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四章 羊皮古卷的进展
    三人听到我的话都神情古怪的看着我,“那地方可不是什么好地,而且那边已经快离开古城范围了,你确定要去那边?”封龙看了看天佑和子蒙一眼又古怪的看我一会,就打破了这僵局先开口道。

    我知道封龙的意思毕竟空冥寺虽然是一座寺院,但几乎可以说是古城的禁地之一,我这小县城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但完全可以说是一个独立的世界,就我知道的我老妈跟我几个姑姑就从来没离开过这个小县城。

    这就是林子虽小却五脏俱全应有尽有,甚至连一座古刹寺院都有,古城的人很信鬼神之说,特别是旧时代,至于现在经济发达了,很多人改变了看法,却还是有些禁地是古城人不愿踏足的。

    古城禁地除了空冥寺外,还有一个昭宗府,最后一个便是以前整个龙州古城的古坟场三叉坟地了,三叉坟地位于古城西北位置,出古城以西七公里,从一处绵延的小道出城。

    然后会经过两个大型鱼苗养殖场,哪里有好几个大型的鱼塘再然后一直沿着小道出去就到了三叉坟场了,哪里是一片一望无际的空地,出了小道面对的就是一片巨大的空地,不应该说是坟堆。

    一群一群看不到边的坟堆从三叉坟场从入口处往里面延伸,越往里就越窄最后一点点缩小,整个三叉坟场版图就是如一个巨大的三角形般,所以才叫三叉坟场。

    三叉坟场从古城从存在到九十年代末一直都是古城人下葬埋死人的地方,上千年来哪里都不知道下葬了多少死人就我知道的民国初期,我这边有个大财主,姓谭,他家的大宅院,占地就足足有两千多亩。

    你想想两千多亩的大院子里面所住的人口光想都可怕,换现在这么的大地方都赶得上一个大学的校区了,而他家的祖坟从唐时期至民国死去的人都下葬在三叉坟地,光是他家的坟墓就有七八百座。

    这还只是他家嫡系血脉的人,也就是族系另外的分支还不算,就他一家人就有这么多死去的人下葬在那边,再加上古城这上千年来所死去的人呢?

    这么算的话那三叉坟地那边到底有多少埋在地下的死人就可想而知了,只不过到了九十年代末两千年初因为要经济大开发,新时代的政府也不再像以前那般信奉鬼神,就想废地利用,便打起了三叉坟地的注意

    当时的政府是打算先把坟地迁移出去,然后再在推平那边,最后把空地以竞标的方式投标出去,打算让一些大型工厂跟企业进入到古城,好带动整个古城的工业发展。

    起初想法是好的不过古城的人却不买账,中国人最信风水的,而在风水上最忌讳的便是坟地,还是老一辈下葬的坟地,所以当政府来跟各个街道社区交涉的时候,很多人都不同意迁坟地。

    但后来政府私底下做了手脚还是把坟地给竞投了出去,也不知道政府用了什么手段居然让一部分的居民同意搬迁,不过后来才知道那是政府收了烟心钱,再用烟心钱去给打通一部分居民私底下给了一块墓地好几万块多出的补偿。

    然后再以小博大,有人带了头政府就好下手了,最后所有古城居民的坟墓都搬迁到了新的地址,不过我家的祖坟却不在这边,用我爷爷的话讲,生不是古城人,死也不古城的鬼。

    我们家以前是住在中越边境上的一个小村庄里面,后来我老爹参军去打完中越战争回来后才全家人从村子迁到了古城来,不过那是八十年代的事情那时候我还没出生。

    我却是地地道道的古城人从出生就一直在这儿长大,当然出去读大学工作不算,这么多年来我家的祖坟一直都还在那个村子里面。

    也正因为我家传承下来的风水堪舆之术,注定我们家世世代代不会迁坟,因为我家坟地正好坐落在一条小龙脉之上,那是一条卧龙脉,龙脉分很多种,有回龙、出洋龙、降龙、生龙、飞龙、卧龙、隐龙、腾龙、领群龙。

