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六章 暂停行动
    “想什么呢?”我还没彻底反应过来,天佑就上前拍了我一下,顿时我就从浑浑噩噩中清醒过来,“呵呵没事。”老主持对我说的话实在是太过震撼,现在我都不知道到底要不要把这事情告诉给天佑他们。

    “既然没什么先上车吧,先回去再说。”不过封龙似乎看出了什么也没多问,给天佑打了个眼神就先一步朝车子走去。

    很快车子就驶入了县城,一路回来我都是沉默寡言,天佑跟封龙两人似乎都看出我的不对劲,也没跟我搭话,倒是子蒙一个劲的问这问那,最后问烦了我索性就倒头睡了过去直接无视他。

    看到我这样子子蒙也知道我可能在空冥寺遇上了什么不顺心的事,也不再自讨没趣,就这样我们一路无话的回到了家。

    “先各自回家吧,公寓就先别去了,我想回家一趟。”汽车快驶入我们合住的公寓小区路的时候,我突然对驾驶汽车的天佑说道。

    天佑没想到我会这么说,但他看得出我心情不好,深吸口气便换了个倒挡掉了个头,挨个把我们几个都送回了家,老实说我已经很久没回家了,距离上次爷爷大寿已经过去一个半月。

    爷爷大寿的第二天晚上我就跑了出来,这一去就是一个半月没回家,本想着回去要不要买点东西讨好我爸我妈,或是下个厨什么的,不过我一回家却傻眼了,一大群三姑六婆就坐在我家楼下闲聊。

    这到是让我很是吃惊,正想转身就跑,“站住。”不料一声大喝硬生生的让我止住了脚步,我知道那是我二姑,她一向是我众多姑姑中最严厉的一个,从小到大我就没少吃她的苦头,当下我就转过身朝我家一众亲戚走去不由嘿嘿笑道:“嘿嘿,姑姑你们怎么都来了。”

    “还不都是为了你。”见我嘿嘿走来,我二姑立马脸就烟下来:“上次给你介绍的姑凉你见都没见就跑了,让我都不好意思跟对方交代,你倒好一回来就想跑,你这两天哪儿也别去了,我会再安排你跟那个姑凉见面。”

    我去一听到相亲,立马就炸毛了,我二姑给我介绍的那是妹子,简直就是冬瓜劣枣,老实说每次去见一面都让我半天吃不下饭,我姑她也知道我不会看得上那些姑凉,但她还是乐此不疲。

    为的就是在她认识的那些三姑六婆乡里乡亲圈子里面知道她有个多么优秀的侄子,还每次去相亲前都会特意让打扮下,有次我懒得换衣服,跟她说西服都洗了,没好的衣服了,她愣是一下给我拿出了一千块钱让我买一套像样的西装。

    我勒个去的,自从那次之后我就知道她目的不纯了,不过我现在这状态哪里有心情跟她去相什么亲啊,就拉着脸说:“姑啊,您要真是为您侄子终身大事考虑,就别找那些漂亮的姑凉行吗,您侄子消受不起啊,您要真有那个心,给我相个长相简单点平淡点的就可以了。”

    我这话一出口,她立马就不语了,我另外那几个姑姑都好笑的看着她,其实她们也知道我二姑的小心思,只是都没拆穿我二姑罢了,我二姑这么做不但她长脸。

    我另外那些姑姑同样也长脸,而且她们还不用出力直接坐拥收成,直接享受得来的果实多好,“你就不能让我省点......”

    “行啦,你们也别再没完没了,他自己的幸福会自己去争取。”爷爷这时也看不下去,看到我二姑还想要再训我,立马就打断了她的话对我说道:“凡儿你跟我进来,我有话要问你。”

