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九十九章 再探连城山
    就这样我们又在酒店漫无目地的度过了四天,这四天整个古城都在传连城山的事情,有的说是里面有野兽,有的说是有贩毒份子在里面,进去的村民撞见他们贩毒所以都被杀了。

    更有夸张的说连城后山出了妖怪,凡是人畜进去都会死里面,这些流言风语越传越厉害,弄得整个古城都人心惶惶。

    这个边防小镇本来就不大,城镇人口也不过十万,加上这事情本来就不小,都过去了四天热度还是没减,不管你走到哪儿,就是去个菜市场买菜,那些卖菜的大妈也能跟你聊上一两句这事情。

    “不行我们不能在这样坐以待毙下去了,照这势头发展迟早会查到我们。”我们三人都在同一个房间里面各自商量着,但越聊越觉得事情渐渐超出了我们掌控的范围,天佑更是拍着大腿站起来后道。

    “你别着急啊。”我拦下就打算要出房间的天佑:“这两天我已经托人打听那边消息了,现在别说要入后山了。

    就是经过连城山的路都被暂时封了,那边现在有省里的一个叫天桂的特殊部门下来接手,我打听到那个部门好像是专门处理这种特殊案件的。”

    “天桂特殊部门?”

    “嗯,对,特殊部门,怎么你认识那些人么?”陈霜童莫名其妙的一句,让我顿时感到好奇。

    陈霜童见我发问摇摇头说:“那些人我到是不认识,不过我知道这是个什么部门。”

    “哦,说来看看。”显然连天佑这个当过兵的,都不知道这个特殊部门,说真的我也很好奇那个叫天桂的特殊部门是什么。

    因为我托人打听,只能打听到那是个特殊部门,但具体是个怎么特殊法,却根本打听不到一丁点信息,我那个朋友也说那是个机密部门。

    不管这么打听,都打听不到他们的一点信息,更不知道他们是干嘛的,现在听到陈霜童聊起这些我也好奇心大作。

    陈霜童看到我跟天佑那着急的表情也不兜圈直接道:“那是一个专门处理特殊案件的部门,五人为一组,一组就负责一个省或者一个特区。

    中国一共有二十三个省,四个直辖市,五个自治区,两个特别行政区,我所知道的这种部门最少都有三十二个,台湾省和两个特别行政区可能不在其中。

    而剩下的二十三个省和五个自治区,特殊部门名字都是以天为名,你们广西这个特殊部门应该就是这个天桂,而我那边这个特殊部门则叫天秦。

    这二十八个省区都是天字开头,剩下的四个属于中央直辖,则是以龙命名,龙京,龙津,龙沪,龙渝,这个四个分别对应中国最重要的四个直辖市,北京,上海,天津,和重庆。

    这四个直辖的部门则是由三人组队,直接由中央负责,这个部门保密非常严格,除了四个直辖市里面的三人组是直接跟中央联系外。

    剩下的二十八个省份部门,均都是只有一人单线跟上头联系,每次出动任务也是由上头指派,所以这个部门可以说基本不在世人眼中露面,你朋友能打听到那边由这个部门接手已经很不错了... ...”

    天佑听到一半,已经按耐不住心中的疑惑便打断陈霜童问到:“等等,那你为什么会知道的这么清楚。”

    “这个部门会不会查到是我们... ...”

    “你们别着急,先听我把话说完。”陈霜童见我也跟着发问,不由朝我挥挥手没让我再说下去,“这些部门一共有五人,一个是专门破案的,一个是绝对的科学无神论者,一个高科技手段专家,一个则是单线联系的领队,最后一个... ...”

    陈霜童话说到一半又停了下来,我就是再好的脾气也忍不住他这般,立马朝他吼道,“你大爷,能不能别墨迹,赶紧说怎么回事,老掉我们胃口有意思嘛。”

    “呵呵,”不过陈霜童并没有生气,反而有些神秘的接着说:“最后一个则是风水大师,需要非常精通风水之人才能加入。”

    “什么!”这回轮到我吃惊了,说真的我已经在最大限度的思考,这最后一人担任的是什么角色了,但万万没想到居然是风水大师。

    “我就知道你会有这反应。”陈霜童笑了笑,“这个部门负责全国各个省份和直辖市里面的神秘案件跟一些非人为事故。

    就因为这种组队这个部门才特殊,外人更是不知道名字的,所以我才说你那个朋友不但能打听到这个部门下来接手,还能知道他们的名字已经很了不起了。”

    听完陈霜童的话,我盯着了他好久才挤出几个字,“你还没告诉我,你为什么会这么清楚的知道这个部门呢?”

    “因为我曾经就在这个部门里面待过。”陈霜童看了我一眼,接着便底下头似乎在回忆着什么:“当年我刚满20岁,还没有继承家族的守墓人之位。

    因为世代家族的关系,我从小便开始学风水秘术,我父亲的一个朋友知道有这么一个部门,不想让我一声就浪费在这个死人墓穴之上,就托关系让我进了那个部门。

    不过当时我父亲极力阻止不愿意我加入哪个部门,但十年前的我根本就是初生牛犊不怕虎,还是毅然决然的加了进去,之后我在那个部门待了整整五年... ...”

    话说到一半陈霜童再次停下天佑心里着急忙问:“之后呢,之后怎么样,你不会还在那个部门把?”

    “你到是说... ..”陈霜童似乎根本没听到天佑的话似得,还在低着头沉思,天佑等了好久还是没见陈霜童答他便想大吼,不过被我阻止了。

    我知道陈霜童有着一段他不愿去回忆的往事,这段往事正好就是那段他加入特殊部门的经历,现在催促他反倒没用,还不如让他自己好好静一会。

    果然过了许久陈霜童一改板凳脸,朝我跟天佑微微一笑又道:“当年因为发现了一些事情,我就从里面退了出来,原本这个队伍是只要加进去就不能退出的,不然你就等着独自一人在监狱里度过后半生。

    但因为我家族地位特殊,我父亲还动用了一些人脉,我才能从里面出来,之后的事情也没什么好说的,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要是那边真是那个特殊部门接手,那我们就不用担心会查到我们。

    因为那个部门是处理特殊案件的,他们只要结果,而且他们都知道这些案件是非自然案件不是人为,就算周凡间接的炸毁阵法,导致里面的邪祟出来害人,他们也会去帮我们擦屁股。

    只会想办法去磨平这件事,然后由政府出面平息民论,能进这种队伍的人都是心高气傲之辈,他们只要结果不会去调查过程。

    还有只要你们能通过关系让我们进去,那之前闯出来的祸就好办多了,有特殊部门接手这事再加上我们,解决那个阵法下面的东西应该不是难事。”

    “话是这么说,但你确定那个特殊部门会让咋们插手吗?”我跟天佑对视了一眼,都在思考陈霜童的话可行性。

    陈霜童显然很有把握,我的话刚出口就立马道:“那些都是眼高于顶的人,只要咋们不妨碍他们,别跟他们反着来,他们不会管我们的,反而还乐得咋们插手,在他们眼里咋们就是炮灰,反倒可以给他们做铺垫。”

    天佑听罢已经有些跃跃欲试了,我看着他兴奋的表情无奈的暗自头,“天佑你先回去准备准备,今天风声还是有点紧。

    而且那个特殊部门今天也刚到,估计最少还需要一天时间了解情况,你回去把东西都准备好,我今天去打通下关系,明天我们再去探一趟连城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