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三章 空冥寺
    他上车的那一刻,才再我耳边轻轻嘀咕了一句,我这才恍然大悟过来,但看着已经飞驰而去的汽车,我想感谢他也来不及说出口了。

    虽说这年头有手机存在,但他前脚跟刚走,后脚跟就让我眼泪汪汪跟他说非常感他,非常感动他能送我这本,他家祖传的寻龙点穴分金定位的摸金古籍,这些话我还是说不出口的。

    但陈霜童的告别也在我意料之内,不过却没料到他会回去的这么快,还这么突然,他这一走我虽然有些被动,但却捡了个大便宜,他借我罗盘一用,却换来一本旷世古籍,值了,嘿嘿。

    “怎样,接下来咋们该怎么办?”我一边盯着载着陈霜童的车子远去,一边盯着手里孤本,心里不由一阵翻江倒海,本子上面赫然写着《寻龙点穴发丘秘术》。

    我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古时候天灾**太多,战乱又频发,逼得很多人流离失所,人们为了生存下去,演变出了很行当,里面就有最讨厌的外八行。

    这外八行讲的是金点、乞丐、响马、贼偷、倒斗、走山、领火、采水,金点指的是江湖艺人管算卦相面的总称,算命一行,乞丐最低下就是乞讨的人。

    响马干的则是拦路抢劫的行当,倒斗就是盗墓,走山是山贼的另外称呼,领火在外八行最招人忌惮的一行,因为他们干的全是杀人放火的勾当全是强盗,这个强盗很响马属于一路货色,都是些穷凶极恶之人,采水是海盗。

    而这个外八行里面最大的一行就是盗墓一门,因为盗墓赚的是死人钱,摸的是亡命金,轻则厄运缠身倒霉一辈子,重则克死墓穴,这都是常有的事。

    不过就因为盗墓风险大才来钱快,虽然损阴德却也是这外八行里面最有钱的一行,可以说是八行里面的老大,古人说,不是短命鬼,不干外八行,不缺救命钱,不下死人墓。

    这话很好理解,说去干外八行的人不是短命鬼就是不要命的人,而不到万不得已,打死也不去干盗墓行当,可想而知古人对于这个盗墓是有多忌讳。

    把盗墓放在比干外八行还要避讳之事,不过我到无所谓,因为我天生命数就变,我就算不下墓现在发生的这些事情,也不比下墓好的了多少。

    这本发丘秘术对我来说简直就是雪中送炭,有了它不管以后那种古墓,还是那些隐藏在山川大脉里面的龙穴我都能一一找出来。

    这个可不是我瞎说吹牛,外八行里面最有钱的一行就是盗墓,往往最有钱的也是最厉害的一行,只是平时他们都跟神鬼死人打交道,不屑在市面露脸而已。

    在盗墓这个大门派里面又有四个最牛逼的直系派数,一门发丘,二门卸岭,三门搬山,四门摸金,这四门便是盗墓大门派里面最厉害的四门。

    四门里面两门官盗,两门私盗发丘,摸金为官盗,搬山,卸岭为私盗,不过这些仅仅都是后世之人听传而来,还有人说发丘,摸金为东汉时期曹操所设立的职位。

    官职等同于一军校尉大小,称为发丘中郎将和摸金校尉,故此才说盗墓四门两门官盗,两门私盗,其实发丘跟摸金最早出现在春秋时期鬼谷子时代,那时候还不叫发丘中郎将和摸金校尉。

    而被称为发丘秘使,和摸金天师,另外两个则是搬山鬼者和卸岭之神,搬山和卸岭为鬼谷子所创,启初目的并不是为了挖掘古墓而是用于军事战争。

    鬼谷子擅长阵法和天演之数,搬山鬼者和卸岭之神便是他所培养的死士,有着一般人无法理解的能力,其作用就是搬山卸岭,改天地之势,逆转风水龙脉,从而让阵法起到逆天的作用。

    后来鬼谷子不知去向,春秋战国后这两门就不知去向,至于发丘跟摸金却是天生的盗墓贼,从春秋时期这两门就存在开始盗墓,他们这两门才是盗墓界里面的始祖。

    这也是为什么发丘跟摸金两门之人都讲究天势风水跟秘术口诀的原因,他们两门都是从上古传承下来的,有着很多不为人知的风水秘术和摸金点穴的口诀。

    这本发丘秘术里面记载的正是很多摸金点穴的秘术,这些都是不传之秘,现在的人很多都知道,发丘有印,摸金有符,搬山有术,卸岭有甲。

    但这里面真正的意义很少有人知道,发丘有印指的是发丘印,发丘印是每个发丘中郎将必备之物,印上刻有“天官赐福、百无禁忌”八个字是件不可替代的神物,号称一印在手,鬼神皆避。