    唉哟我了勒个去,听到爷爷的话,我顿时就如释重负,不由在心里感激了爷爷八百遍当下立马“哦”了一声就低着头朝屋里走去。

    我在经过我二姑身边的时候,能感觉到她身上那股愤愤不平的气息,虽然我家现在明面上大事是我爸做主,但其实还是要看我爷爷脸色的。

    在一些事情上我爸能拿下决定,可一担涉及到那件事我爸就怂了,不是他怂而是他不愿在跟我爷爷这快九十高龄的老头对着干。

    我姑姑她们虽然不知道这些事情,我爷爷跟我爸也从来不跟她们讲,但她们却很听我爸的话,毕竟我爸是老大,她们都是妹妹。

    我爸那个脾气还特厉害,一嗓子吼出来,她们一个个也得老实待着,我以前小的时候调皮,没少被我爸那样吼,但也在我心中种下了一个严父的身影。

    “怎么样这段时间有没什么发现。”跟着爷爷来到他房间,我不由久久的打量起我们家房子来,不知道为什么自从把家里祖传东西拿出来后我就一直开始觉得自己有些莫名其妙。

    有时候会不经意的思念或者怀念一些事情,现在的我就是这样,我们家是一栋四层的小楼,一楼是客厅厨房吃饭的地方,二楼是客厅跟我爷爷的卧室。

    三楼才是我爸妈跟我的房间,不过现在我已经很少在家里住了,毕竟我这年纪的人经常半夜才回家,而且有时候还会带两个妹子回来,所以住家里非常不方便。

    那年我把祖传东西拿出来改善生活后,就在外面买了一套小公寓,整整五房的格局,整栋房子买房加装修落地要将近八十万,在这小县城来说已经算是天价了。

    不过格局我还是非常喜欢的,一层就一户人家这也是它贵的原因,房子被我们改过后硬生生的隔了出两间房子,中间只留下一扇双面门通行,这样我们几人喜欢混搭住的时候就打开双面门,想要私人空间就各自把门关上。

    那样也方便我们商量行动,不过这套房子只用了半年,我们就各自回归到了各自的生活,毕竟祖传下来的东西变卖出去虽然足够我们花上半辈子。

    但那样会使人懒惰两年前子蒙跟封龙便选择了再次回广东,封龙也借着这笔钱开起了他的小店,子蒙还是那样没心没肺,他这人没什么抱负,又是回到了他的小工厂当他的小师傅去了。

    不过这一回去却是天差地别,以前那货还会为了生计啃干活,这一趟回去那家伙价值就是老师傅的气派,丝毫不管啥每天想干活的时候就干,不想干活就在一边这里看看,那里点点一副指点江山的模样。

    愣是虎的那些刚进厂的小打工妹一愣一愣的,还有几个稚嫩的小妹子给他写了情书,不过那货却很吊炸天的直接给人家甩了一句,你还太小,哥不喜欢那种屁股小的。

    这一下让那个小姑凉备受打击,当天下了班就回宿舍哭了一整夜,这事在他那个小工厂里面已经传开了,这混蛋没被开除完全是因为厂长是他表哥,工厂法人就是老板是他老舅。

    这混蛋仗着这层关系没少让厂里面的人戳脊梁骨,不过不少人还是很喜欢他这种直来直去的性子,也就只有少部分心机男想对那些妹子下手却没拿到,反倒让子蒙捡了个漏还不啃,所以难免有一部人对他恨得牙痒痒。

    “凡儿。”我思绪乱飞的时候爷爷又开口了,踏入房间我又不知不觉的陷入了沉思,老实说这种沉思让我感到很不安,我不知道为什么总是会不经意间陷入这种状态。

    加上这段时间我遇上的事情,我对这种状态感到很后怕,谁知道我正在做什么事情的时候突然来这么一下,这要是在平时也就算了,像上次在连城山山脚下村庄那样,那诡异白雾笼罩的情况我来这么一下估计不死也残废。

    “哦,事情是这样的。”反应过来我就把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一字不漏的跟爷爷讲了一遍,这一个半月我经历的太多,这一讲就足足花了两个小时才讲完。

    “果然是这样,这段时间你先别管了,好好休息一下吧,至于那事我会去查一查。”爷爷听完后也是眉头紧皱,想了想便让我先别管那些事情。

    我知道他这么做是不想让我压力太大,毕竟有些事情已经超出了原来的范围,而且爷爷心中也有疑惑,他必须自己去查一查才能滤清楚他心中的疑惑。

    等他那些疑惑弄明白了,我才能继续走下去不然像现在这样,等于失去了线索,古城明显被人布了局,可这人是谁不知道,我被算计在这其中,这算计我的人究竟是何人也不知道,是不是跟着布局之人有联系,亦或者是两者根本就是同一个人。

    这些都我丈二摸不着头脑,爷爷现在听完我的话也是如此,他这样安排是给我休息的时间,也是给他时间,这事情说到底还是因他而起,只不过爷爷已经没能力完成这事,而传承到了我身上,不过他还是有推不开的责任。

    “好,那我先走了。”我也不跟爷爷客气,毕竟一家人不说两家话,爷爷见我答应便从怀中掏出一个小盒子递给了我,只跟我说句遇上危机的时候再打开,便硬把我撵出了他房间。

    接下来我担心我那些姑姑还会逮住我说相亲的事情,便给天佑他们打了个电话,让他们去公寓集合,自顾跑到楼下跟我爸说了两句就偷偷溜了。

    起初天佑他们还一脸的不愿意,说什么刚回到家被窝都没能钻就要出来,不出一大堆的废话,不过听到我说暂停行动,出去旅游后立马就屁颠屁颠答应的比贼都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