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八章 天堑之门
    “不错,高手果然是高手。”听到陈霜童的话我心里对他又不由高看了不少,“阴阳之眼之上虽然显少能养活东西,可石斑鱼偏偏就是一大另类。

    双瞳说的阴阳共体,就是石斑鱼的一大特性,很多人只知道石斑鱼美味好吃,却不知道石斑鱼还是雌雄同体,具有性别转换特征。

    首次性成熟时全系雌性,次年再转换成雄性,石斑鱼正好符合阴阳共体特性,石斑鱼喜暖怕冷,喜清怕浊这个鱼池正好适合它生长。

    当时我给何青弄来这条石板的时候,也不知道这鱼居然还能因此生出一丝灵性,但凡有了灵性的东西,吃了都能增长寿命,还有更重要的便是有明目凝神的效用,你们有没发现视力比之前好了不少。”

    “还真是,话说这条鱼该不会是成精了吧。”天佑一听这鱼还有这么神奇的功效,立马转头朝窗外看去,一看之下发现自己真的能在迷雾中目视好几米远,顿时一下子就兴奋起来。

    我打了个饱嗝叼着一根牙签剔了剔牙翘着二郎腿说:“呵呵,那是这东西可不是一般的货色能比的,可以说是无价之宝,要是再过个百年这鱼就能成精了。”

    陈霜童瞟了我一眼脸色有些古怪过来许久才缓缓道:“你就这样让他们下去?”

    我看出陈霜童眼中的担忧,便没拐弯直接道:“下面的确太危险,老实说我也想他们进去,但他们救人心切,我就是在阻止也拦不住他们。”

    其实不用陈霜童提醒我也知道,但以陆玄风那脾气不到黄河他绝对不死心,况且我还怀疑下面的地宫是不是跟连城三堑有关。

    要是真和连城三堑有关的话,那我们最后也是会遇上苍狼他们。我心里暗暗叹了口气,但这些话却没有说出口。

    天佑见我久久不语,一眼就看出了我心思就问:“你跟陆玄风怎么回事,看你们的样子虽然表明上不和,但还是替他们担心,这不像你啊?”

    “哧哧,这个啊?”原本我还心情很低落,但一听天佑问起陆玄风的事,我不由就乐起来,我忍住笑意缓了口气说:“这事要从九年前说起,陆玄风的老爸是广西人,不过他老妈却是北京人。

    他的外公更是北京的一位有名的风水大师,那年因为他母亲重病,住院了半年都医不好,不知道他外公从哪儿打听到我爷爷。

    说是我爷爷能救得了他母亲的病,当年他外公就千里迢迢从北京赶来我们这儿找我爷爷,不过庆幸的是我爷爷手里还真有救他母亲的药方。

    虽然药方是有,可药材却稀缺,最重要的还少一味主药,这味主药外面根本找不到也没有的卖,其实那东西也不算是药,因为这东西是已经失传的高丽血参和降真香制作成的丹丸。”

    “高丽血参?你是说一千多年前北宋后就已经消失的高丽血参?”陈霜童听后顿时就一阵大惊。

    我点了点头示意他不用惊讶:“高丽血参在北宋时期就已经灭绝,当年陆玄风的母亲病后,他外公就来找我爷爷,我爷爷说这病他能治。

    但其中最重要的高丽血参和降真香他没有,最后也不知道那两个老头搞了什么,总之两人商量研究了一个星期。

    最后终于找到一处还存在高丽血参的地方,不过那个地方却是一个古墓,一个五代十国王侯的墓穴,墓穴在河南洛阳北都一个不知名的山脉里面。

    当年我进到墓穴后,发现墓穴摆设非常简单,而且墓穴的规格制度也很低下,并不像高等级的王侯墓,里面也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

    但关键就在那个墓穴的天顶处,还有一个类似盘龙的雕刻,跟整个墓穴非常的不搭,按照墓穴的规格制度,这个墓甚至根本可以说称不上王侯墓。

    不过中国除了五胡乱华时代,就数五代十国时期的历史比较混乱,五胡乱华时期光是各个大小部落建立的小王国就多达数十个。

    其中五胡是指匈奴、鲜卑、羯、羌、氐五个胡人大部落,以这五个大部落为主发动叛乱故称五华乱华,而五代十国同样也是混乱不堪。

    其中的王国兴衰交替变化的也非常频繁,里面就有很多衰败的王侯,甚至在历史上都点不出名字的王侯,至于那个墓爷爷告诉我便是五代十国里面一个王侯的墓。

    里面的确没什么值钱的东西,但高丽血参和降真香炼制而成的一种特殊药丸就在他的墓穴中,这个药丸便在墓穴的类似盘龙顶的蛟龙嘴中叼着。

    当年因为陆玄风的外公让我爷爷救治陆玄风的母亲,便欠下了我爷爷一个人情,作为交换爷爷就要求陆玄风的外公教我风水堪舆之学两年。

    谁料陆玄风的外公也是个心高气傲的主,硬是要我跟陆玄风比试,当年他们给了我们那个墓穴的大致方位之后,就让我们两个动身去那个古墓取东西。

    但墓穴的具体位置还有如何进去都不跟我们讲,按照陆玄风外公说,要是我赢了那他便教我两年,要是陆玄风赢了,他还是欠我爷爷人情,但却不教我风水堪舆之学。

    当年的陆玄风也是个冷面主,一来就给我摆脸色看,你想啊,那年我才十七岁,正是年少气盛的时候,那能受得了这种蔑视,还真跟他杠上了。

    当年我们各自出发去洛阳,后来在一个小县城相遇,当年以我对风水堪舆上的造诣,跟他还有点差距,主要是我所学太杂,而他只攻风水。

    所以当年为了不输我便故意跟他套近乎,一点点拉近我们的关系,直到从他嘴里套出古墓大概的位置之后,我便请他喝了一顿酒。

    嘿嘿,那家伙还真是天真,对我丝毫没有任何防范,结果被我下了点药,一睡就是一天一夜,当他醒来的时候,我已经在从河南回广西的路上了东西我也已经拿到手。

    虽然这事情有些不光彩,但陆玄风的外公也没说什么,后来我在北京跟陆玄风外公学风水的那两年,他就对我不冷不热,再后来我上了大学这些年已经显少联系了,你不提这茬我还真的差点忘了,嘿嘿。”

    “我靠,你这家伙还真损啊,这种事情都能干的出来,也难怪他会用这种眼神看你。”天佑听罢不由对我竖起大拇指,一脸赞叹佩服的样。

    “滚一边呆着去。”我知道他这是在损我,不过也没跟他计较,:“今晚早点休息,有八卦阵护着,应该会没事,晚点我们再起来看看那些东西,等明天封龙他们到了,我们再去找天堑之门。”

    天佑见我聊天连城三堑,立马脸色一变有些凝重的道:“你真的确定有连城三堑存在吗?连城山每天上山的没有一千也有七八百,要是真存在那种地方,早就应该被发现了吧。”

    “不会,这是你们不了解连城三堑。”我看看表见时间还早又说:“连城三堑,天堑在山,地堑在崖,人堑在水,天堑无门,地堑无路,人堑无痕。

    想要找到这三堑入口,先不说别的最起码需要对连城山足够了解,还有就是连绵十里的连城山你想要找到这三个入口,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