    发丘一门不惧鬼神,不避阴使,而且他们一门有着外人不知道的秘术,摸金符,则是摸金一门的东西,自东汉曹操后摸金天师从民间派系直接升级为官府部门也改变了摸金一门的现状。

    摸金符跟发丘印不同,发丘印能避万鬼驱万神,是护主之物,而摸金符却不同,摸金符分两种,一种是用穿山甲甲克制作的摸金符。

    此种摸金符佩戴上在地底下墓穴中活动穿行,怎样都不会受到山精鬼怪阻扰,却不能辟邪,山精鬼怪为异类,邪则指的是鬼物两者相差还是很大的。

    发丘一印避万鬼,摸金一符克万怪,这就是为何摸金一门里面有烟驴蹄子克制僵尸的说法,而发丘一门没有的原因,佩戴上摸金符,不管是蛇虫鼠蚁,还是山精鬼怪都不会招惹带摸金符之人。

    另一种摸金符则是用犀牛角制成,此种摸金符只有一个作用,那就是见鬼,摸金一门不能避万鬼,所以只能用摸金符来见鬼再避开。

    很多人都从小说里面知道摸金有摸金符,但却不知道摸金符分阴阳,阴阳两符为摸金,发丘一门有一印

    摸金一门同样不怕鬼神,可他们却不能像发丘一门一样,能手持发丘印就让万鬼退避,所以摸金的阴阳符,一符制毒物跟怪类,一符现鬼物。

    这两门都是跟死人打交道,他们的传承下来的东西都是无比的神秘,陈霜童能给我这本发丘秘术,也打心底里高兴,但也有些暗暗担忧。

    想必陈霜童是看出了我以后的路非常难走,也看出了我在风水诏旨上面的不足,他才给我的这本发丘秘术,同样也意味着以后的路会非常危险和艰辛。

    “喂喂,你他妈想女人了吧。”想到这儿我脑海里浮现出无数中画面,也涌现出很多的念头,正当我想好好捋一捋的时候,一旁的子蒙突然上前猛地推了我一把。

    “我操,”被他这么一推我瞬间就从乱成一团浆糊的思绪中清醒过来,同时也因为他那一推差点没撞到一旁天佑。“你大爷的,想害死我啊。”站稳后我一嘴的唾沫星子朝子蒙喷去。

    “你有什么打算,接下来呢?别跟我说你喊我们两个回来就仅仅只是因为连城山这事吧。”此时做在一旁玩手游的封龙打断了我想继续喷子蒙的激愤情绪,一脸古怪的看着我。

    封龙这么一说原本还想跟我呛上一两句的子蒙也安静了下来,天佑也转过身盯着我,被他们这么看着我顿时就有些浑身不自在。

    本想着这件事情之后就不让他们牵扯进来,我自己前查就行,但想着看着他们的表情,显然不会轻易的放弃,而且我知道他们三人的性格,既然他们已经掺和进来就不会轻易退出。

    况且他们也不是那种好骗的人,我想了想索性就把自己心中的想法告诉了他们,天佑还有毕竟之前跟我经历过这么多事情,对于事情的始末他也知道一点,只是没我这么清楚。

    不过封龙和子蒙就不一样了,听得他们一愣一愣的,子蒙这家伙还不知道拍着大腿大喊错过好东西,我过我已经没心思前理会他这些歪念头。

    花费了近两个小时的时间跟他们讲述了事情的前因后果后,他们听后更是坚决表示不退出,不过这也是我意料之内,既然事情已经不可避免。

    在这场巨大的博弈之中我又如此被动,那我就尽我所能,用尽自己一切关系跟着末后之人斗上一斗,哪怕是死于非命我也在所不惜。

    天佑三人也隐隐之中被算计到,背后之人连这些都算计到,那就算他们三人躲在背后可能后会被暗算,我还不如让他们一起加入看谁是耗子,谁是猫。“去空冥寺”想通这些我心里暗暗决定,不管怎么样都不能让他们三人受到伤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