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一章 千年古墓,万域香
    有蒋富开车天佑也乐得自在,我们三人上车后蒋富立马就发动汽车,一溜烟的消失在酒店前,车子一路驶过连红绿灯都不用等。

    这家伙开车简直就是螃蟹上路横行霸道,一路开着警示灯猛地就飞驰在大街小巷,不过蒋富开的是公务警车来接的我们,要是换做私家车估计他再急也不敢这么做。

    就这样我们的车不到半个小时就来到了连城山脚,刚到连城桥桥头眼前的场景就吓到我了,连城山因为有漓江河隔着两岸,所以要过连城山就必须要经过连城桥。

    以前还没这条桥的时候都是走左手边,两百米处堤坝的河提路,但因为每年都有人失足掉进水坝,被下面湍急的河水冲到发电站下面的水电机绞死,所以政府出钱修了这条桥,因为连城山所以桥的取名也叫连城桥了。

    但现在整个就是一打仗的姿势,从桥头一直封锁到山脚,百来个武警和士兵拦在路口,不但有防爆队还有拿着冲锋枪的武警站在两旁把守。

    原本我以为蒋富的车可以一路一路畅通无阻的飞驰过去,但显然我想多了,我们的车也要停下来检查,还要一个个盘问,直到蒋富出示证件后那些武警才放行。

    “我说蒋叔那些人不是你手下吗,怎么连你也的账也不买啊。”蒋富把车开上桥后,就不再像之前刚出城那样霸道的狂奔了,而是缓慢的行驶在桥上,看到蒋富那怂样,我不由从心底里鄙视。

    蒋富听到我那话中带酸的语气,没好气的瞟了我一眼,“你小子,给我滚一边去,这叫按规则办事懂吗?”

    “行行,您说什么就是什么。”我无语的对蒋富笑了笑就没去理他,从口袋抽出两张老师傅留给我的辟邪符,分别递给天佑和陈霜童,“这地方有些不寻常,隔着车子我都能感觉到阴气,一会咋们下去都小心点这个你们拿着。”

    “大侄子,你也给我一张呗。”蒋富到是眼尖,看到我慎重的拿出辟邪符递给天佑和陈霜童就伸手过来抢,说是让我给但丝毫没考虑我给不给。

    “滚一边去,一张十万你要吗?”我一巴掌打在蒋富的肥猪蹄上,立马把仅剩的辟邪符收进暗袋收好,蒋富没想到我会拒绝,一脸烟线的看着我。

    但他也知道还有事要求我立马又换了副嘴脸,一副献殷勤的样,“大侄子咋们爷俩谁跟谁啊,给叔一张呗,以后有什么事只要叔帮的上的,叔肯定二话不说。”

    其实我也没打算不给蒋富辟邪符,反而当着他的面拿出来给天佑和陈霜童就是想套他,这家伙是个老油条,不到关键时刻不会欠下人情。

    这回他能找到我爷爷,不知道许诺给我三叔多少好处,不然以我老爹的脾气,恐怕都不会告诉他我爷爷的住处。

    这段时间爷爷也不再家住,而是在村子里面住,他手上能有爷爷的阴阳乾坤罗盘,显然是得到爷爷的许可,这乾坤罗盘一直是我想要的东西。

    以前爷爷一直不给我碰,说是这东西太邪,爷爷手里一共有三个罗盘,一个五行生克罗盘,这个是看阴阳宅用的,阳宅是指人住的房子,阴宅则是坟地。

    一个是先天八卦罗盘,按先天八卦排序是看天地陵脉专用的罗盘,这个阴阳乾坤罗盘则是最后一个,也是我从小到大只见过一次的罗盘。

    爷爷说这是他兄弟留给他的,这个罗盘有阴阳乾坤两面,小时候爷爷跟我讲过一次这个罗盘的用处,阴面测的是地宫龙首,阳面测的是墓穴的戾气。

    其实说白了这个阴阳乾坤罗盘就是专门用来盗墓的,阴面测地宫龙首位置,在地宫只有找到地宫龙首位置才好判断整个地宫的中宫线在哪儿。

    定下中宫线后再按照时代的划分和墓穴的排列分布,跟对历史的了解判断这是个什么年代的古墓,再凭个人经验加以判断墓主人的身份,这样一个墓穴的基本大致就了解七七八八了,剩下的就是别走去险位,直捣黄龙开棺摸金就是。

