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八章 入口热泉
    不过显然我跟陈霜童都小看了子蒙了,只见他脱了装备整个人在水里就如鱼儿般灵活,他先是一脚踹在树根上。

    然后借着踹上去的力道,在水里一个翻身,整个人后翻了一个180度,又转身猛的朝树根游去,这回他不再是用脚踹的。

    我跟陈霜童还没看清楚他的动作,就见眼前的水已经一片暗红,在血红的水中我隐约看到子蒙一手探入树根,然后猛地用力一拉。

    一条拳头大小的水鳗就被他抽了出来,然后匕首又在水鳗的头部补了一刀,水鳗原本还在半休眠状态,被子蒙一刀从外面插进去,直接伤到了根本已经有些无力招架。

    现在又被子蒙拉出来一刀命中头部,原来还缠在子蒙半个身子的身躯,一下子就软了下来,子蒙也不墨迹,抓着水鳗狠狠一甩就扔了出去。

    我跟陈霜童那个看的那是目瞪口呆啊,短短的不到一分钟,他就解决了一条拳头大小,两米多长的巨型水鳗。

    一击成功子蒙趁着那些水鳗,还没彻底从半冬眠状态醒过来,又以同样的手法干掉了剩下两条水鳗,子蒙虽然身手很好,动作也很迅速。

    但这一来一回已经过去快五分钟,我看到子蒙的脸已经瘪的通红,看到他这情况我知道这是憋气到极限的表现。

    一般人能在水里憋气一分或者两分钟,但常年住在河边或者水性好的人,能在水里憋气五到七分钟不用换气,子蒙就是这种人。

    他虽然能在水下闭气好几分钟,但毕竟刚才是剧烈的打斗,那些水鳗力气还巨大无比,子蒙一刀直接虽说伤到了它们的根本。

    但在拉出的瞬间,那些水鳗已经醒过来,缠住子蒙的身躯也让人吃不消,我也不管那边还是暗红的血水,一把从陈霜童手里抢过氧气瓶。

    猛的一登便朝子蒙游了过去,也庆幸我来的快,子蒙已经闭气到了极限,在我递过去呼吸嘴的瞬间,他已经有些呛水了。

    他刚盖上呼吸嘴,就忍不住大口大口的喘起气,我看到他没事也跟着整个人虚脱了起来,手上的力道一小,子蒙还没来得急背上的氧气瓶就往下沉。

    子蒙刚喘上气突然就被氧气瓶的重量往下一拽,他立马知道怎么回事,手上也不再抓这呼吸嘴,因为要是他还拉着呼吸嘴,上拉下扯整个潜水呼吸装置就会顿时上下分离再也用不了。

    子蒙身手好果然不是吹的,他经过刚才那会休息,已经缓过劲来,看着下沉的装备,猛的就朝潜水用具

    扎去,我看着下沉的潜水用具没有一点办法。

    只能希望子蒙能接住,果然不一会子蒙就背着潜水用具,慢慢的从水底游了上来,他刚上来立马就拿出手机到我眼前。

    我被他的动作弄的不明所以然,但接着看到手机屏幕上的字后,我就忍不住想踹他,因为屏幕上面的字写着,“你囊发温,老子回去要灭了你。”

    我虽然心中无语,但毕竟事关紧要也没跟他扯皮,同样也在手机划了一行字,“别废话,赶紧弄清洞口,我们进去。”

    这时陈霜童也从后面游了过来,看到我发的话,也跟着点了点头,子蒙虽然小心眼,但毕竟在办大事上还是很果断的。

    他看了我跟陈霜童一眼就转身朝洞口游去,不一会那些缠绕在洞口的树根和藤条,就被子蒙用手中的匕首砍得七零八落。

    也亏黄叔给的军用匕首够锋利,这些都是用钛合金打造,再用高密度的打磨石锻造而成的匕首,刀刃锋利无比。

    不然要是碰上,去市场买的那些或者某宝上面淘来的匕首,别说是砍这些百年藤条树根了,就是给你切一块肉,切不切的利索还是问题。

    不过现在这些我已经不用在去考虑去,子蒙砍断那些藤条后,就露出了一个黝烟的溶洞,没有了藤条的遮挡,我也更清楚的看到了那个溶洞。

    溶洞两边都是凹凹凸凸的岩石,就像是癞蛤蟆的背一样,但奇怪的是这个溶洞四周的墙壁,都是岩石做的,按照道理来说,开一个这样的水道,直接打穿然后就不用管了。

    毕竟要做成现在这种岩壁,就要先隔断河水,然后排掉洞里的积水,最后洞壁上再弄上一层石板,不过这个工程是非常大的。

    这里的位置已经靠着河边,按照正常的地理构造,河边的水摊下面不会有岩石深入地底十几米这么多,就算有岩石层。

    也是顶多在水下一两米之处,再往下就全是泥土了,现在这个水洞四周墙壁都是岩石,这让我感到非常的不解,也感到了这连城三堑非同寻常之处。

    我们三人在漆烟的水道中游了好久,渐渐我感觉到了一丝异样,之前那股冰冷的河水逐渐慢慢的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股温暖的热流。

