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二章 人尸鬼影
    想着想着我便躺在藤椅上朦朦胧胧的睡着了,直到一阵手机铃声吵醒我,还在梦乡中的我突然一个激灵,整个人就从藤椅上弹了下来。

    这一瞬间我整个人都懵了,根本不知道怎么回事,时间过了十几秒我裤子里的手机铃声还在响,这时我才反应过来,掏出手机一看,居然是封龙的电话。

    我忙手忙脚乱的接通了电话喂了一声,但还没等我说话,电话那头就传来一阵咆哮,“你个发温,怎么这么久才接电话,还有你大爷的,让老子来办事你居然关机。

    搞啥来电提醒,赶紧滚出来我跟子蒙到了,这大半夜的,一大堆违禁物品卡在关口不给我们进去,你再不出来我们就直接再打道回府了。”

    听完封龙的话我的心慌也平静了下来,一边房间里的天佑和陈霜童也被我的手机铃声给吵醒了,现在三人你看看,我看看你。

    我接着封龙电话也没空跟他们解释,就跟封龙在电话里简单的说了下我们困在连城山脚下村子的事情,让他们等等,等我们办完事再去接他们。

    虽然我知道蹲边防站不好过,况且他们还带了一大堆违禁物品,被卡在哪里不给进城更免不一阵盘问,但以封龙和子蒙的性格那些边防士兵也不敢对他们怎么样。

    再说了起初电话信号是被屏蔽的,我也不知道手机突然就能打通了,这也为什么封龙的突然的来电把我吓的不轻的原因。

    简单的跟封龙他们交代了一下后,我也顺势给蒋富打了个电话,让他去跟边防的人吱一声,虽说那些边防武警不敢对封龙两人怎样。

    但也不会给好脸色看,有了蒋富的招呼就好办了,等我们办完事从这里出去,再找关系去接封龙两人就是。

    我挂完蒋富电话,就跟天佑和陈霜童说了下情况,两人也同意我的做法,“现在也快到子时了,拿好东西我们出阵,要是我没猜错,笼罩在村子的迷雾应该少点了,不然手机信号不可能打的进来。”

    天佑是行动派,我刚说完他就提着背包跑出房子外,我跟陈霜童各自对视了眼也跟了上去,果然我们刚来到院子抬头一看。

    天上已经零零散散的能看到几颗星星了,外面的迷雾也已经比白天小了很多,只有在连城山脚上山的道路上还是白茫茫的一片外。

    进山跟经过村子的道路基本已经没有多少迷雾,有的只是淡淡的万域香散发出来的香味和从地宫下蔓延上来的万域香的烟

    但这些已经不足以威胁到我们了,见状我又忙拨打了一次蒋富的电话,让他趁着迷雾消失,赶紧派人进来寻找那几个警察。

    白天的时候那一个中队的武警已经被苍狼他们救了出去,可蒋富派进来搜救的几个警察,却到现在还是没有一点消息。

    虽然我心里知道那些警察已经凶多吉少,那些武警没事是因为他们一直都呆在部队,常年体内带有部队特有的血性和阳刚之气。

    而且他们还人多,都是一个小队一个小队的行动,那些邪祟和鬼物因为忌讳他们身上的阳刚之气才没有动他们,他们才幸运的只是被邪气入体。

    但那些警察就没这么好运了,先不说现在当警察的有多**,大多数都是凭借关系和金钱买进去的职位,整天没事就懂吃喝玩乐,一身肥肉都能赶上肥猫了。

    这些警察不作为也就算了,这种**的生活久而久之还带有一股污浊之气,这种气息往往就是邪祟和鬼物最喜欢的,所以这也是为什么军营可辟邪,但警察局就不行的原因了。

    “你让蒋富派人进来,不担心那些人再次被邪祟害死吗?”天佑一边听着我打电话,一边眉头就皱着,我刚挂完蒋富电话,他马上迫不及待的道。

    我顿了顿,先是瞟了眼陈霜童发现他在一旁不做声,又看了眼迷雾还在环绕的山道说:“要是换做之前我不敢这么做,不过你抬头看看天。

    显然连城山下面地宫中发生了变故,有可能是苍狼他们行动成功了,使得地宫下幽冥泉眼的雾气不再像之前那般不要命的往外冒了。

    现在这种形式再加上之前蒋富从我爷爷手里给我的阴阳乾坤罗盘,就算有邪祟出来我也能对付,让蒋富的人进来也不会有事,这个时候邪祟应该都集中在地宫里,我没想到苍狼他们的手脚这么快。”

