跑,最主要还是担心那些村民反应过来,要是一会追上来,那就不好解决了。

    汽车刚发动没走两步,坐在后排的陈霜童就沉声道:“你不觉得奇怪吗?”

    我瞟了眼满脸烟线的他,示意天佑把车速提高点后说,“我们都被算计了,不过幸好我没用天佑拿来的c4炸弹,只是用了自制的c3炸弹而已,c3的威力已经这么厉害了,要是刚才用上c4我们都得死在哪儿。”

    陈霜童见我前言不搭后语就想插话,我见他一脸郁闷的样,不觉感到好笑也不再兜圈,“看来算计我们的并不是布局之人,他只是利用我们之手来破掉这个阵法而已。

    那下面肯定有个大墓,五行阵法跟三阴绝地上的局是一样的效果都是用来镇压邪物的,只不过我很奇怪为什么这个人对我们如此了解。

    那个阵法原本只是一个五行阵为的是镇压底下的邪物,我们进阵却是进入不同的小阵,那应该是被他改动后才形成的五个不同小行阵法。

    他这么做为的就是等这一天,你们进入水火两阵后,两阵就成了死阵,那样就会逼着我去破掉这个阵法,此人肯定有什么阴谋。”

    “他有什么阴谋我倒不关心。”陈霜童听完我的话先是点点头,接着又要摇摇头,“三阴绝谷跟连城后山的山谷的对立的。

    现在这个算计我们的人,借这个五行阵把龙脉灵气直接转化为地脉阴气,这样这些地脉阴气就会被三阴绝谷吸收,原本已经被镇压的死地得以重生,我现在最担心的是古城怕是要变天了。”

    “管不了这么多了,刚才要是我不炸掉哪里的话,你们必死无疑。”我何曾不知道这些,可当时那种情况根本容不得我多想,多上一分钟天佑两人都有可能会死在哪里。

    而且算计之人显然是挖好了坑让我们跳,既然已经跳进去了只得按照他布置好的路线来走,不然就是鱼死网破的悲惨下场,况且还有很大的可能是鱼死,但网依然在,这样就真的不值得了。

    “行了,你们就别去想那些了,俗话说的好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刚才我真以为我就要死在那儿哪里了呢!”天佑边开着车还不时感叹刚才的经历。

    我知道他们刚才肯定是遇上莫大的危险,但也没去问他们,陷入死阵能熬过来除了自身运气占据大部分之外,还有自身的一定能力。

    天佑跟我混这么久,他还是军队出身,事情过了就过了不用像小女生般那样去安慰,现在我反倒有些担心起陈霜童的话来,他说古城要变天视乎话中有话,其中所指的好像不仅仅是三阴绝谷。

    “到了,这两天我们还是先不要露面的好,以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经过那件事情后,连城山肯定要热闹一段时间。”正当我想的入迷的时候,天佑突然打断我。

    我回过神打开车窗一看,只见繁华的城镇街道又出现在我眼前,陈霜童已经下车进了酒店,天佑见我一直在哪儿发呆,原本也没打扰我,但却突然接到他女友的电话,只好把我从思考中喊醒。

    “你自己注意点,别然她知道,过两天再联系吧,我也先上去。”辞别了天佑后,我就朝酒店走去,这几天我也没打算回家。

    虽然那些亲戚可能早已经回去,但一想到回去就要被老妈啰嗦个半天,我就打消了回去的念头,从电梯上到所在楼层后,就直径往房间走去。

    我还没走到房间,就见一群老外朝我走来,不过我也没去理会,古城多少还有一点旅游景点,有老外来玩也是正常的事,从他们身边经过后我就进了房间。

    “咚咚咚,”刚回房间不久屁股还没坐热,就听到有人敲我房门,“谁啊,”我起身很不耐的吼了一句,开门一看见天佑站在门外,我还没来的来得及问他怎么回事他就先道,“出事了。”

    “进来再说。”我探头出门外看了看,示意他进房间后再谈,天佑进房间后我把关上就迫不及待的问,“怎么回事?”

    “连城后山出事了,我有一个朋友是干公安的,刚接到他电话说是那边出了命案,具体... ...”

    “咚咚咚,”天佑的话刚说到一半门外又响起了敲门声,我两个对视一眼都停下了话题,“怎么是你,进来吧。”正当我小心翼翼的打开门,房门外却站着的是陈霜童。

    他进房后先是古怪的看了眼天佑,又瞟了我一眼才缓缓道:“借阴还阳,那个阵法下面绝对养有大凶之物,我们还要回去一趟,不然等哪边出事了就晚... ...”

    “已经出事了。”天佑直接打断陈霜童的话接续道:“我那个朋友跟我说那边有人报案,说是出了命案,而且这回还是一连十几人都消失在那个连城后山山谷。”

    陈霜童听完天佑的话脸色更沉重了,“妈的,居然拿人命来算计,别让我找出来。”我心里更加的恨那个算计我的人。

    如果不是他刻意布局,我也不会这么仓促的毁掉那个阵法,导致无法弥补阵法的漏洞,那些村民也不会平白无故死去,现在那些无辜的人全部死在里面我心里也不好受。

    我知道事情已经发生再纠结也没用,深吸口气后就问天佑,“什么时候事情?”

    “一个小时前。”

    “唉,大意了。”我深深的叹了口气,“事情已经发展到这地步,公安警察都会介入的,我们就暂时不要参合了,这段时间那边应该会封锁起来,等过几天风头稍微平息点后,我们两个去探探消息再说。”

    “那好,就这样把,我先回去了,发生了这么大的事,估计明天整个古城都在传这个事情了。”事情谈完后天佑也不在跟我们扯淡,转身就离开了房间。

    陈霜童先是古怪的看了我一眼,也不说话跟着天佑也离开了我房间,我知道他有狭义大无畏的精神,见我不愿第一时间去现场便也有些不开心。

    但古城的格局不仅仅是他想象的这么简单,其中还有些政治格局掺和在里面,如果不是我老爹那种人际关系特殊的话,我到是可以随便兴风作浪。

    但已经有些人盯住了我老爹,其中有些事情还需要打通关系后才方便行动,而且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再去纠结那些已经发生的事也无用。

    况且有警方介入后,普通老百姓也不会再无辜死去,我心里虽然也恨那个布局算计我们的人,但更多的是谨慎,我总感觉他还有后手,挖着坑等着我们往下跳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