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九章 皇帝岭
    喷泉的热流过去后,整个山洞的室温就急剧升高,我刚露出水面就感到一股热浪袭来,到现在我才知道为什么刚才我们进来的时候水道是热的。

    原来不是热流的原因,而是水蒸气挥发不掉,才使得山洞升高,炽热的地下喷泉水打在石洞顶上,石头被热水冲刷产生了热气。

    再加上滴落下来的热水再次打在冰冷的水面上,又一次形成冷热交替,那些高温就散发出水蒸气都囤积在这个山洞中。

    这个山洞又几乎是密封的,至少现在我看不到哪里有另外的通道,所以密集的水蒸气都聚集这里,导致这里的空气都是热的。

    就如现在这般我感觉自己就像在蒸桑拿一样,要不是考虑到这里会有危险,说不定我还会在这里点上一支烟,然后好好享受一番。

    “你们没事吧。”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突然听到一头传来了子蒙的声音。

    子蒙的声音刚落我就不由一愣,心里暗骂了自己混蛋,心想这个时候还想那些不靠谱的事情,我甩开那些念想就答应了一声,“我没事,你们先上岸,小心喷泉会再爆发。”

    我吼完一嗓子后就不再理会子蒙,我知道子蒙肯定没有事,以他的身手和反应,对付这些还算绰绰有余,但陈霜童我就不知道了。

    毕竟我跟他接触也很少,想着想着我就游到了岸边,心里刚担心陈霜童的安慰,可谁想他居然已经早早就上了岸,现在正打着手电照着墙壁津津有味的看着。

    甚至他都完全没注意到我已经来到了他身边,看到他安全我也就放心了,虽然心里还有些不爽,毕竟刚才我替他担心,他却连回答我一声都不回答。

    想到这儿我心里顿时就来气,见他一直盯着墙壁看,就有些不冷不热的说,“看了这么久,有发现什么吗?”

    “没有,”陈霜童似乎听不出我话了那股不爽的语气,完全跟没事人似得,还在死死的盯着墙壁上看,“我草,”我暗骂了一声,把心中的怒气压下,没去跟他计较也把目光看向墙壁。

    但这不看还好,一看之下就发现了一个了不得的事情,墙壁上刻画的是一幅精美的壁画,那些壁画是用一种非常高超的雕刻技术弄上去的。

    也就是说墙壁上的壁画不是画上去的,而是用锋利的钝器,一笔一划一刻一痕的雕刻上去的,整幅壁画掏空了一面山壁的三分之一。

    壁画只有红色,绿色和烟色这三种颜色,但看起来却丝毫不感觉到它们颜色单调,除了这三种颜色剩下的只有一丝星星点点的亮光,在壁画的各个人物或者建造上散发出来。

    我不知道那些是什么东西,但这一面壁画上的场景我再熟悉不过,画上面是一个巨大的山包,山包后面是一座如乌龟般的大山卧在哪里,山包上面站着很多人。

    从壁画上来看足足有上万人之多,从上包一直站到了山脚,这个隆起的与其说是山包,还不如说像一座矮山,但显然这个高度也不符合山的标准。

    所以我只能用山包来形容它,这个山包比山坡高,但又达不到矮山的标准,在我印象里能符合这个地理跟山势特貌的只有两处地方。

    我现在也终于知道陈霜童为什么一定要来古城了,“你发现了什么?”我看着陈霜童一脸凝重的表情就问。

    “你又发现了什么?”他没回答我,反而再次把问题甩回给了我。

    我在问这句话的之前,就已经想过他会怎么回答我了,他这么问也在我预料之中,我没有丝毫停顿又说:“我知道你肯定发现了些什么,我也发现了一些,咋们同时说出心中所想如何。”

    听完我的话他没立即回答,而是又朝壁画看去,过了一会他才转身过朝我点点头,我知道他这是同意了我的做法,“皇... ...”

    “你们怎么样,都没事吧?怎么都不吱一声,害我找了半天。”我话刚脱嘴还没说出口,子蒙就急匆匆的朝我们跑来,一边跑还一边不断的抱怨。

    “没事,你把装备都拿到一边放着,待会咋们还要靠这些东西出去的。”我忍住心中的焦急,把装备都脱下,又把陈霜童的潜水用具都递给子蒙,才把目光再次转回陈霜童身上。

    “这个画上的场景很像秦皇陵。”这回陈霜童不等我说话,他就先说出了让我感到震惊的话语,虽然我之前已经有了心里准备,但听到他这么说还是吓了一跳。

    陈霜童见我一脸惊讶的表情就想说什么,不过我没给他说话的机会,“这个应该不是秦皇陵,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个地方应该是古城的皇帝岭。”

    “皇帝岭?”陈霜童听完也不忍不住惊呼,“对,皇帝岭。”我朝他点点头就说:“皇帝岭位于古城北边,在距离县城三公里外的一个地方。

    七十年八十年代那个地方还不叫皇帝岭,而是叫菠萝坡,因为那个地方整片区域都是种植菠萝的,甚至整个坡上种的都是菠萝,所以当时的人们管那块地方叫菠萝坡。

    直到九十年代烟白电视开始普及,九十年代那会节目都是央视出的多,其中最吸引人的节目无疑就是探索发现,这个节目着实做的非常深入人心。

    到了那个时候人们才知道,原来古城有一个地方跟陕西秦皇陵如此相似了,甚至可以说简直就是一个眸子里刻出来的,从那时起古城的人就喜欢把菠萝坡改口喊成了皇帝岭。

    之后到了千禧年也就是二零零零,那个地方曾经被一个地产开发商看上过,打算用来起楼盘,但不知道为什么一切手续都办妥了,最后居然被中央给被批了下来。

    再后来哪里就莫名其妙的,建起了一座烈士陵园,一直到现在都还屹立在哪里,那边既没人去祭拜,也没人去宣示。

    因为那个地方本身就是空的,甚至连一个墓碑都没有,这个墙壁上刻画的画面,我之所能看出来是皇帝岭,是因为小时候我爷爷曾经带我去过那边,看过那块地的风水。

    他说那块地方是整个古城风水最好之处,当时我还记得我爷爷说,要不是广西地处偏远,这个地方肯定是历代王侯皇帝必抢的陵寝之地。

    他都怀疑那个地方是不是有古墓存在,但因为广西地处偏远,又没人任何一点零星的记载,说有人王侯来这边下葬。

    所以我爷爷说就算那块地风水再好也只是摆设,他也不会去做那些无用的功,我从小就跑遍整个古城,对那个地方再熟悉不过。”

    陈霜童听完我说的话沉思了好久才道:“那个地方从这里出去后,你能带我去看看吗?”

    “这次已经是凶多吉少了,咱们能安全的出去再说吧。”我挥了挥手把话题打住,转头又朝墙壁看去,老实说我现在其实非常担心。

    这里的一切已经超乎了我的预料,我隐约感觉这回我们不会这么轻易就能封印地泉,光是现在这里就已经让我感到有些蒙圈了,四周的水雾挡住了大部分视线,我甚至都差点看不到子蒙的身影。

    “装备都放好了,这个给你,里面都是你要的改天地陵脉所用的东西。”我正看着墙壁上的刻画入迷的时候,子蒙就提着一个背包从一边走了过来,说着就把背包丢给了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