    说完也没再让天佑问下去,就示意他们朝山脚走去,我们从何青家出来,走到连城山脚需要十分钟,别看这不到一公里的距离,但何青家一是在半坡上。

    二是我们现在是走着过去,加上是晚上平时这段路就没路灯,有的只是连城山脚那两盏昏黄的进山路灯,跟保安亭还有就是四周民居散发出来的灯光。

    现在人都死光了,更别说有房子里面散发出来的亮光了,所以我们走的特别慢,一路走我们三人还要一路防备着那些邪祟和鬼物随时攻击我们,短短的十分钟路程我们硬生生的走了半个小时才到。

    “嘶”刚来到连城山脚,天佑就不由倒吸口冷气,我也感受到了这不同寻常的气息,就像白天我们走进迷雾的感觉,不应该说比白天那会这些雾气更阴冷。

    漆烟的山道不断吹下一股股冷风,搅得山道的白雾犹如特效般翻滚,我们三人打都强光手电,我拿着手电照去,只见山道白色雾气中好像还有个人站在里面。

    虽然若隐若现但我从小视力就非同寻常,我天生除了那股危机感特别灵敏之外,就数这眼睛最厉害了,小时候别人体检的时候,都是十个中有五六个是近视眼。

    可我却不一样,不管小时候怎么折腾,甚至到了大学没日没夜的玩电脑,视力还是一点没有减弱,直到我出来工作我在一个同事的怂恿下,去了一家眼科医院看了我这眼睛。

    但医生给我的答复却是眼睛没有丝毫异样,也没有什么视力上的障碍,或者远视眼,可我眼睛视力就是这么恶心,那时医生还试了试我视线程度。

    平常眼睛体检都是两米开外,最小字度数5.2,可我都站到5米开外了,连最小的5.2还是轻轻松松看的一清二楚,甚至医生为此还弄出了一排更加小的符号让我辨认,不过还是被我拿下了,医生为此也瞠目结舌一脸的不解。

    “你们看。”虽说我双眼视力不同寻常,但还是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直到我又照了这迷雾中的身影好一会,发现的确不是我眼花,或者幻觉才小心翼翼的对旁边的天佑俩人道。

    “怎么了?看什么?”天佑愣了愣看着我的手电照在白茫茫的雾气中满脸的疑惑。

    “嘘,”我给天佑打了个小声的手势又低声说:“里面有个人。”

    “这是... ...”陈霜童在我第一次出声的时候就已经发现了那个人影,他正脱口而出的时候,那个人影却突然动了,陈霜童看到那人也的动作,一下子冷汗就流了下来,连平时镇定的他也不由有些微微颤抖。

    “你怎么回事?”我看到他的异样,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但显然陈霜童对眼前那个身影好像很害怕,甚至有些恐惧。

    “嘘,别出声。”陈霜童一见我说话,立马一手捂住我的嘴巴,天佑见状刚想说什么,但看到陈霜童反应这么大,也是身子一个紧绷的站在那里,愣是一点动静都没发出。

    我原本已经在思考这迷雾中人影是什么东西了,但被陈霜童来这么一下,刹那我的思维全部都被打乱,但见他那样紧张,我心里也开始暗暗的打起鼓来。

    瞬着手电的光线再次看去,一幕恐怖画面出现在我面前,只见那个雾气中的人影不断的扭动,甚至扭动的姿势超出了常人的动作范围。

    我知道一个正常人不可能整个上半身来一个180度的翻转,然后头还反着朝下的,显然我们看到的东西不是人。

    我用表情对陈霜童做了放心表情,再用稍微拿开的手,一边盯着那个鬼影,一边用手机打了几个字给他看,“那是个什么东西?”

    “人尸鬼影,你们都不要出声,这东西靠声音辨别事物,惹到它我们都要完蛋。”陈霜童也很配合很快就回复了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