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三章 改龙脉,封地泉
    封龙一听身体绷的更紧,我现在已经后悔打手电去照它了,虽然陈霜童说的人尸鬼影是靠声音来辨别事物,但它那样诡异的动作还是让我不由的感到毛骨悚然。

    我们三人各自都静静的站着,时间就这样一点点过去,突然远处传来了一些零零散散的聊天声音,那个人尸鬼影顿时从头朝下猛地抬了起来,朝远处的声音看去。

    我心中暗道,“不好,”可已经晚了,我刚想伸手拔出背后的古剑,那个人尸鬼影一下子就冲进一旁树林中接着在便消失在漆烟的夜色里面。

    “我去救他们,你们自己小心。”人尸鬼影一消失,我就知道要出事了,连忙跟天佑和陈霜童打了个招呼就朝身后跑去。

    “等等,”我没跑去两步,就被陈霜童拦下,他的动作显然跟他柔软的身体不成正比,不过此时我也没心思去想那些,“你别栏我,再晚点,又要出人命... ...”

    “你别冲动。”陈霜童显然没在乎我的着急,而是死死的抓着我,直到见我用凝重的眼神看着他,他才缓缓说道:“人尸鬼影,没你想的这么简单,那个东西不是一般的邪祟,而是墓穴里面的东西。”

    说到这儿陈霜童把死抓着我的手给松开,因为刚才这么一耽搁,估计那个鬼物已经靠近那些进来的人了,我现在就算赶上去也不够时间了,况且说实在的我也没把握对付那个东西现在听到陈霜童这么说我心里更是冷静下来。

    陈霜童见我已经稳定情绪便又说,“我家虽然是世代守墓人,可地底下的秦皇陵也不是随便就能下去的,家族传承了上千年。

    对墓里面古怪东西还是有一点记载的,我爷爷跟我说过,他爷爷就是我祖父辈就见过这玩意,我们家族每隔十年会下皇陵进行一次祭祀。

    我祖父就在墓里面遇上过这人尸鬼影,当年应该是在清朝光绪年间,当时我们家族还很庞大,那次进去祭祀的人足足有三十人多,我祖父便是其中一个。

    不过最后从墓里面出来的只有他一人,也就是从那时我家族从百人大族开始落寞,秦王陵不像世间说的那样不能挖,而是里面存在惊天大秘密。”

    “什么大秘密?”天佑听着忍不住惊呼出声。

    “这个我不能告诉你们。”陈霜童被天佑打断也没生气,但显然也没有想告诉我们这其中的原因,不过我知道他是不可能告诉我们的。

    这些事情现在整个中国估计只有不到一个巴掌的人知道其中的原因,他没理由告诉我们,况且这些事情人越少知道越好,因此他拒绝天佑后我也没多问。

    陈霜童看了我一眼,顿了顿又接着道:“我听我爷爷说,当年祖父从墓穴里面出来之后,就传下命令,每代人都必须生两个儿子,一个继承家族族长之位,一个则放弃守墓人身份。

    这样做是因为祖训不能违,但祖父却不愿意我们这些后人在那一代的时候真的彻底灭绝在地下,当年祖父遇上的人尸鬼影是三只。

    虽然我没亲眼见过,但听爷爷的描素我知道刚才我们遇上的,东西就是那个玩意,人尸鬼影确切的说不是尸也不是鬼,它是一张人皮,一整张从人身体上拔下来的人品。”

    “嘶,”听到这儿我顿时整个人就倒吸口冷气,按照陈霜童所说的,人尸鬼影是一张人皮的话,那这就太恐怖了,可以想象给你看到一具尸体的时候你会害怕,甚至会害怕到颤抖。

    但要是给你遇上一张人皮,而且这张人皮还会动的,这其中的感觉就不能用恐怖去形容了,我现在终于知道陈霜童为什么要按住我了。

    起初我以为人尸鬼影顶多就是一具变异的尸体,我手上的古剑加上老师傅给的符咒足以对付它,但现在想想整个人背脊就感到发凉,只是一张人皮我的古剑说不定还真的不能对它起作用。

