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章 下墓,上山?
    很快一天就过去,来回在两地奔波,我总算体会到累字了,一天时间我跑了三趟省府和古城,总共跑了上千公里。

    不过幸好这个年代已经有高铁了,三趟来回也不到五个小时而已,要是让我自己一个人开车的话,那这一天时间可能都在高速公路上过了。

    而且开上千公里一个人也吃不消,但庆幸的是有老爹那边的关系,再加上那些叔伯的帮忙,总算把事情办妥了。

    虽然我们能光明正大的进入连城后山,可是那边的特殊部门不归省府管辖,五个组员里面虽说有四个是广西人,但领队的却是中央派下来的。

    而且这个队伍还是直接由上头的组织负责,根本不经过省府领导,解决了内部问题,还有一个特殊部门要摆平,想到这儿我心里就堵得慌,忙碌了一天我躺在床上,想着明天该怎么跟那些人打交道的好。

    “唉,随机应变,管他呢。”想了想我实在想不出什么好的办法,索性也不再去管他,那些乱七八糟的画面好不容易才在我脑海里面消失。

    我这段时间从来都没有像这几天睡的如此舒服过,况且今天为了能进连城山托关系跑了一千多公里,我已经是累的两个眼皮打架了,刚把手机调好闹钟放下,整个人就倒在床上,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大早上我闹钟还没响,手里铃声就先响了,那个苹果手机专用的铃声,我听到习惯性抓起手机喂了一声,“什么?”

    可手机里头却传来一个惊人的消息,把我直接从昏沉的睡意中惊醒,我现在有些捉摸不清连城山了,那边地下到底有什么?

    刚才是天佑的电话,天佑电话里面说那个特殊部门,当天就下到了那个被我用炸药炸开的阵眼地洞中,但不知道为什么他们下去五个只上来了三人,有两人是还带着重伤出来的。

    更要命的是就在昨天晚上,整个连城山山脚下的村庄都被诡异的迷雾笼罩,整个村子五十多户人全部都莫名的死去。

    这些还不算什么,更诡异的是五十多户人口,有的死状还非常恐怖,有些人五脏六腑都被掏空,有些人是全身血液像是被蒸发了一样,身上没有一点伤口,但鲜血就这样消失了。

    还有的更加恐怖尸体不知道被什么东西撕咬,全身没一处完好的,这件事是被一个路过的司机发现的,那个司机报警后还在当地逗留。

    当民警赶到的时候,那个司机已经被吓傻了,不知道他是不是在死人的村子逗留,见到了什么才被吓傻的,还是怎么回事。

    但现在整个连城山已经被封锁起来了,比之前封锁的更加的严密,现在那边已经有一个武警支队在那边驻守,一般人根本靠近不了那边。

    “还不到7点。”我挂完天佑电话,放下手机朝床头的手表瞟了眼,立马就翻身起来,现在事情已经超出预料的太多。

    我必须早点赶去连城山,谁知道后面还会发生什么,毕竟这事情说到底还是因我而起,现在死这么多人我心里也有些惭愧。

    随便洗漱了下后,我就去敲陈霜童的门了,没想到的是我刚敲两下,他就把房门打开了,我一看他居然早早便起来了。

    而且还已经洗漱好,虽然心里纳闷他为什么起这么早,但事情太棘手我也没去询问那些,我就把天佑电话里面跟我说的又跟他讲了一遍。

    “果然还是出事了。”陈霜童听着不由眉头紧皱,“三阴绝地又是逆向布局,那个地方绝非想象的这么简单,我猜那个特殊部门进到墓穴里面可能是激怒了什么。

    虽然他们能侥幸逃出来,但却也使得那些东西跟着他们出来,现在那边更加的危险了,我们这趟过去怕也是危机重重啊。”

    “行了,就算再危险我们也要过去啊,这事情说到底也是因我们而起,五十多户人啊,唉,不知道何青有没有事。”我叹了口气跟陈霜童打了声招呼,就回只房间收拾东西去了。

    那边现在危机重重,我现在除了一些几年前老师傅留下来给我的符咒,和一把怪异的古剑外,就没有别的克制邪物的东西了。

    但一想到那些无辜死去的村民,我心里就莫名的起火,“咚咚咚,”我正一边思考着事情,一边收拾东西的时候,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就响起。

    听到声音我连忙放下手中的东西,打开门一看却看到一个胖子挡在门口“蒋叔怎么是你啊?”眼前这个胖子正是蒋富。

    只见他满脸都是汗珠,那边一脸肥肉带着汗珠让我打从心底里恶心,“你赶紧跟我走一趟。”蒋富没回答我,撂下一句话就拽着我往外走。

    “哎哎哎,等等,您让我走好歹也把事情说清楚啊,我这边还有事呢。”我一把甩开蒋富的猪蹄后,就闪到一边。

    说真的我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找到我的,但现在我的事情已近够多了,况且连城山那边还关系到人命,我可不能就这么跟他走。

    蒋富见我不愿意,眉头邹了一脸,原本已经肥的掉肉的脸颊,更是邹的看不见他那小眼睛,“连城山那边出事了,昨天晚上一个村子的人都死去,今天早上有人报的警,我派了一个支队的武警过去可是... ...”

    “可是什么?到底怎么啦?”我一听事情竟然跟连城山有关,心里立马咯噔一跳,蒋富吞吞吐吐的话,让我很不爽不由吼了他一句。

    蒋富深深的喘了两口气才道:“可是一个武警支队就这样消失了,大雾笼罩着整个村子,起初我们还能跟驻守在里面的武警联系。

    可到了后来所有的信号都被屏蔽,连对讲机也没用了,那些人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莫名其妙的消失在里面。

    我试着派人牵着绳子进那个村子,但一连进去两拨人都是绳子好好的没断可人却不见了,你说那边是不是出了什么妖怪啊?

    我知道你家老爷子懂的这些也知道怎么对付,我这不刚去你家想请你爷爷帮忙,但老爷子说了他不管,说是这事你会处理,还让我把这东西给你,我好不容易才找你这小子,你赶紧跟我过去吧。

    一个支队三十多人啊,再加上那几个进去的警察都快四十人了,要是这些兵都死在里面,那我就要完蛋了,你小子可要救救叔啊。”蒋富一边说还一边不断的察汗,不过我看着他更像是擦眼泪。

    蒋富显然很害怕事情闹到不可开交的地步,况且一个支队的武警和几个警察都是他派进去的,要是真出了事,那估计他下辈子就要在监狱里面度过了。

    “这事情我知道了,我正打算要赶过去一趟呢,就算你不说我也会去看看。”我先把蒋富请进房间随便应付他了之后,又忙着收拾东西了。

    毕竟连城山现在是谜一般的存在,装备带的越齐全遇上危险的时候应付的手段就越多,况且现在我除了老师傅留下给我不多的辟邪符和祖传的古剑外。

    就只剩下这些我跟天佑置办的装备了,虽然这些东西对付那些邪物可能用不上,但如果真的要下墓的这些可都是利器。

    “你小子到是快点啊。”蒋富见我忙和了好一阵,他就有些着急了隔一会催我一下。

    我实在禁不住他唠叨,三下两下就把东西收拾好,把背包和古剑背在身后就朝酒店楼下走去,刚下到酒店大厅,天佑和陈霜童就在下面等着我们。

    天佑见蒋富跟我一起下来,不由疑惑道:“周凡这是?”

    “时间紧迫,上车在解释。”我朝天佑摇摇头,示意他们都上蒋富的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