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四章 老鼠,玄风,苍狼
    经过刚才那次袭击之后,我们三人更加的小心翼翼起来,但直到我们来到何青家,那个攻击天佑的东西就再也没出现。

    此时我也没多想,把准备好的烟耀石放进何青家的鱼池里,何青家的院子正中央正好有一个正四方的鱼池,我第一次来他家的时候,就已经发现这个鱼池。

    所以才会选择在他家布置八卦阵,而且何青家的地势跟房子的布局也暗合八卦之局,在我把烟曜石放进鱼池的瞬间。

    一直覆盖在何青家的浓雾一下子就消失的无影无踪,迷雾说来就来,说消失就消失,弄的天佑也是吃惊的瞪大双眼看着我。

    “行了,别看了,这就是阵法,以前我一直不敢在你们面前用就怕吓到你们。”我没好气的推了天佑一把,顺便把一支仿真枪暗中递给了他。

    这种仿真枪准确的说不是真枪,是一种打钢珠的气枪,虽说没啥威力,但这种枪在十米的范围打到人的关键部位还能致命的。

    在中国收藏一把开刃的过刀具都算是违禁物品,这个就更不用多说了,所以我才会小心的暗中递给天佑。

    我有想过要把枪给陈霜童用,但先手不知道他立场如何,而且想想陈霜童应该有自己的防身手段,别看他一副书生样,但这家伙应该还隐藏了很多事情。

    而天佑我是知根知底的,把枪给他也介于他在部队待过,对于用枪我们没人够他了解,我自己有古剑和护身符傍身,所以给天佑抢是最合适不过的了。

    “你们快来。”我跟陈霜童正在院子里打量着已经启动的八卦阵,就听到天佑急促的声音响起,我们二人对视了一眼,二话不说就冲了屋子。

    刚进去一看就发现地上和房子的四周各自趟着三五个人“赶快把他们扶起来。”我见状立马示意天佑和陈霜童。

    我就扶起距离我最近一个武警把他放在床上,这五个人一身特警服装很容易就判断出他们的身份来,天佑两人也把剩下的几人都扶到房间的床上。

    这时我才有心思打量这群武警,只见他们几人脸色泛烟,呼吸有些混乱,但幸好几人都没有生命危险,不知道为什么暂时的昏迷了过去而已。

    “怪了为什么掐人中他们不醒?”天佑试着就醒两个武警,可努力了很久还是不见人醒来,顿时便不解的自顾疑惑起来。

    陈霜童拦住还打算一试的天佑摇摇头说:“没用的,他们是尸气入体,不是简简单单的昏迷,想要救醒他们没这么容易。”

    “那总不能就这么干等把。”天佑被陈霜童拦下也非常不爽。

    “他说的没错,尸气入体之人,你再花力气他们也不会醒来。”我示意天佑先别发火,从背包里掏出一张辟邪符,撕碎后就丢进水壶里面去。

    “你这是干嘛?”我刚打算进行下一步,天佑就忍不住问。“救人。”我没搭理他,随口撂下一句话又开始忙合起来。

    “不好,有人闯阵。”我一边捣腾着救人的东西,一边想着连城后山的事情时,突然陈霜童脸色一变,我瞬间也惊醒过来。

    三人各自对视一眼后就跑到院子外,只见原本平稳的八卦阵,忽悠有些摇摇欲坠起来,鱼池里面的阴阳石,那块被我放进去的烟曜石跟之前已经放在里面的白茫石已经有些龟裂痕,显然阵法正被一步步破除。

    “周凡撤阵。”