    “我爷爷防止再进墓穴时会遇上里面的人尸鬼影,为此查阅了很多这方面很多资料,还真让他在一本古籍上查到了这东西的来历。

    传说在西周的时候有炮烙之刑,是把人绑在一根巨大的铁柱子上,然后铁柱里面放柴火烧红,把人火火给烫死的是酷刑。

    而这人尸鬼影则是参照古时候炮烙之刑来弄出来的东西,把人同样先把人绑在一根烧红的铁柱之上,但却不像炮烙那样会致人死地。

    而是让那人的皮肤被慢慢灼烧至失去感觉,直到完全失去疼痛感觉,然后再从头部下手,把整个人的人皮一点点的拔下来。

    那个被拔下来的人皮,因为主人经受过炮烙,已经失去痛觉,在被割下人皮的时候,古人又会用特殊的药剂让他不至于一下子流血过多而死亡。

    那样那个被割之人全程都是清醒状态,直到整张人皮被割下才会慢慢死去这种恶毒的手法,使得那个被割之人怨气冲天。

    人死之后所以的怨气都聚集在了这种人皮之上,古人再把人皮放进棺材,最后再用一种不知名的手段,封印在墓穴里面。

    人尸鬼影已经超出人道,已经属于妖类了,这些东西会在墓穴里面徘徊,如幽灵般一直徘徊在墓穴里面,千年万年不腐。

    如果不是墓穴里面发生聚变,人尸鬼影是不能逃脱墓穴的,这种东西我爷爷之后的后半生走遍大半个中国,想要找到对付它的办法,但一直都没有收获。

    唯一知道的便是在山东和四川两处古墓里面曾经出现过,但那些都无从考证只是传说,因为那些遇上人尸鬼影的必定是盗墓贼,而那些盗墓贼不是死在人尸鬼影手里,就是彻底不敢再干这行,

    我爷爷直到去世也没能找到对付这玩意的办法,他告诉我要是以后进入王陵祭祀再遇上这东西,一定不能动也别发出声,他研究了这么多年,唯一知道的便是人尸鬼影是靠声音判断事物的。”

    “我勒个去啊,你爷爷花了大半辈子都解决不了这东西,那我们岂不是要遭殃了。”天佑听完忍不住眼里咽口水。

    “不知道。”陈霜童摇摇头,指了指连城山脚保安亭旁边的一滩血迹,“之前你跟我那些村民死的很诧异,还有的是被掏空了身体内的所有东西,包括血液和五脏,只剩下一张人皮对吧。”

    说罢陈霜童就看着我,我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想了想之前蒋富跟我说的事情就忙点头,陈霜童见状又道:“那就基本可以确定哪些村民是被人尸鬼影杀死的。

    我爷爷跟我说过当年祖父从地宫逃出来,一路上见到了很多族人都是被掏出了内脏,和身体里面血肉只剩下一副人皮,祖父说人尸鬼影因为生前怨气太重,死后怨气又全部聚集在人皮上,所以它杀的人就是这副模样。”

    天佑打了个寒蝉,口舌有些不利的说:“那,那可怎么办,我可不想成为一张人皮。”

    “不用担心,万物不离其宗,既然它还有形体,那就证明它还是实物,就算是妖类,也有对付它的办法,我们现在先离开把,鬼物跟鬼物都是互相排斥的。

    这里出现了一只人尸鬼影,就不会再有别的邪祟,那些东西也像动物一样是有领地划分的,这东西目前我还不知道怎么对付。

    咋们先去出告诉蒋富这些事情让他的人小心点,另外封龙他们该等急了,我想这些邪祟和鬼物都是地宫出来的。

    我们赶紧接回来封龙他们,拿到东西改龙脉,封地泉,彻底断了地宫出口,那些鬼东西就算在厉害也不能再出来作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