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六章 洛河书图岩
    “那我就更要下去。”子蒙见我说的这么严重,收回了他嬉戏的表情,把嘴里的香烟一扔到地上也狠狠踩灭。

    “既然这样,天佑你跟封龙在上面等我们,要出来什么事情也好做救援。”这回我没阻止子蒙,他的能力我还是知道的。

    有他跟着下去多少会有些保障,既然他说没问题,那就没问题,天佑跟封龙则很配合我,我话音刚落封龙就知会天佑跟他出帐篷外去整理那些沉水用具了。

    不到半个小时我跟陈霜童还有子蒙三人就穿上沉水用具来到了连城桥底,看着漆烟一片水面我心里那股不安又缓缓升起。

    连城山因为建设了一道大型的水坝,把下游发电站跟上游隔开,现在我们所在的位置又正好是上游,距离水坝也仅仅不过两三百米距离。

    在这漆烟的夜下水就算不被水鬼拉脚,要是有暗河或者暗流,把人冲到水坝的下游也是有死无生,水坝建起来后上下游落差就有三十多米,要是被暗河卷进去冲到下游,那可真是连天王老子都救不了。

    “你真要下去?”黄叔看着我们三人整装待发又忍不住问出声。

    我朝他坚定的点了点头,“嗯,知道了,这事情已经搭进去这么多人命了,再不解决怕会出更大的乱子。

    黄叔你放心,我不会有事的,你让你的人守住各个进入连城山的入口就行,这里已经很危险了,另外蒋叔你也把你的人撤出来吧。

    起初我还以为只要人多,那些邪祟就不敢怎么样,但人尸鬼影太诡异,谁也不敢保证它会干嘛。”我拿出几张辟邪符递给黄舒仁和蒋富。

    虽然我心疼这些符咒,但毕竟他们是我长辈,这里是事情已经超出了正常范围,他们还要留守在这边,多一份保障也多一丝安全。

    “要小心些你小子可别害我,你要是出事你三叔会扒了我的。”蒋富自知连黄舒仁都劝不了我,他就更劝不了我,递给了我一只香烟给我点上,示意我抽根烟定定神再下去。

    做完这些他就不再管我,自顾走到一旁跟几个穿着警服的人说什么了,一边的黄舒仁见状也没再说什么,只是拍了拍我肩膀,就转身回下来的小路走回去了。

    我抽完烟身边只剩下子蒙和陈霜童,还有三个穿着雨衣的武警正站在一旁替我们打手电照着漆烟的河水“走,下水。”我深吸口气就对陈霜童和子蒙说。

    陈霜童和子蒙两个各自对视了一眼也不做声,“咚咚”两声闷响就先朝水下潜去,因为陈霜童不懂古城的河水流向和险地。

    子蒙又是我们几人中水性最好的,所以让他打头阵,陈霜童压中我则殿后,等到了那片树林底下,我们在找人堑入口。

    我刚游不到二十米,突然前面的子蒙就停了下来,封龙他们带来了水下探照灯,现在水下的视野我们还是能看的很清晰。

    但太远的水里就看不到了,我们下水前就已经商量好,子蒙右手握拳就表示前面有异样让我们停下,如果是右手打开手掌,那就是让我们散开。

    要是打一二三手势则是原地静等,等那些不知名的危险因数过去之后再行动,现在子蒙就是右手握拳,我跟陈霜童一看到这手势就知道前面有异样,立马就停住了脚步。

    幽暗的河水在我停下动作后,更感那种入骨的冰凉,才过了半分钟我就感觉到自己无比的吃力,由于水坝的缘故我们不能在水面上游过去。

    因为水面的水流太急,游过去太吃力,但也不能在水底潜过去,水底不但暗流还漩涡,所以我们只能潜入水里五米之下距离河底十米以上的位置慢慢潜过去。

    也只有在这个位置我们才能保证既不被暗河跟漩涡卷走,又能防止被水面是的激流冲到下游,但正因为我们是潜在一半静止的水中。

    所以游的也特别的吃力,再加上我们一身几乎十多斤的潜水装备,对于我们体力的消耗更是巨大,现在我刚停下半分钟,就已经感觉整个人有些渐渐下沉了。

    我知道这是体力不支,整个人被压力带下水底的节奏,就在我刚想用力往上游的时,子蒙的手势就从等待变成了行动的手势。

    我见状也是暗暗的松了口气,毕竟带着十多尽的装备,静静的停在带有引力的水中,任谁都会非常的吃力,现在看到子蒙的手势,我心里的着急也慢慢放了下来。

    又游了一会我们三人渐渐来到了对岸,“呼,累死老子了,要不是这套装备,我几分钟就能从对面过来了,也不至于像现在这样这么累... ...”

    “别说话,你有本事一会潜下去的时候不带氧气瓶。”我跟陈霜童也跟着浮出了水面,子蒙被我呛了一句,愣是没敢再说什么,“闷来山前观虎斗,水下松林猫头鹰,应该就是这里了,怎么样看出了什么吗?”

    说完我打了个手势给趴在岩石边上的陈霜童,“乾坎,震巽,离艮,坤兑,上十二,下十五,水中无月,星辰无痕,这是... ...”

    “别叽叽歪歪,入口到底在哪儿,你不是说你能搞定吗... ...”

    “闭嘴,别吵他。”我低声吼了一句子蒙,这货根本就没有一点耐心,陈霜童似乎陷入了沉思,现在就去打扰他也没用,反而会影响他的判断。

    陈霜童顿了顿没理会子蒙,转过头看了我一眼就说:“能借下你的罗盘用吗?”

    我点点头反手就从防水背包里面,抽出了定风水陵脉的八卦罗盘递给了他,虽然我们派系上有些区别,甚至各自用的罗盘也有些区别。

    但大致上我们还是能看懂,陈霜童之前压根就没想过要下水,所以他的罗盘到了水里根本就不能用,而我的早早就去做了层防水膜,搞的那个给我弄防水膜的小哥一脸神经病的眼神看着我。

    “一水,七三,木九,五土,六二,火八,四金,十戴,复左,右二,为二,为六,九一,二七,四肩,八足,这是洛河图书啊,这里的山壁岩石难道是按照洛河图书排列分布的?要是这样的话,那人堑的入口一定在,木九,右二九一之下。”

    “什么意思?”子蒙听这一头雾水,也不顾还在沉思的陈霜童就问,其实不止是子蒙一脸懵逼,老实说连我也不懂什么意思。

    不过看他这手法跟刚才所说的话,用的应该就是传说中的寻龙点穴之法了,这些不传秘术一直都在北方世代传承的大家族手里死死把控着,而且是世代单传,就连我现在对这传说中的寻龙点穴之法也是很好奇。

    “这是洛河书图。”陈霜童指着我们前面凹凹凸凸的岩壁道:“刚才我说的那些是我家族传下来的寻龙点穴秘术中的洛河书图总纲。

    我从小就学习这个,现在一看到这个岩壁,我就清楚这里是局中局,除了有连城山的龙脉做隐藏,还有一个局中局,这局中局就是洛河书图阵局。

    如果不知道洛河书图总纲的人,就算解开了闷来山前观虎斗,水下松林猫头鹰这两句谜诗也找不到人堑入口。

    这两句诗最后只能指引人来到这里,最终还要破这个局中局,方能找到人堑入口方位,想要破这局中局就只能按照洛河书图总纲来寻找人堑入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