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四章 人马到齐
    打定主意后我就开始往来时的路走回去,刚走没两步天佑就一脸凝重的追上来,“那不管那些进来的人了吗?”

    我摇摇头,“人尸鬼影我现在还不了解,也不知道我能不能对付的了,刚才我们聊天的那会,蒋富的人已经深入进去不少了。

    现在人也已经分散开来,那鬼物又神秘莫测,我就算有心要救,也不会分身之术啊,咋们现在能做的就是早点接到封龙和子蒙。

    他们手里有我要的东西,拿到东西改龙脉,封地泉,逆转风水走势,地宫必定发生变化,那些还在外面的邪祟一但察觉自己的老窝出事,肯定都会回去。

    到时我们再把地泉彻底封死,不再让天泉的雾气跟地宫的邪气溢出来,最后再找人把连城后山的地洞缺口填上,这样才能彻底的让悲剧不再发生,”

    说完我示意了陈霜童一眼,便快步的走了出去,“可是... ...”我知道天佑还有些不死心,不由朝他挥挥手不再让他把话说下去 ,“行了,我知道你想什么,要是遇上那鬼东西我还是会上去斗一斗,但如果没遇上那也没办法。”

    “唉,好吧,”天佑也自知这就是事实,叹了口气后先一步走在我和陈霜童前面,很快我们三人就走出了连城山山脚范围外。

    远远我就看到一排耀眼的灯光照在我脸上,虽然我们距离关卡还有百米距离,但那里的军用探照灯已经照的我睁不开眼睛来。

    我们三人忍着流眼泪的冲动,快步的朝关卡走去,“你们没事就好,就因为你小子,我被你三叔臭骂了一顿,唉。”

    蒋富原本坐在一辆军用的吉普上正和几个类似军区领导的人聊天,突然见到我们到来,就跳下车来有些埋怨的对着我说,边说还有些贼头贼脑的朝身后望去。

    “你这兔崽子,多久没回家了。”我正纳闷蒋富为何会露出那种表情呢,但接下一声怒吼从他身后传来我就知道怎么回事。

    “事情都惊动到军区的人了?”我看着来人暗自思索了会,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便嘿嘿一笑,“嘿嘿,黄叔是您啊,什么风把您吹来了。”