    所有的龙脉里面又分水龙脉跟山龙脉,如我国首都北京的两条镇国龙脉其实是故宫中轴线的旱脉和中南海后海一直到恭王府的水脉,这水旱两条龙脉横卧北京城,遥相呼应,聚风纳水,稳一国之国祚。

    我们首都立在哪里也是有讲究的,不过老实说北京是古都,龙脉相当多,没点本事的人还真的断不了那边龙脉,如北京也有小龙脉,如天寿山和东郊陵的两条龙脉,那两条便是卧龙,两条龙脉虽然也是真龙但格局小撑死也只能算分支。

    压住一国气运的还要是上面的那两条大龙,我家的祖坟上的龙脉也是一条小卧龙龙脉,广西地处偏远能算的上大龙脉的,只有首府的邕江水龙脉和桂林的漓江。

    两条大龙以腾龙之势汇聚于珠江,最后由珠江以飞龙之势入海,这种格局就形成了珠江三角洲的生龙之地也使得珠江三角地区风水绝佳,不管是工业还是商业都达到前所未有的发展。

    所以不管古城那个三叉坟场怎么折腾也不关我们家的事,不过当时我还小才十岁出头,就算懂一些风水也没这么大视野,当然这也是因为当年我天天都被爷爷关在村子逮住闭关学习风水堪舆,中医针灸这些东西。

    整天都是低头不闻窗外事,那时候的日子那叫一个苦啊,话说回来这三个地方之所以称作禁地,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闹鬼,而且闹得很凶,当年三叉坟场最早拿到竞标的是一家民营企业,是一家砖瓦烧制厂。

    听说老板是广东那边的,跟当时的政府打好了关系,这才拿下的那块地,当年因为经济发展正在蒸蒸日上,所以很多古城人都从破旧的瓦房改建起了一栋栋现在这般的楼房。

    当时也因为那个老板看到了商机,才会在哪里建这么一个砖瓦厂,那个砖瓦厂从竞标到建成只用了七个月的时间,可谓是兵贵神速,但整个的寿命却只有三个月的时间,从建造到倒闭只有短短不到一年一个偌大的砖瓦厂就如鬼蜮般立在哪里。

    到了后来我也是听说当时因为有一部古城人是不愿意迁坟的,但无奈政府势大,而且也已经有人带头迁坟,无奈之下那些人只能迁移祖宗坟地,因为迁坟导致死去的老祖宗不满意才出来闹腾。

    再后来砖瓦厂来了,又因为那个老板是广东人,不熟悉古城的民俗,根本不去管那些,为了追求效益,一动工就几十台挖掘机在哪里作业,整天二十四小时的干。

    还有更过分的因为三叉坟地历史太久远,有些埋在地下的孤坟已经无主,后代子孙也已经死绝,政府当时只是按照一户一补偿的来给算。

    那些无主的孤坟当然不会去管,更不会自讨没趣的去帮迁坟,所以也导致了上万孤坟被挖了出来尸骨丢了一地,最后那个砖瓦厂也因为出了一系列诡异事情,不得已才停工倒闭。

    最后连老板都因为这事躲到了台湾,三叉坟场还不止这些诡异的事情,更有甚的说那边自打坟地迁走之后,只要到入夜子时哪里都会有一个个烟漆漆的人影在哪里游荡,不过这些都只是传说,基本没人见过就算有人声称见过也不敢再去那边,古城禁地也由此而得来。

    “你大爷是的,是不是想女人想疯了,喊了这么多次都不见答应。”我的思绪被从背心一阵大力推搡打断,被这力道一推我整个人不由都往前冲了好几步,等我稳输身形后,之间子蒙一脸嫌弃的看着我。

    我知道我又想事情走神了,索性也不怪他,自顾深吸了口气就说:“爷爷告诉我去遍整个古城你觉得奇怪的地方会有线索,这空冥寺虽然诡异,但说不定咋们能从中找到一些关于羊皮古卷的进展,而且我也隐隐觉得我们去那边肯定会有发现,我的直觉一直以来都是很准的,对... ...”

    我的那个“吧”字还没说出口,天佑三人就异口同声的“切”了下,集体用鄙视的目光看着我,“呵呵”见他们如此不屑我也只好陪着笑了笑,“行啦,收拾东西,我们一会出发空冥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