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七章 阴阳之眼
    “没错,我昨天就已经联系他们了,估计明天他们就能到,况且要上山我们的人手还不够,连城三堑不管是那一堑,要进去都需要人手。

    喊别人我不放心,所以只好叫上他们了,刚才看到老鼠用的那些东西,我现在更希望封龙能早点到来,毕竟论到使用这些高科技东西他可是行家。”

    “周凡这件事可不是开玩笑的,你喊的人就算不用担心他们把事情泄露出去,但毕竟这事太危险,你... ...”

    “这个你不用担心。”我没让陈霜童把话说完就朝他挥挥手道:“天佑是我兄弟,另外两人也是,而且我感觉这事情,就我们三估计办不好。

    封龙懂高科技东西,有些事情不但需要风水,还要动用一些高科技玩意才好办事,至于另外一个人你就不用担心了,他最怕没热闹凑,而且以他的身手我估计未必会比苍狼差。”

    “哦,”陈霜童不由惊讶了一声,显然他是知道苍狼的实力的,“既然你决定了,那就这么办吧,不过老实说苍狼能作为队长,实力可见非凡。

    我以前的队长神鹰,就是一头猛虎也斗不过他,苍狼也不会差到哪儿去,要是你那个朋友真有苍狼的实力,那还真是件幸事。”

    “哧哧,老虎,那家伙就算是头熊,估计也敢上。”天佑听罢不由摇摇头暗自里苦笑。

    陈霜童原本就有些疑惑,见到我如此信誓旦旦心里更加疑惑,不过他的话音刚落就听到天佑在一旁自言自语,不由心里更加好奇子蒙的身份来。

    我看了眼手表,发现时间已经是下午三点,但大雾还是很浓厚,从何青家往外看丝毫看不见外面任何景物,甚至连天上也是一团浓雾笼罩着。

    “八卦阵,可出不可进,现在时间已经不早了,天佑你去看看何青家有什么吃的,弄点东西出来吃,今晚再看看究竟是何物在夜里出来作祟。”

    我们三人不知不觉已经进阵几个小时了,从早上一直到现在,天佑两人见我说到吃了,这才意识到饿,一瞬间三人的肚子都不由开始响了起来。

    天佑在我话音还没落的时候就朝厨房跑去了,我则跟陈霜童坐下闲聊,我们两个一聊就停不下来,直到天佑端着一锅香喷喷的酸菜鱼上来后,我们两个才停下了话题。

    “嘶这个,你不会是把外面鱼池里面的那条石斑给杀了吧?”我盯着那一锅酸菜鱼许久,才蹦出来一句话。

    “对啊,怎么了?”天佑显然搞不懂我这种丈二摸不着头脑的话,也是楞着不知道该怎么答我。

    “哈哈,”我听完大笑了两声,天佑跟陈霜童见我笑了这么开心更是一头雾水,“我早就想吃这条石斑了,不过何青一直不同意。

    我几次要求甚至答应给他几百大洋,再答应他帮他买鱼种回来,他还是不答应,嘿嘿现在可好,终于吃到这鱼了,你可能不知道这东西可是好东西啊。”

    “等会,我在他家后院还看到了他们自己种的青菜,那些都是天然食物,我先去弄个青菜,准备可以开饭了一会再说。”天佑虽然很想知道我说的好东西是啥意思,不过他还有事没忙完。

    阻止我继续说下去后,就又跑到厨房开始忙合他的去了,不过主菜一上剩下的就很快了,果然不到5分钟,天佑就端着一碟色香味俱全的青菜上来。

    我跟陈霜童早就饿的前胸贴后背,天佑刚落座我俩忙跟他打了声招呼,就开始狼吞虎咽起来,从天佑开始忙和到做完饭菜,已经是下午五点也到了正常晚饭时间。

    我们三人又是忙合一天,从早上一直到现在因为之前高度紧张忽略了饥饿,现在就算一整只烧鸭我也能全部吃咯,这一顿我们吃得天昏地暗。

    三人从南聊到北,从北聊到南,从小时候的事情,聊到上大学,天佑跟我各自在陈霜童面前挖对方的梗让陈霜童这个不苟言笑的家伙脸上也带着了一丝笑意。

    “对了,你还没说为啥这条普通的石斑是好东西呢。”话题一转天佑又回到了刚才我说的话。

    “呵呵”我笑了笑盯着锅里几乎只剩残渣的石斑鱼说:“其实这石斑鱼是我弄来的。”天佑跟陈霜童盯着我先是一愣接着满脸的不解。

    我看了看他们二人的脸色笑意更浓继续道,“两年前我从深圳回来,便打算在古城发展不再出去打拼,说实在的外面的世界虽然过的非常光鲜和丰富,但却不是我想要的生活”

    说到这儿我狠狠的叹了口气,可能天佑跟陈霜童也体会到了我那种心情,情绪也变的有些低落,原本活跃的气氛立马就沉寂起来,我叹了口气又缓缓的说,“当年回来不久,就看到皇帝岭在修烈士碑。

    哪里可是整个古城的风水命脉,但不知道为什么却在上面修起了烈士碑,那时候我还没进酒吧工作,就跑了一圈古城了解情况。

    当我来到何青家的时候,外面院子的哪个鱼池就已经有了,但却不是养鱼而是堆放杂物,当时我问何青为什么好好的鱼池不养鱼要放杂物。

    他告诉我,他家自从十年前他死去的老爹盖起了围墙,把原来的平房从新加盖之后,这个鱼池就开始堆放杂物了。

    他说鱼池不管养什么东西,无论是鱼,是虾,还是龟都养不活,起初他也不信,但一连养了好几波东西之后他也放弃了。

    我也是在那个时候发现他家暗合先天八卦之局,而院子里面的那个鱼池,正好对应先天阴阳之眼也就是阵心。

    阴阳一体导致鱼池一但放水就会聚阴过多,里面不管养什么东西,都会因为聚阴的效果而死亡,我发现他家的先天之势之后,就暗中在他家四周布下了八卦阵的阵基。

    鱼池中间的阴阳石也是放的,为了不让外人跟何青起疑心,我就找了条石斑给他,让他把放鱼池里面养,这样鱼池不再堆放杂物,我放在里面的阴阳石也不用担心被破坏,同样还能起到掩人耳目的效果。

    不过谁知道时间一久,生活在阴阳阵眼上的石斑鱼居然有了一丝灵性,直到过年前我来的时候,发现这条石斑晚上隐隐会露出水面,吸食月光精气。

    这鱼都能吞噬月光精气了,你说吃了它是不是大补,但谁知道何青居然不给我动他,说是他家这么多年了这鱼池难得能养活得起东西,说什么也不让我动就算给他大洋,再答应他给他买新的鱼苗,他也不同意,嘿嘿,今晚终于把它吃了真舒坦啊。”

    “咦,不对呀,为什么别的东西都养不活,偏偏你找来的鱼能养得活,我现在都怀疑你是不是做了什么法给何青了。”天佑的话说前面还算正经,但后面显然就拿我开刷。

    “一边去。”我笑了笑知道他是故意的也没生气:“先天阴阳之眼,再放水注定会聚阴过甚,你在里面养什么都是养不活的,但就因为这是先天阴阳之眼,有些东西却不受限制,反而会越过越好而石斑鱼就是其中的一种。”

    天佑听得一头雾水不由一脸的鄙视的看着我道:“听不懂,说人话。”

    “是阴阳共体把。”陈霜童听完立马就道出其中玄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