    “什么撤阵?你什么意思?”我脑子一片混乱,更多是在想阵法破后会出现什么,可没想到陈霜童突然叫我撤阵,我一下字也被他搞蒙了,愣是傻傻的站在那儿不知道该怎么办。

    “快啊,晚了阵法被破那就麻烦了,咋们唯一的落脚的地方就没了,外面应该是人在破阵,要是邪物闯阵肯定是硬闯,你看鱼池中的阴阳石,正在一点点裂开。

    显然这是人为的,外面肯定有一个精通风水阵法之人在破阵,若是邪物破阵的话也不会只有这么一点动静。”陈霜童见我不动,也不管我自己一边解释,一边跑到鱼池边。

    鞋子都没脱就跳到鱼池里面,抬起了两块阵眼石,阵心的白茫石是我很早之前就放进去的,烟曜石则是刚才刚进鱼池的。

    陈霜童显然也精通这阵法,三两下的把阴阳石移位,八卦阵眼的阴阳石一移位,阵法的屏障立马便消失跟着漫天的大雾就如洪水般开始涌进何青的院子。

    “站住别动。”我所有的注意都盯在涌进来的大雾,却忘了外面还有人在破阵,我刚一走神,天佑立马就挡在我身前,拿出手枪指着从雾气中闯进来的三个人。

    “是你?”我被天佑的动作下了一跳,反应过来后警惕的从他身后拉开距离,就打量着闯进来的三个人,但这一看又让我吃了一惊,眼前的居然是熟人。

    “果然是你。”那三人听到我的惊呼声,也有一人跟着回应。

    “陈霜童先把阵法还原。”看到来人是认识的,我也放心了不少,虽然我对他没什么好感,但至少眼前着三人不是敌人。

    我对他谈不上喜欢,也谈不上非常讨厌,只是有些不爽他的为人而已,不过看到他们三人各个身上都带有伤,也知道他们在外面肯定是遇上了什么。

    现在八卦阵是我们唯一的保障,况且大雾已经越来越浓,视野也在逐渐减弱,要再过一会让大雾笼罩整个院子那我们就麻烦了。

    陈霜童看到我们虽然有些敌对,但也没去多想,况且事情轻重他还是知道的,不一会又把阴阳又给还远到原来位置。

    “我说是谁布置出手段这么低劣的阵法,原来是你啊,哈哈。”三人中有一身材高挑,鹰鼻,淡眉,一副人上人的姿态,边走边说还不忘仰着头。

    “呵呵,我道是谁呢,原来是手下败将。”

    “你说谁手下败将呢。”那人被我呛了一句就像上前动手,“住手玄风,这人你认识?”不过他上前还没两步,就被一国字脸身材魁梧的男子拦下。

    鹰鼻,淡眉之人有些不愿国字脸男子插手,但又不敢违背他的意思,挣扎了一会才有些不悦的说,“他叫周凡,是个十足的混蛋。”

    “哎哟喂,嘿嘿,多谢夸奖,原来我在眼里是个混蛋啊。”我听着陆玄风那不耐的语气也不冷不热的打趣道。

    “怎么回事,你们两个不是认识吗?怎么一见面就带着火药味。”天佑见状也探到我身边小声的问我。

    “那个... ...”

    我刚想跟天佑解释,国字脸的男子就先开口道:“这位小兄弟不好意思,我们是天桂特殊部门的,为了这件案子特地来此地办案。

    我这个兄弟以前跟你有什么过节,希望你不要介意,现在重要的是先救那些武警,你们应该就是蒋局长请来帮忙的人了吧,希望现在这种时候咋们能一致对外。”

    “我无所谓你看他。”说着就用手指向陆玄风。

    “放心他不会再对你有什么不利。”国字脸男子见我答应,一改之前的严肃表情笑着道:“我叫苍狼,身后哪位是老鼠,至于这人想你也认识,我就不过多的介绍了。”

    “老鼠,苍狼,玄风,名字怎么这么奇怪?”天佑听罢不由在一旁嘀咕。

    “这是我们队伍的个人代号,天字特殊部门每个成员都是有特殊的代号的,另外我们还有两位队员,一位天眼,一位无神,不过现在他们两人暂时不跟我们在一起。”苍狼不知道怎么听到天佑的嘀咕声,朝我们笑了笑后就解释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