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章 人堑出口
    我深吸口先是朝陈霜童点了点头表示知道才缓缓说:“没办法想要找到连城三堑,必须要这么做,连城三堑,天堑在山,地堑在崖,人堑在水,这三堑我现在唯一有把握找到的便是这人堑,至于天堑和地堑到底该从何处下手我现在还是一头雾水。”

    “怎么说?你还知道些什么,是不是这连城三堑其中还隐藏了什么秘密。”天佑一下子就听出了我话中有话,似乎还隐藏了些什么。

    “呵呵,”我笑小笑瞟了他一眼,“其实告诉你们也没什么,我本打算等封龙他们来了再说的,不过既然聊到了就告诉你们把。”我故作神秘的顿了顿,给自己点了支烟吸了一口本以为天佑会着急。

    不过我连续抽了两三口烟还是不见他催促我,我抬头一看只见他般了一张藤椅,放在一边现在正躺在上面舒服的翘着二郎腿看着我。

    一见他这表情我就知道我白忙合了,顿时就没了捣鼓装神秘的气氛继续道:“咋们古城到现在已经有两千多年历史了,虽然正史上可以考究的只有一千多年。

    但据我了解古城远比历史上记载的要存在得久,甚至更久远,连城山自古就有在了,作为古城的龙脉之所,自古连城之上都修有庙宇,只不过历史上面不记载而已。

    至于连城山的防御工事是这近四百年才修的,而连城三堑却从唐朝就开始流传了下来,这三堑到底是谁修的,又为何修已经无法考究,时间已经磨平了一切痕迹却唯独留下一首诗。”

    “嗯?诗”陈霜童突然一顿,像是什么惊到了他,猛的抬头看了我一眼却又不说什么。

    我见他反应这么大忍不住就问:“对,是诗,一首可以找出连城三堑的诗,你是不是知道?”说完我死死的盯着陈霜童。

    不过发现他好像陷入了沉思,似乎没听到我的话似的,我等了好久还是没见他反应过来,又上前拍了拍他肩膀,这时他才清醒过来,不好意思的看了看我跟天佑,“呃,不好意思,没事,我没听过,你继续。”

    “怪了,这家伙到底在想什么?”陈霜童的样子让我似乎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虽然我心有不解,但显然他不想把心中的疑惑说出来。