    眼前是一个中年军官,虽然已经今年古稀,但腰板挺的还是很直,一身军装再加上他那种特有的战场拼杀气质,他人还没来到跟前就给人一种很大的压力。

    除了那套军装很养眼外,就数他半烟半白的板寸头了,还有他肩上的那几颗星星已经表明了他的身份,一个最少师长级别的军区老大。

    这个中年人我很熟悉,他是老爹的战友早年一起当过兵,跟我老爹还有着过命交情,除了他还有几个也是跟他差不多一样的军区官员跟我老爹也是战友。

    不过眼前这个中年人立功后去上任分配来到的是广西军区,所以我见的最多的也是他,现在这老家伙一来就找我麻烦,肯定是我老爹听说了最近古城发生的事情。

    还有就是这一个多星期没回家,甚至电话都是直接屏蔽状态,他肯定猜到我已经参合到这事情来,黄老头十有**是他找来探我情况的。

    我见他直径朝我走来的时候心念已经百转,“你这臭小子还说。”黄老头一上来就朝我脑袋一巴掌拍来,我立马把头一缩,躲过了他拿一巴掌。

    黄老头见一巴掌拍不中我,也没在动手,显然他知道我已经不会再像以前小时候任由他们揉虐了,对于他们的套路我早已熟背于心。

    那些老家伙从小不管啥事,是对是错,是好是坏,总喜欢一上来就拍我,小时候我还不敢太过放肆,总是挨揍,但自从大学毕业之后这种闪避条件反应已经养成了习惯。

    这些老家伙虽然很无语,却也拿我没办法,特别是近两年爷爷有意不管我行事,甚至老爹关涉我的时候他还会暗中支持我,更是放任我干一些以前从来不给我接触是事。

    随着经历越多我也越发的神秘,在他们眼里我也逐渐成熟起来,有着他们不了解的一面,更重要的是他们年轻的时候见过我爷爷的本事。

    他们这个军衔能拿到,正因为我爷爷跟当年中越自卫战的一件禁忌事,他们几个都牵扯在其中,后来也因为这事立了大功。

    他们才顺利的当到军长师长级别以上的官员,这也是为什么这些年来,他们一直很敬重我爷爷的原因,甚至有时候连我都妒忌。

    “行了,老子就不跟你扯皮了,你没事就好,但你小子既然还在龙州,就抽些时间回家,免得你爸担心你,这边的事情上头已经派了特殊部门下来接手,你就别瞎参合了。

    在我们的地盘你可随便乱来,但人家毕竟是中央直辖的人,如果不买我们面子,你这小子怎么死都不知道。”黄叔带着我们三个来到边上一个帐篷里面对着我就是一顿训斥。

    “切,就他们。”我暗暗的切了一声,但没想到黄叔的耳朵这么好使,刚坐下的姿势立马转过来烟着脸,一副包青天的样子,“你这不会是跟他们起冲突了吧。”

    我耸了耸肩示意天佑跟陈霜童找位置坐下后就说,“其实也不算冲突,但也好不到哪儿去。”

    “你... ...”黄叔一见我这么说,更是气的脸都红了,但我没给他说话的机会马上又接的道:“黄叔事情没这么简单,这关系到整个古城的龙脉和安危他们几个人搞不定。”

    黄叔听到这儿气红的脸一下子就降了下来,看了看我见我没有任何开玩笑的迹象便皱着眉问:“怎么回事?”

    “告诉您可以,您要先答应我一件事。”我没直接回黄叔的话,他定了定神眉头又皱的更紧了些,许久蹦出一个字:“说”

    “想要解决这事情有些困难,接下来可能会有大动作,但不管发生什么事,你不能让我跟我这些朋友被逮咯。”

    “只要不犯法,我可以保你们。”

    “好,成交。”我拍了下大腿,暗道:终于有人扛了,这回就算闹出什么事来,也不用担心了。

    我按住心中的高兴深吸口气又说:“那麻烦你让边防的武警放我的人进城,他们手上有我要的东西,这些东西对这件事起到至关重要的关键。”

    黄叔这回到没马上回答我,而是沉思了好久才喊来了门外的一个士兵,低声的跟他说了几句话后就对我说:“一百多条性命,这事情一定要有个交代,我相信你,你的人我已经找人去接了,你现在可以告诉我怎么回事了吧。”

    听到黄叔说已经让人帮我去接人了,不但我错楞,就连天佑也是一副错楞的表情,只有陈霜童面部表情的坐在一旁。

    我知道既然黄老头既然答应了,那封龙他们肯定能接回来,我先跟他聊了一些不管紧要的话题,知道他有些不耐烦,我才慢慢把话题转入连城山。

    先是我们去三阴绝地的疑冢,然后是后山的五行阵,再后来到进迷雾村子救人,直到我们见到的种种和所推断的一切都一五一十的告诉了他。

    因为我清楚他这种人凡事都讲一个理字,我想要后面的行动顺利,就必须要得到他的支持,让他知道事情的缘由起因和后果,他也会更慎重对待。

    我也不会受到这么多阻碍,当然我跟天佑先去抛了苏元春的疑冢我没说,但他听完已经吃惊的合不拢嘴了,不过奇怪的是我在他眼里只看到了极度担忧的眼神,对我的话并没有任何怀疑。

    这让我很好奇,一个当到了师长级别的军官,对我刚才说事情居然一定没有怀疑,我的那些话都可以写成一本悬疑小说了,但在他的眼里有的只是担忧和谨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