    而龙首一般都是墓穴的主墓室所在,只有龙首位置才是真正的陵脉之首,阳面则更加的诡异,爷爷说每个地宫墓穴都会聚集阴阳两气,神阳之气凝于龙首,玄阴之气汇聚龙尾。

    在古墓地宫除了要小心那些致命的机关外,还要注意不要走错地方,龙尾位置是玄阴之气汇集之处,阴邪的鬼物和邪祟大多在那个位置聚集。

    阴阳乾坤罗盘,阳面测的便是聚阴之所,阴气越重之地,阴阳罗盘阳面上面的指针跳动的越厉害,而这个阴阳乾坤罗盘也是一件奇物。

    阴面全部是用不知名的铁石制造而成,而阳面则全部是用桃木制成,以前我还不知道全部用木头制造的罗盘连指针也是用木头做的,它怎么能有正负磁场的效应。

    但现在我终于明白了,我手中的阴阳罗盘,阳面一直在跳动,虽然跳动的频率没有很大,但可见这连城山的阴气之重了。

    我还记得爷爷还说过,阴阳罗盘不但能测出,地宫的龙首和龙尾之位,还有镇阳摄阴的效果,如果阴阳罗盘阳面上的指针跳动。

    而又不是在地宫墓穴里面的话,那就只能是四周存在利害的邪祟,邪祟越凶指针跳的也越厉害,反正以前我是不相信,可现在由不得我不信。

    “你小子别发愣,到是下车啊。”天佑三人都下了车,蒋富见我一脸皱眉的看着手中的罗盘,不由对我一阵大吼。

    “哦,好。”被蒋富一吼我也回过神来,把阴阳罗盘小心收进衣服暗袋中后就下了车,这个阴阳罗盘不知道是那个年代传下来的。

    看似快要腐朽的木质,但拿起来却格外的重,掂量在手上还有一定的份量,原本我还担心在一会行动中会碰坏掉它。

    但接过手后发现,这个罗盘做工已经精细到非人的地步,整个罗盘阴阳两面都是用一整块铁石和桃木制成,铁石包围着桃木,桃木镶在铁石里面,两者已经相互相融,就算你从高处摔下来估计它也不会坏。

    “咦,怎么这么香啊。”我们四人刚来到连城山脚,就味道一股扑鼻而来的香气,天佑更是狠狠的嗅了两口一脸享受的样子。

    “这个香气,怎么... ...”

    “不好,这是万域香。”陈霜童闻了闻后也低头沉思起来,我刚嗅到这气味,就已经知道这是什么东西,想起之前事情不由脸色大变。

    “万域香?难怪我说味道怎么似曾相识。”陈霜童听到我的惊呼声,瞟了我一眼就说,“如果是万域香的话,那之前进去驻守的武警和搜救的警察应该没事。”

    我摇摇头没有否定陈霜童的话,但也不同意他的看法,“那可未必,这里有大凶之物,如果只是单纯的万域香,那肯定不致命,但显然万域香只是引子而已。”

    “什么,万域香什么大凶之物,你们两个别都卖关子,知道你们厉害了,但我们不懂啊。”天佑嫌弃的看了我跟陈霜童一眼。

    说真的我还真的忘记了旁边还有天佑跟蒋富在场,之前跟陈霜童行动了两次,已经习惯这种腔调,我跟他很多事情都不用去明言,就知道其中的关键,但天佑跟蒋富不行,他们显然搞不懂我们在说什么。

    “千年古墓,万域香,这个白色的雾气,应该就是万域香散发出来的。”我从背包里掏出三个防毒口罩递给天佑三人示意他们带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