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一章 七星葬阵
    我也没想到陈霜童这么精明,这四句诗句我琢磨了很久才明白这其中的意思,他一语就道出了这里面的玄机。

    看来他对风水上的理解和造诣高我不是一点半点,我心里虽然不爽,不过更多的是暗自佩服,我点点对他做了一个你厉害的表情。

    “别墨迹,赶紧说说咋回事,你们两个能不装么。”天佑一贯都不喜欢我这种做派,现在再加上一个陈霜童他更是恨的咬牙切齿表情很是不耐烦。

    “天堑位置,山门无路凭月照,地堑位置,仙洞无门待云封,人堑位置,闷来山前观虎斗,水下松林猫头鹰,其实就按照字面的理解,天堑在山,山门无路凭月照。

    天堑没有路可寻,所以山门无路这也示意着天堑位置,应该是在连城山某处洞府的山壁之中,因为只有山壁才没有路。

    地堑在崖,仙洞无门待云封,地堑是一个崖洞至于这个崖洞在哪儿,也只能凭借字面的理解,仙洞无门应该是指这个山洞平时是个露天可见的崖洞。

    只有在悬崖云遮过洞口才能叫封,这便是待云封,剩下的闷来山前观虎斗,水下松林猫头鹰,这个起初我也不懂。

    但几次来连城山后我才发现在水坝位置旧路上,并不能看到连城山全部山貌,只能看到连城山前后山的一角,整个连绵十几里的连城山都因为地势的原因和视野角度的关系。

    被中间一大片树林挡掉只露出山的一角,这露出的一角便是闷来山前观虎斗,平时我们在水坝位置看连城山的时并不会这么认为,水坝位置本来就在连城山脚,地势比连城山要低的多。

    乃是由下往上的俯视角度加上中间还有一大片高起的树林挡住视线,平常人根本不会去看这个被挡住的连城山,而闷来山前观虎斗。

    前面的闷字则是分开理解的,要在大雨天才能看到观虎斗在水坝位置看连城山因为那部分树林的原因,遮掉了大部分山势。

    使得山只露前后一角,在下雨天乌云盖顶的时候,乌云遮掉最顶部的山头,那样前后山露出的那部分,就变成了一只趴在森林里的老虎前后各一只这就对应了,闷来山前观虎斗。

    俗话说的好,一山不容二虎,现在两只老虎趴在同一森林里,所以这句才叫观虎斗,剩下的最后一句:水下松林猫头鹰,则是指明了人堑所在。

    人堑在水,水下松林猫头鹰便明确指出了人堑入口位置,懂一点野外知识的人都知道,野外有四大指路鸟,一是老鹰,二是雁,三是麻雀,最后便是猫头鹰。

    这四个种类的鸟,都不会从树木上取水,而是都会去最近的溪水边,或小河中取水补充自己的水分,要是在野外迷失,在没有指南针又不知道路的情况。

    便可以跟着这四种鸟走,等到它们吃过食物之后不久,便会去河边饮水,而有河的地方就会有人,只有顺着河流走,就能找到村落。

    所以这是古人在森林里打猎最常用的一种迷失后摆脱困境的办法,水下松林猫头鹰炸听起来像是一句病句,可深入了解后就知道,这是在给你指路。

    只要你解开闷来山前观虎斗,就已知道人堑入口大概位置,便是在那片茂密树林之下的水底,那剩下的水下松林猫头鹰,则是给了明确方位。

    猫头鹰是晚上才出现的动物,晚上那片树林有猫头鹰栖息之地,那便是正真的人堑入口之处古人把猫头鹰视为指路鸟那这其中的含义已经足够明显了。”

    听到这儿天佑从原本躺着的姿势,一下子整个人都坐直了起来,“原来是这样,以前小时候我家人带着我连城山玩,总喜欢在水坝位置拍照。

    就因为那个位置只要你背对连城山那照片拍出来背景就是一大片树林,成了天然的背景墙,现在听你这么一说那露出来山的一角还真有些像老虎。”

