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二章 长明灯,万域香,镇墓兽
    见到三人带上防毒口罩后,我又从蒋富手里接过之前那些警察进去搜救时用的绳子,一看果然绳子上面带有一股阴冷的湿气,像是泡在水里面拿出来晾了一个晚上,但却没有干的那种。

    “万域香是墓穴地宫里面的一个东西,跟长明灯和镇墓兽称为墓穴三灵,一个为镇墓,一个为镇灵,一位镇魂,长明灯镇灵,除了让墓穴保持通明外还有镇灵之效。

    万域香则是镇魂,古时候就有一香燃起镇魂安神之说,至于最后的镇墓兽一则是用来镇墓,二则是用放防盗墓,但不管是镇墓兽还是长明灯或者是万域香,都是为了让逝者安息才设置之物,故此称为墓穴三灵。”

    天佑听着一头雾水嫌弃的看了我一眼,“别整的这么复杂我们听不懂简单点。”

    看到天佑那眼神我无奈的笑了笑,我就知道他肯定会这么说,“有长明灯的古墓地宫不一定有万域香,但有万域香的古墓就一定有活着的镇墓兽。”

    “活的镇墓兽?你确定这下面有活的镇墓兽?”陈霜童听着也是大吃一惊,脸色难看的盯着我。

    “有万域香就绝对是活的镇墓兽,其实你们都不懂,万域香就是为了镇墓兽而存在的。”我见天佑又是一脸的不耐,但没等他再次发牢骚就直接解释道:“镇墓兽一共分两种,一种是镇阴兽。

    这种镇墓兽是死的,只是一个灵器躯壳守护墓穴,镇的是那些阴邪之物不让邪物靠近主棺,而另一种是赤阳兽,也叫镇阳兽,这种镇墓兽则是活的。

    古人用一种特殊的手段把一些不知名的生物封进镇墓兽的躯壳中,再灌进去特殊的液体,往镇墓兽躯壳里面放人脑,来供给里面的邪物吞噬。

    这种镇墓兽一般都是被封在一尊尊如躯壳般的雕像中,只有当墓穴的机关被触发或者有人闯进地宫里面的邪物又正好在苏醒状态。

    它们感应到人气才会从镇墓兽雕像里面跑出来吃人,我之所以说有万域香的古墓就有活的镇墓兽就是因为,万域香是为这些活的镇墓兽而设置的。

    那些邪物被封在雕像中,有特殊的液体滋养着,饿了就会吞噬泡在特体液体里面的人脑,这些邪物可以在里面存活上千年。

    可一但破雕像而出,它们就需要去觅食,刚才我也说了,邪物出来无非就两种情况,要么是有人进墓触动到了机关,要么就是里面的邪物刚好在苏醒阶段嗅到人气才会出来吃人。

    布置墓穴的人肯定也是个高手,他深知能闯进地宫的人也绝非等闲之辈,所以这万域香就出现了,万域香机关一旦触发,这些如迷雾般的香烟就会弥漫在整个地宫。

    就算那些盗墓高手对古墓再了解,手段再高之人也需要呼吸,万域香传说是古时候西域之物,能使人不知不觉陷入幻觉。

    万域香越浓密的地方,越容易使人陷入幻觉,这种香对人体是没有伤害的,可会渐渐让人迷失自我,布置地宫之人也知道闯进地宫的人,不会乖乖的就范。

    那些活的镇墓兽还未必是那些人的对手,万域香便是为了迷惑闯进墓穴之人,一但失去自我再加上有活的镇墓兽在地宫里面,但凡闯进去之人就必死无疑,这个才是万域香的真正用处。”

    蒋富听后不由陷入沉思,可是刚低头没一会就整个人弹起来大叫道:“那岂不是说我排进去的人死定了?”

    我也没跟蒋富兜圈子直接就说“十有**凶多吉少。”

    蒋富一听整个人立马就如,卸了气的皮球般软留下来瘫倒在地上,“你也别太担心了,那些镇墓兽也不一定就会攻击那些武警。

    当过兵的身上都带有血气,镇墓兽是属阴之物,这么多当兵的在一起估计去攻击那些武警可能性不太大,但你派进去的那几个警察可能就没这么好运了。

    还有里面还有可能存在邪祟鬼物,邪祟鬼物是最喜欢带有赤阳之气的男人,现在我只希望那些武警没有遇上那些邪祟鬼物,呵呵,不然你就自求多福吧。

    还有蒋叔你别再让人靠近这里,要是再出事我可不管,走吧我们进去。”我跟陈霜童和天佑打了个眼色让他们先行。

    又瞟了一眼蒋富把话撂下后,就丢给他一张辟邪符,就先一步进了万域香笼罩的村子,毕竟之前他都把话说到那个份上了,我要是再不给就有些说不过去了。

    “今天又是阴天,这个万域香怕是一天都不会散了。”刚走没两步我就发觉这万域香越来越浓,也不知道是从哪来散发出来的,几乎都快到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步了。

    这个程度的浓雾,不应该是烟,都赶超首都北京的超级雾霾了,我心里一边抱怨,一边拿着阴阳罗盘小心的盘算着。

    阴阳罗盘有镇阳摄阴的功效,多少能起到一点驱邪作用,而且还能感应四周是不是有邪物靠近,虽然进了迷雾之后,阴阳罗盘阳面上的指针就一直在晃动。

    但也只比之前在迷雾外频率快上一点,我知道哪个邪物就在这迷雾里面,阴阳罗盘感应到它的位置,不过距离我们应该不是很近,所以指针才没有很剧烈的晃动。

    又走了一会,陈霜童一把拉住我,脸色有些难看的说,“现在我们往那边走,四周都是迷雾我感觉我们好像一直都在兜圈,再这样下去我担心可能连我们都会有危险。”

    我盯着四周的浓雾,又趴下身子用手摸了摸地上的道路,“我们没有在原地兜圈,只不过因为没有视线,人在这种视觉长期失辨的情况下,会有自我感觉在原地兜圈。

    但刚才我是凭着记忆来走的,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我们已经过了前山位置,这里再往前走百米右边位置应该就到何青的家了。”

    陈霜童显然不怎么相信我一脸的疑惑,天佑则皱着眉试着用手电朝迷雾里照了照也跟着问:“你怎么知道?”

    我用手指了指地面,两人见我用手指地板的姿势,也猛地朝地上看去,但却因为迷雾太大,我们三人聊天都站的很近,走的时候都是一个搭在一个的肩膀如盲人走路般,缓慢的行走在这迷雾中。

    天佑两人除了白茫茫的迷雾什么也看不到,“是路。”我知道二人肯定不解也没等他们问就说:“从连城山进来一直到前山休息区,都是一段非常平整的柏油路。

    这段柏油路还是在不久前刚重修的,现在用手摸上去还能感觉到一股粘稠感,可一担过了前山休息区,就是一段很长的水泥路。

    两段路有着非常大的区别,我进来的时候凭着感觉,一直在尽量的不让自己偏离直线,果然我没走错我刚刚用手摸了下路面。

    柏油路的粘稠感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股冰凉的寒意,证明我们已经到了水泥路上,我记得来到水泥路不过百米就到何青家了。”

    天佑一听顿时便反应过来,猛地趴下身子也摸了摸地面,“行啊,你这家伙,厉害。”天佑显然也摸到了水泥路地面。

    天佑也是古城人他之前没反应过来,是因为他没有像我这般整天心思都沉寂在这些事情上,但他多少也会了解一些古城之事,并不是像陈霜童那样对古城一片空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