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一章 惊天之局
    “什么四圣兽,什么绝阵,我说你们两个能不能一次性把话说完,欺负我不懂风水是不是。”我正想继续问陈霜童下去,但无奈话还没出口,一旁的子蒙就不乐意了。

    显然他对我跟陈霜童这种对话方式很不感冒,但这也不能怪他,毕竟这些玄之又玄的东西,别说是他就算一般的人也未必懂。

    “东方青龙主阵魂,西方白虎主杀戮,南方朱雀为生门,北方玄武守死门。”陈霜童说了一句我们都听不懂的话,然后面色更加凝重的拉着我跟子蒙来到壁画的一边,用手指着壁画上被他推动后堆在一起的山势:“你们看,这个是阵心青龙阵魂。”

    “这,这,这是... ...”

    “没错,这就是连城山脉。”陈霜童打断了子蒙的惊讶,此时的我已经有些眉目,虽说我不像子蒙那样惊讶,但心里却是一阵翻腾,没想到我生活了二十几年的古城居然还隐藏了这么一个惊天大阵,甚至还隐藏了更为震撼的秘密。

    “阵魂之处,便是这连城山脉,连城山脉绵延三百多里,此处又是古城的风水命眼,底下乃是龙脉所卧之所,这也是为什么那个布阵之人选连城后山布阵的原因了。”

    陈霜童见我满脸的凝重继续道:“青龙为阵魂,白虎主杀戮,封阵魂,开杀戮,逆走阴阳,夺龙脉之气运,布阵之人看来早就知道这底下有已经化形的龙脉,他所布的这个阵法最终目的怕是要夺这龙脉的造化啊,我们都失算了这个局布的太大了。”

    “化形龙脉,夺龙脉造化?又是啥意思?”子蒙听着更是一头雾水,现在的他何止一万个为什么,简直就是在听天书。

    “原来是这样,我明白了,我终于明白了,幽冥阴阳泉何为无端端的出现在此处,为什么苏元春的疑冢会异变了。”我打断子蒙继续叨叨说:“壁画上的阵法原来是用来守护古城,而不是现在这般锁住古城的气运跟龙脉之势的。

    连城山脉在东方,对应了壁画上的青龙阵魂,西方为白虎,子蒙你还记得我们上一年我们过年去爬了那座山吗?”

    子蒙被我突然这么一问也是一愣,接着立马反应过来但面露疑惑:“独峰山啊!怎么了,咋们古城就这么几座山,为什么突然问这个?”

    “你看这个像不像独峰山?”子蒙的话音刚落,我就走到岩壁的一头,用手指着刚才陈霜童推动后的山势。

    “别说这么一看还真有七分相似。”

    “不是相似,而是就是。”我摇摇头用非常肯定的语气:“西方白虎主杀戮,独峰山位于古城西面,于连城山脉摇摇相对,广西因为常年卡特斯地貌又是亚热带,所以树林又长的特别密集。

    独峰山又不是著名旅游经典,基本整座山已经长满了树木,它原来的面貌已经不可见,但现在从这个岩壁上来看,这就是一只猛虎,你再仔细想想,把独峰山的树木全部砍掉,再清理掉原来上山的痕迹跟道路是不是就像一只匍匐的猛虎。”

    我的话音刚落子蒙已经闭上眼睛想象起那个画面来,陈霜童也很少好奇的看着子蒙,随说陈霜童知道很多,甚至了解四圣绝阵比我了解的多,但他对古城的了解远没有我和子蒙多。

    果然子蒙自顾思索了好一会,便睁开双眼脸色凝重的朝我们点了点头,接着他又满脸的不解指着壁画上一处说:“既然是四圣兽,那剩下的朱雀和玄武又是哪儿,我从小在古城长大,对风水我是没你了解,但古城的地形我还是懂的,剩下的这个又是什么?”

    陈霜童在遇上我们之前就来了古城,但他只能点出青龙阵魂对应连城山脉,剩下的他也无能为力,子蒙所指之处,他也没有头绪,反而两人在话音刚落就把目光转向了我。

    “这个就是凤鸣山。”

    “凤鸣山?”子蒙显然没听过,一脸的不解,甚至我能从他眼神中看出他有些怀疑这个所谓的凤鸣山真实存在性。

    “哧哧,得了,别这么看着我。”我见他那副模样不由打了个趣,“凤鸣山就是双鸡山,也就是我们俗称的公母山,公母山不正好在南边吗?”