    “行了,该说的我都说了,早点休息吧,今晚过了子时我们再起来,等封龙他们到了,我们就行动。”我话音还没落,陈霜童就朝其中一间房间走去。

    天佑看看我一眼也朝其中一间房间走去,何青的房子很大,有着大大的院子和一栋三层的小楼,后面还有一片小菜地,在这种小村子算得上一户小康家庭了。

    房子除了大房间也很多,光是一楼下的房间就有三间之多,而且房间里面都摆放着被褥,他家地理位置好虽然不是宾馆和招待所。

    但外地的人来连城山游玩的人,有一部分都会去他家借宿,这其中原因有一部分是因为何青这人好客,为人也很大度不拘小节,一部分则是我的原因。

    我来连城山几乎每次都去他家借宿,这小村子也就百来户人,见我每次都去何青家借住,何青家也因为我的关系,他家可以借宿的事情便传开了。

    久而久之来游玩的外地人在连城山下来晚了,就会问村子的村民这附近有没有借族的地方,村民便会告诉那些外地游客何青家可以借宿。

    不过何青也挺懂赚钱,把原本一楼只是杂物间和摆放拿来堆放甘蔗的房间,硬是让他改成了住房,虽说为此他也花了不少钱。

    但这些年来他家借住的人也不少,除去装修的本估计还赚了不少,现在到是方便了我们,起初天佑还不愿根我和陈霜童一个床,用他的话说宁愿坐着一个晚上熬通宵,不愿和两个大老爷们一个床同睡一踏。

    天佑两人去睡后我一个人坐在客厅又陷入了沉思,老实说这段时间我经历的太多了,短短的一个多月,我先是和天佑去抛了苏元春的疑冢。

    又遇上陈霜童一起下了三阴绝地的疑冢把我跟天佑之前闯的祸补上,再一起闯乾坎五行阵,现在又是冒着生命危险闯进着迷雾之中。

    我都不知道接下来还会发生什么,但一想到连城三堑我心里就发慌,别人对连城三堑不了解,但我却是知根知底,整个古城有三大险地。

    第一是整个古城人都敬畏的召宗府,哪里因为传的太邪乎几乎没人敢靠近,导致现在那边现在还是一片荒地,现在可是寸金尘土的年代,在城镇里面出现荒地也算罕见了。

    第二则是古城外六七十公里外的空冥寺,空冥寺原本是一个城外度假山庄,那个地方也是古城人不敢涉足之地,原因是民国初年哪里本是一片荒废空地,有的只是破败的古建筑。

    再后来到了八十年代才被一个外地的开放商看上,花了中金重修寺院,翻修成了现在古香古色的空冥寺,不过不知道是因经营不善还是怎么滴,度假山庄没开多久就倒闭了。

    传说是那边地方太脏,常会出现鬼怪的事物出现,后来那个外地老板怕惹上灾祸就改成了寺院,为的是用佛法镇压那些鬼怪。

    不过也有传说是空冥寺在破败之前一直就是寺庙,因为民国初期世道动乱,那里的和尚害怕战火引到他们身上,就全部躲到了深山老林去,等战火过后再次回来。

    不过谁知道民国之后便是日本人的入侵搞的人心惶惶,原本打算回来的和尚就更加不敢再回来了,直到八十年代寺院被改成度假山庄。

    那些和尚才重回寺院,但也巧的是那个度假山庄频频发生怪事,甚至八十年代有一度还上了整个广西的新闻,现在空冥寺也一贯保持它的神秘,晚上不留宿。

    古城的人除了个别信佛之人,会在在初一和十五去烧香拜佛之外,基本哪里就是无人之地,当然里面住着的和尚不算,第三剩下的便是这连城山了,除了连城三堑,还有一个更加让我疑惑的地方那便是七星葬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