    我也没去强求他又道:“连城三堑虽然隐秘,但还是有迹可循,只不过知道的人少罢了,我之所以知道这些,还是爷爷告诉我的。

    他说当年有一人找到他,让他帮寻找连城三堑,当年爷爷才30岁,当时我老爹才3 4岁,那人说他祖父辈跟过苏元春打过仗,是当时苏元春手下的兵。

    这四句诗就是他祖父传下来的,跟着这四句诗传下来的还有一段往事,那段往事也很简单,讲的是苏元春历经九年修好连城山防御工事之后,偷偷安排人手进入三堑的事。

    当时他祖父便是其中一员,不过可惜进去之后不知道因为什么突发事件,天地人三堑各进去了一千士兵都全部死在了里面。

    他祖父之所以能逃出来因为,小时候去求过一张护身符,他祖父逃出来后已经有些神志不清,苏元春为了不让人知道这些事情,就给他了点盘缠打发了他回老家。

    之后他祖父浑浑噩噩过了好些年才好了点,后来娶了媳妇在广东发了家,再后来这事情他祖父在清醒的时候会时不时说上一嘴。

    但并不是很愿意提进去,似乎一深入回想起那段往事,整个人又会疯疯癫癫的发起病来,他祖父的儿子也就是他爷爷听说,那个连城三堑里面藏了好多宝藏。

    他们家在祖父辈发家,那时在广东也算是一望族,他爷爷虽然听说有宝藏,可天生富二代的他爷爷对此事也并不太感兴趣,便没去寻这连城三堑,他祖父死了之后不久

    他爷爷因为是富二代家产不久便被挥霍完了,传到他父亲那辈又因为上辈是土地主而被批斗,最后搞得连宅子都被收了,到了他那代已经不剩多少家产可以挥霍了。

    他其实也算是个富二代,从小富裕生活过习惯了受不了苦,当时他害怕他爹死后他彻底要沦为乞丐,便想起他家族世代相传的连城三堑的事情。

    他琢磨了很久便开始筹划要进连城山寻宝,不过也正巧当年50年初至60年代,全国不是搞大越进,就是闹红卫兵,整个国家没有一处是安宁之地,他也趁着这动乱来找到了我爷爷,劝说他跟他一起发财。

    我爷爷就是当时知道了这关于连城三堑的记载,当年我爷爷还不算很有名望,那人也不知道通过什么手段知道我爷爷懂风水,所以才找到了我爷爷想跟他合作。

    爷爷原本是不答应的,当年抓封建迷信判的很重,甚至有可能会被枪毙,但当时他给我爷爷的酬金很丰厚是整整两块金砖。

    当时我爷爷便动心了就跟着他去寻那连城三堑,可万万想不到他们从连城山出来后不久那人就疯了,到处传连城山有宝藏,有鬼。

    还传哪里是地府入口,进去的人都会死无全尸,你们也知道当时五六十年代正是破三旧时期,那人还没回广东就被抓进了监狱,可连城山有宝藏的事情却传了出去,甚至还有传说,连城山宝藏得到者可富甲天下等等这些... ...”

    “哎哟我去,你家老爷子还有金砖啊,你这家伙不地道啊,这么多年了,没见你大方过,你大爷的抱着金山不出声,你这哥们白交了。”我话还没说完,天佑就嫌弃鄙视了我一眼抱怨道。

    “哧哧,”听到天佑抱怨我无奈摇摇头笑着说:“要是当年老爷子那两块金砖真的能留下,说不定我现在也是个富二代了。”我见天佑还是鄙视的看着我,像是不相信我的话,也只好暗自苦笑。

    继续说:“当年破三旧闹的很厉害,懂点风水会点易经玄学的都不敢露面出声,生怕被抓去批斗,我爷爷跟那人进过连城山,那人还被灌上了一个传播鬼神迷信的罪名抓进了监狱。

    虽然当时那人已经疯了,但我爷爷还是害怕,当年便带着我老爹提着两块大金砖,就去了广东打算通过熟人偷渡去台湾,听我爷爷说是去那边投靠一个拜把子兄弟。

    但世事难料他还没上船就被边防给逮了下来,最后也不知道通过什么关系人是给放出来了,可金砖却给没收了。

    最后爷爷还因为这事情,带着我老爹躲进村子,一躲就是二十多年,直到七十年代晚期八十年初,我老爹从中越自卫战中回来跟我老妈结婚后,才从村子般到小县城定居一直到现在。”

    “不对啊,你从头到尾没讲这诗怎么回事?”天佑听着津津有味,可一瞬间就反应过来发现我完全没讲正题,一下子便把话题切了进去。

    天佑的话陈霜童似乎也很同意,说完两人便一致的看着我,我这回没再兜圈直接就说:“那人跟我爷爷说连城三堑的藏诗,只有懂风水之人才明白这四句诗的含义,这也是为什么他找我爷爷的合作的原因。

    山门无路凭月照,仙洞无门待云封  闷来山前观虎斗,水下松林猫头鹰,这四句诗句便隐藏了连城三堑的信息,可到现在为止我只能大概知道人堑位置,至于天堑和地堑的位置还清楚。”

    “什么意思?连城三堑就隐藏在这四句诗中?”天佑一听顿时就傻了,他根本不知道什么意思,我没回答他而是淡淡的看了眼陈霜童。

    陈霜童见我看他眉头先是皱了皱,又有些不确定的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诗句前面两句应该是指天堑和地堑,至于后面两句是连在一起的,说的应该是人堑位置所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