    “那... ...”

    “先别问,听我把话说完。”子蒙非常不认可我的话,但我没给他继续发问的机会:“双鸡山在古城南方,同样也是在城外,那里以前是看守所。

    但近几年发展快了,犯罪的人也少了,看守所也渐渐失去作用,我们的省府也在飞速发展,看守所也在前两年般到了上面。

    我们本地人喊那儿为公母山,但外人却叫双鸡山,因为两座山一座似公鸡,一座似母鸡,一座昂首挺胸如公鸡提鸣,一座如母鸡俯卧下蛋,所以公母山得以命名。

    不过因为前两年看守所搬迁,两年前又有两个大型房地产来我们这儿开发,急需石头做原料,最后就决定开采已经公母山的其中一座作为石料的供应,双鸡山从原来的一公一母,变成了只剩下一座公的独立于哪里。

    从那个时候双鸡山名字就变成了凤鸣山,因为开采时施工队不小心,把原来高高昂起的公鸡头颅,弄破碎了不少,使得高昂的头颅变成了半垂头。

    远远来去就像公鸡在为已经被开采掉做石料的母鸡悲鸣,所以凤鸣山也由此而来,你不懂也很正常,因为这几年你都在广东。”

    “原来是这样,但这跟四圣兽有啥关系,你别说公鸡能称为凤凰这么扯淡的事... ...”

    “没错,就是如此。”子蒙话还没说完,我就竖起大拇指对他赞叹了句:“古人云,山鸡也能变凤凰,你把凤鸣山当做凤凰也不为过,

    还有就是这四圣阵,应该是后者布局之人改动的,原本古人只是单存的借助天势来布置四象圣阵,为的是守护住古城的龙脉之气,原本这四方圣兽都是平衡的存在。

    可偏偏双鸡山被弄掉了一座,直接毁掉了四方的平衡,不但如此布局之人还改动了天势风水,又在三阴绝谷弄出三阴双绝,来影响连城山龙脉的气运。

    从而又弄出幽冥双泉,更是借此逆转阴阳,把原来的四方圣兽阵,直接逆转成了四圣绝阵,现在的四圣不是护着古城,而是锁着古城。

    用人气来反补滋养地下的龙脉,传说九州初成之时,天地运势便化作九条祖龙,祖龙化作九条龙脉深入神州地下守护九州,之后天地生万物,万物又以人为灵长。

    所以人统领万族我们也被称为龙的传人,九州的龙脉从上古以来都不会轻易显现,但从古发展到现在已经不知道有多少条支线的龙脉,从祖龙脉分裂而出。

    历代帝皇之所以能成为帝王,就是因为他们有龙脉气运于己身,天生的就是王者故此能赢得天下,现在这个幕后布局之人弄出这么大的手笔。

    他到底是人是鬼,还是仙?夺龙脉造化,抢天势气运之事,非常人无力可为,现在所有种种已经证明这个布局之人已经成功了一半,我们都被他耍了。”

    “你什么意思?”子蒙听我把话说我完后,又看了一脸沮丧的我,有些不解顿了好一会没见我再发表什么意见就说:“先别管这些,咋们这次下来不是为改天地陵脉,逆转龙脉走向的吗?你到是行动啊。”

    “唉,”其实子蒙早就看出了我的无奈,但他是不到黄河不死心的主,见我沉默不语,他便在也忍不住心里的话,我叹了口有些无奈的说:“没用了,这个天势我改不了。”

    “那,你还说... ...”

    我朝一旁插嘴的子蒙挥了挥手继续说:“四圣绝阵所有的阵基都是天生之势,连城山脉,独峰山,凤鸣上,最后一个就是北面的皇帝岭,皇帝岭在古城北边,又坐北朝南是皇帝之势。

    也是古城风水最好之地,巨大的半隆起山坡,远看就如一只巨龟,这也对应了四圣绝阵上的玄武,但不管是这四方那个,我们想要改动这个阵势,只有一种办法,就是改变山势走向。

    且不说别的这么一整做大山咋们能移动的了么?就算可以这人力物力也不是咋们能支撑的起,还有这需要天大的关系,才能让政府给你开路,光是这三点就足以让我们却步,所以改天地陵脉已经不可能了,你现在明白我为什么说咋们被耍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