    异样的暖流越来越重,我顿时心中就起了一个想法,“难道有间歇性温泉?”想是水道的尽头可能是一口正在喷发的温眼,正源源不断的传送沸腾的热水过来。

    “不对。”我越游越感觉到水温不对,身子一用力往前扎了两米,一把拉住正一点点小心翼翼往前游的陈霜童,陈霜童见我一脸凝重也知道出了事,反手一把抓住子蒙的脚腕,就这样我们三人都停了下来

    “你们注意水温。”子蒙被陈霜童拉住还一脸的疑惑,他看了眼陈霜童又转身看着我,我也没跟他废话,直接在手机上打了一行字。

    二人看完我打出的字先是一愣,接着俩人都瞪大眼睛的盯着对方,显然他们之前根本就没有发觉这点,现在被我一提醒反而有些不知所错。

    俩人愣了愣后就不再管水温的变化,各自警惕的看着四周,“这里可能有地下间歇泉,你们都小心点,别撞到泉眼上了,照这个水流和温度来看,泉眼喷发的时候水温估计在100度以上。”

    我迅速打出一行字给子蒙和陈霜童看了眼后,就先一步朝前方游去,我对水的温差有着极度敏锐的感应,这里现在已经很危险。

    再让子蒙这种神经大条的人走前面我不放心,他们二人见我先打头阵,也很配合的没有抢先,而是跟着我的脚步,一点点朝通道的尽头游去。

    很快我们三人就从水洞通道,来到了一个空旷的山洞水潭中,这个山洞有半个篮球场大,四周都冒着浓重的白色雾气。

    我们三人在水潭里环顾着四周,发现四周隐约有些发光发亮的物体,四周的墙壁上好像还雕刻着一些东西,但因为山洞中存在大量的白色雾气,使得我们看不清这些雕刻在墙壁上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这里是哪里?”刚浮出水面子蒙就迫不及待的脱掉防水面罩和呼吸器,猛喘两口气后就急忙问我。

    我防水面罩都来得及摘下子蒙就已经问出声,我无奈只好对他摇摇头,我看着四周墙壁上若隐若现的雕刻,心里就有些隐约不安。

    “得了,我自己去看。”子蒙看了陈霜童一眼后,就不再理会我们两人,把面罩和呼吸嘴往身后一挂,就朝一边的岸上游去。

    “看来这里就是人堑... ...”此时我已经几乎精疲力尽,从之前下水到再来到这个山洞,我们三人已经游了快一个小时了。

    加上我们又是负重在水底行动,体力消耗的比平时要快的多,我刚想到一半顿时就发现自己再没有那个心思在去想那些。

    我现在只想早点上岸好好喘口气,但我刚动身水底下突然就一阵沸腾,接着整个山洞都在微微颤抖,甚至四周墙壁上的零星亮光点也在微微闪烁。

    我被这突如其来的异变给吓到了,但接下来底下的动静让我顿时感觉到不对,“子蒙小心”一阵涌动后我知道那个喷发的泉眼,应该就在我们现在所呆的这个水潭底下。

    而且看样子是快要喷发了,我来不及多想,就冲着子蒙和陈霜童大吼了一声,接着自己就快速的朝岸边游去。

    那股喷涌而上的热流越来越近,我心里也越发着急,此时我距离岸边还有几米,眼看已经赶不及上岸了我心下一狠,只好冒险一试。

    现在要是这样露在水面,一会肯定被喷发上来的滚烫的喷泉伤到,我只有躲进水里才能避开这些沸腾后上百度的热水。

    心里一这么决定,我整个人就豁出去了,先猛的深吸口然后就往水里钻,一下子我就潜入了水里两三米然后双脚用力一登,又朝岸边游近了一点。

    做完这些我就感觉到一股灼热的水流瞬间从我身边经过,然后猛的冲向山洞的顶部,山顶被喷泉的水热冲到顿时就发出一阵滋滋滋的声音。

    那些落下沸腾的热水贱在水面上,水潭立马就冒起了一个个泡泡,泡泡没过多久便破碎,一股股白色雾气从泡泡里面飘出,接着就撒发在这个不大不小的山洞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