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五章 大龙之处,必有重宝
    “原来是这样,难怪上天会派特殊部门下来接手这件事,看来这其中还有隐情啊。”黄叔眼中的担忧持续了好久。

    才慢慢回过神正了正身子对我说:“事情若真如你所说的那样,那随便你闹大不了我帮你扛,但你要保证自己的安全。

    别太勉强自己,事情闹大了解决不了,我最多就提前退休,可老哥就你这么一个儿子你完事要小心点。”

    我原本还以为黄老头会说什么一定要完成任务的不然回来抽你的话,但他这些一句都没有提,有的只是长辈对晚辈的关心。

    和要准备上战场前的关爱,黄老头这样的变化一下子让我有些接受不了,更是傻楞的站在了一旁直到好一会,我才恍然一醒,重重的朝他点点头。

    黄叔见我点头答应,也重重的叹了口气,“你们自己聊吧,我就不打扰你们了,我那边还有事,你那些朋友我已经让人接他们直接来这里了。”

    说罢我就见他落寞的背影缓缓的走出帐篷,一瞬间整个帐篷里面都安静了下来,我不出声陈霜童也是面无表情的坐在一旁。

    天佑看了看我,又望了望陈霜童,直到他再也忍不住才说:“都别整得像要出殡的样子行不,咋们又不是去送死。”

    “哧哧,”我心里正在猜测黄老头跟我老爹和我爹的那些战友以前到底经历了什么,能让他冒着背烟锅的风险只求我别以身犯险。

    这种情愿牺牲自己也不愿连累后背的大无畏,在现在这个私自的年代已经很难见了,况且我还是局外人,若是换做他自己的儿子,那他这样做还无可厚非。

    可毕竟我只是他战友的儿子,虽然他们有拜拜子,但也足够让我吃惊的了,我脑子已经在急速运转正视图一点点去假设老爹以前的经历。

    天佑突然蹦出这么一句话来,瞬间我的思维就被打断,无奈的摇摇头暗道,“唉,算了,以后回去一定要问老爹跟爷爷清楚。”想到这儿我心里虽然还有些不情愿。

    但也没办法对天佑龇牙一笑后就说:“择日不如撞日,一会封龙他们到了,我们就下水,如果我没猜错连城三堑肯定的连接在一起的。

    天地人三堑成天地三才之势相互牵制,我们从人堑进去,运气好找到直通天堑的道路,就能直接封印幽冥地泉,剩下的就是借着三堑入口进入连城山核心之中找到大龙所在,改龙脉,逆转龙脉走向,彻底改掉这里的风水。”

    “我们都忙合一天了,现在下水会不会太冒... ...”

    “你准备了多少件装备?”天佑的话还没说完,突然陈霜童就打断,冷不丁的来了一句。

    我一下子没反应过来,一下子不知道他说的什么意思,“潜水装备。”他见我不解又补了一句,“我是问你准备几套装备,我要一套下水。”

    “哦。”我哦了一这才反应过来“一共四件。”

    “留给我一套。”陈霜童好像性情大变,说完又开始沉默起来,“好。”我眉头一皱暗中看了他好一会也没问他为什么。

    因为我本来就打算让他跟下去,毕竟他在风水玄学上比我了解的多,还有就是我想搞清楚他来古城的打算,跟他接触这么就,我知道他肯定不会是歹人,但他的最终目的究竟是什么这让我很好奇。

    时间渐渐流逝,陈霜童就像一个老僧一样,自从刚才他问完那一句话就开始一直闭目不语,我跟天佑闲着无聊就开始各自聊起女人来。

    我们两个你一句,我一句越聊越起劲,什么他以前去了一样越南,在那边的夜店上了好几个性感的越南妹子,我大学时候的风流往事,从凌晨一直聊到了午夜,直到天逐渐开始冷起来,我们两个收止住话题,

    “下雨了?”随着天气越来越冷,我探头出帐篷外一看,发现外面已经下了毛毛细雨,天佑也朝外面瞟了一眼,“气温又下降了,你还打算今晚下去?”

    “嗯,”我听不由沉思了一会,“要不就我跟双瞳下去的了,你们都... ...”

    “周凡你大爷的,大老远的喊老子回来,也不出来迎接下。”我话音还为落,突然帐篷的帘子就被掀开,直径从外面走进来两个人,两个都是一米八多的身材。

    一个带着眼睛,耳朵挂着一幅耳塞似乎正在听着音乐,身后还背着一个背包,长的一副斯文派,如果不是陈霜童一脸棺材板让,跟他还真有几分相似。

    这人是我的死党廖封龙,跟天佑一样从小一起玩到大是个懒鬼,除了电脑他感兴趣外,别的什么都让他提不起丝毫冲劲。

    但值得庆幸的是玩了十几年的电脑,这家伙连上大学也是报的计算机专业,现在是一名烟客高手,同样一些我们不懂用的高科技玩意,在他手里都是小儿科。

    另一个身材健壮一头蓬松的头发,长到遮过眼睛的刘海被他撇在一旁,乱七八糟的也不管,刚进来立马就原地跳了两下,把身上的雨水都从衣服上抖下来。

    这看起来不靠谱的家伙,也是我的死党荣子蒙,在一家小工厂上班,别看他一副吊儿郎当的样,但这家伙的身后可不是一般好。

    用天佑的话说别说是一头老虎,这家伙就是一头熊摆在他面前他一样敢上去跟熊打上一架,两人看着一个看像刚毕业的大学生,另一个却像个成熟老练的社会人士。

    别看他们的差异很大,但封龙的行事作风可要比子蒙谨慎和老练的多,不过我知道这就是他们的风格,封龙先跟我打了下招呼,就自己走到一旁卸装备了。

    子蒙则无事无事也不管在场的人何想,自顾的就点起香烟来,子蒙是那种习惯了那种无拘无束的生活,过习惯了独自一眼的感觉,现在也一点不注意自己的形象。

    进来抖完雨水后又点起香烟,让站在他旁边的封龙都忍不住嫌弃的看着他,不过子蒙完全不以为然,自顾在站在一旁抽着他的烟。

    “行了,先别废话,我先介绍下人。”我示意封龙和子蒙两人安静就开始给陈霜童和他们两人各自介绍身份。

    我们几人本来就是年轻人很好交流,经过半个小时的聊天,封龙两人也习惯了陈霜童那种冷漠感,但两人也没在意,反而因为很久不见了,我们几人越聊越起劲,“好了,让你们回来是有事要办的。”

    我打断了他们的聊天,一下子就切入正题,把我之前的经历跟连城山还有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跟他们讲了一遍,两人因为是我死党从小就见过我一些神秘的事情。

    现在听到这些也没太多的惊讶,我长话短说用不到半个小时,就跟他们两人讲完我们的事情,听完后两人都不发表。

    我顿了顿又道:“事情已经牵扯到整个古城人的安慰了,这事宜早不宜迟,今晚就下水,你们两个做了一天车就别下去了,况且也需要人在岸上接应,我跟双瞳和天佑下... ...”

    “不用,我没事,听说这地方有宝藏,早年我就想进去了,不过可惜一直没机会。”子蒙听完的打算整个人都跟着精神起来,丝毫没有做了一天车的疲惫。

    “大龙之处,必有重宝,但同样大龙之处,也必是大凶之所,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不像我们以前走的那趟挖金行动。

    仅仅是当户外探险野营,进入连城三堑搞不好有可能就会死在里面。”我没跟子蒙打太极,直接拒绝了他的要求尽量的把事情说的严重一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