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九章 水底倒尸
    天佑好像发现了什么顿时两眼一登就道:“明天封龙他们到了,我们岂不是又要再出去一趟?然后再回来?”

    我见他只瞪着我便摇摇头,“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个雾气会在子时之后候减弱,我之所以留下就是想要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在作祟。

    如果能收了那就解决掉这祸害,如果能力范围不足,我们就呆在八卦阵里面,等子时过后雾气减弱我们再出去,所以我才让你们早点休息,不然大半夜爬起来,可别无精打采的样。”

    我正跟天佑一边打趣陈霜童突然就猛的对我说:“要是他们真的出事你也不管吗?”

    “唉,”我转身看了眼陈霜童也不再跟天佑打趣,“既然是他们的选择那就看命吧。”陈霜童见我一副漠不关心的样又想说什么,我没等他话出口又道:“我不跟他们下去是因为我们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什么事?”天佑见我一脸凝重的表情也凑过来问。

    “连城山,四门三关,天势上就是天罡北斗压阵之势,现在连城山下面出现幽冥泉,那连城三堑肯定也出了问题,这三堑现在除了我能找到,估计整个古城怕是再也找不出第二个人能找到这三堑所在。

    况且这里已经出事了,如不能压制幽冥泉,这里的迷雾还是会从地宫散发出来,总不能一直让军队封锁这里吧,而且一百多条性命,一百多个村民,不能让他们白死。

    地宫的事情我们也有一定责任,现在苍狼他们下去,那咋们只能相信他们,下面有他们罩着应该不会再出问题,但连城三堑一定要解决,幽冥泉可不单单只是一口而已。”

    “什么?你的意思是?”陈霜童听到这儿瞬间就明白过来,一脸惊讶的看着我,我见他幡然醒悟也朝他点点头,“没想到啊,没想到,居然是幽冥阴阳泉。”

    “什么幽冥阴阳泉?”天佑本来听得就一愣一愣的,现在陈霜童接下我的话还前沿不搭后语,他更是一脸的茫然,一副疑惑的表情盯着我们俩。

    “幽冥阴阳泉,分天泉和地泉,天泉至阴,地泉至阳,也正好对应连城山的风水之势,现在三阴绝谷在连城山后山谷对面,三阴绝谷为阴,连城山后山谷为阳。

    而后山谷底下地宫墓穴的那口幽冥泉应该为天泉,天泉至阴,聚万物之邪祟,吸万灵的恶魂,所以那口幽冥泉才会有这么多恶鬼和邪祟在哪里。

    但幽冥阴阳泉可不是这么简单,天泉既然出现了,那地泉肯定会在三阴绝地哪边,一阴一阳,才能相互牵制,幽冥阴阳泉才能起作用。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整座连城山的龙脉之首肯定在连城三堑其中的一堑,苍狼他们下去一是为了救人,二是取泉水,三便是封印至阴的天泉。

    以陆玄风的能力,他不可能不知道幽冥阴阳泉的存在,他不说只是不想正面跟我合作罢了,他知道就算苍狼开口让我们跟他们下去,我也不会选着下去。

    因为他了解我,这里是我家更是我住居的地方,幽冥阴阳泉不解决会影响整个古城的风水命脉,他去解决天泉,那我就不得不去改龙脉的走向。

    因为幽冥阴阳泉已经深入地脉,只有改风水龙脉,由极阴改为极阳,从极阳改为极阴才能逆转局势,不然单单只是封印天泉,也只是治标不治本。

    那样做虽然可以解决目前的窘境,但不管是这个村子还是连城山后山下面的地宫,或者整个古城龙州的风水命脉都会受到影响,所以陆玄风已经算好了,他不说出来是他了解我,他知道我肯定会这么做。”

    “哎呀,我去,他么的都是什么人,你跟他是不是有一腿啊,这都能猜的出来,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说你们勾心斗角呢,还是激情四射... ...”

    “滚你大爷的。”天佑的话还没落就被我一脚踹过去,但显然他早早就知道我会这么干,一溜烟的就闪到了一旁,嘿嘿的笑了笑然后看着我。

    陈霜童听完眉头也皱了皱就问:“这么说你早就知道幽冥阴阳泉的存在了?”我没再多说什么,只是朝他点了点头陈霜童见状又道:“换天地之势,改龙脉的走向,可没这么简单,这是折寿的况且我们就算有心想要做,也没东... ...”

    “放心吧,东西我都准备好了。”我知道陈霜童想要说什么,朝他挥了挥手就打断他的话道:“哪天我看到那个地洞后我就有这想法。

    虽然当时我猜不到会出现幽冥泉,但改换天地之势逆转龙脉的走向的想法已经深深烙在我心里,当时我就想这事一定要办。

    不然三阴双绝存在一天,就是对古城的一个潜在威胁,今晚我到要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在作祟,能在一夜之间让百来个村民惨死。

    解决了这个明天等封龙他们到了,咋们就可以行动了,东西都在封龙他们身上,我在他们来的时候已经吩咐过让他们筹备改天地运势的东西了,所以这方面你不用担心。”

    “阵法不是被你破坏掉了吗?怎么还冒险要去改这天地之势,这可是损阳寿的。”天佑虽说听的一知半解,但却很明白事情的轻重,立马就有些不太同意我的做法。

    “唉,”我先是深深的叹了口气许久后才说:“布局之人手段之恶毒,已经超出常理,阵法的确是被我毁了,但他既然有心布局,就可以再弄第二个阵法,第三个阵法。

    解决阵法只是治标而已,想要杜绝他这种念头,就必须要改天地运势,逆转龙脉走向,让他不再有可乘之机,彻底断了这念头。

    不然日后会发生什么事就不好说了,咋们也总不能隔三差五的就来这儿察看吧,再说了连城山连绵十几里,想要再这儿山脉里面布置一个阵法再容易不过,虽然没有在三阴双绝的山谷上威力这么强,但也一样能危害到古城的人,所以这事我非办不可。”

    天佑皱着眉见已经阻止不了我便不愿在谈此事,话题一转就见天佑又道:“天堑,地堑,都还好说,可这人堑,要是遇上水马喽怎么办?”

    “水马喽?”陈霜童原本都打算去休息了,但天佑的话让他错楞的看着我们俩人。

    我知道陈霜童听不懂,因为刚才天佑用的是一句土方言,是我们这边平时常用的一种语言,我见他疑惑就对他解释,“水马喽,其实就是水猴子,在南方特别是沿海或浙江两省,还有两广之地都把冤死在水里的人叫做水猴子。

    传说这种东西是死在水里的冤魂所化,在北方干外八行的人都喊它们叫做水底倒尸,而在古代乃至现在则有一个更加流行的词,就是水鬼。”

    “你还打算下水?你可知道三阴绝地也称作天势之局,就是因为它的天势处在龙脉之上,而龙脉上的河流必是龙脊,龙脊之下肯定是大凶之所。

    况且现在这里还出现了幽冥泉,你这个时候下水别说水猴子了,光是河底下的阴邪之气,就不是一般人能扛得住的。”陈霜童听完解释完不觉皱了皱眉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