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七章 百煞引魂,厉鬼索命
    挨个给他们几人打完电话后,我又下楼跟我老爹聊了会,其实也告诉他说我要出趟远门,出门的目的很简单就是旅游散心。

    我老爹一向都不管我,跟我话还没说到两句,就对我摆了摆手让我该干嘛干嘛去,我也趁着这机会一溜烟的开着自己的车溜了。

    毕竟这趟要出远门的话,一辆车是肯定不够的,这些个家伙不一人带上一个妹子去估计也不会罢休,而且我也不愿意看着他们一路上秀恩爱。

    虽说我跟我前任已经分手了两年,但心中的伤痛还是无法治愈,天佑几人给我带来的妹子我也只是逢场作戏,聊聊天喝喝酒罢了,压根就没走出哪一步,同样也没那个心思。

    在我跟我前任分开的那两年,我一直混迹在酒吧,各式各样形形*的女人见多了,那两年也成了我人生中最糜烂的两年,风花雪月醉酒当歌,每天不是喝酒就是泡妞。

    喝完倒头就睡接触过的女人不说多但也不算少了,这些妹子无一例外都是冲着钱来的,还有一点就是当时我是我们小县城最大酒吧的经理,除了我头顶上的老板外数我最大。

    当时我能当上那个经理则是因为我跟我那个老板聊得特来,老板只比我大三岁,是个有后台的官二代,同样也是富二代,他家的势力已经融入到中央,他来我这儿小地方开酒吧也仅仅只是玩罢了。

    我跟他一见面就特聊得来,这才有了我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地位,当时我只有两件事做,一就是管理公司的部分事物,二便是陪他玩,每天除了给下面的传达一些老板的意思外就基本别的不管了。

    不过每个公司都是如此下面已经自成一脉体系,老板也只是坐着收钱而已,所以那些妹子都想借着我的关系攀上我老板那个高枝,当然那些个妹子接近我的原因我也清楚只是不点破而已,大家个求所需罢了。

    这些事情想着想着我已经驱车来到了我们合住的小区楼下,车子还没停好顿时我就看到有两辆车已经停在原来我打算停的车位上,看到那两辆车我心中很是无奈。

    当下只好把车开到了远一点的地方,这才缓步朝我住的单元楼走去,我知道那两辆车是天佑跟平时我们出动行动的车辆,天佑的车已经封存了很久了。

    平时他都是开着我们出动行动的车辆,这次拿出来估计是听说要去旅游这才拿出来的,我没想到的是他们的动作居然比我还快,我前后脚跟刚给他们打电话,前后不到一个小时,他们就行动的这么快,已经在公寓等着我了。

    我心中虽然无奈,但也没办法,叹了口气就按下了电梯,很快电梯就升到了21楼,这栋公寓没建的很高只有22层,我一上来就看到大门敞开,里面居然坐着三男四女,这一场景着实把我吓了一跳。

    我不知道他们搞这么大阵仗干嘛,出去旅游至于叫上这么多人吗,还带了四个女的,看着坐在客厅前的一群人我心中的无语更甚了。

    一步步朝他们走去,可当我走近了才发现,他们几人除了天佑三人脸色还算好外,另外的四女都脸色有些煞白,这些女子我稍微打量了下。

    四人当中我只认识一人,便是那个一直坐在天佑身旁的女子,一头长发飘飘,一张瓜子小脸,加上她那精致的五官,不得不说是个美人胚子。

    这女人不用多说便是天佑的女朋友林暮雪,她是一个小学教师,跟天佑一样只不过他们两人不在同一所学校任教而已。

    另外三个一看就知道还是个学生,一副稚嫩的脸庞都扎着马尾辫,还重要的是她们身上都还穿着一眼就能看出的校服,一群人看到我走进来立马就都把目光投到了我身上。

    我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他们直勾勾盯着,顿时就有些心虚,摸了一把脸后发现并不是刚才我吃韭菜大饼留下的痕迹后就问:“怎么了你们,都看着我干嘛?”

    我没不显山不露水的谈谈问了一句,几人脸色更是古怪“出事了。”一群人都没接我的话,而是天佑一脸凝重的看了我一会,语气很不好的挤出三个字。

    “嗯”我听罢脸色也跟着不好了起来,自顾找了位置就问天佑:“怎么回事?”天佑看了看我,又看了看身边的暮雪就说:“还是你来说吧。”说罢就对暮雪昂了昂下巴。

    “事情是这样的。”暮雪跟我也是熟识也不跟我墨迹,当下就接过天佑的话:“她们三个是我们县高中的学生,一个星期前她们三个还有另外一个女生不知道从而得知一个诡异生财之法。”

    “生财之法?”听到这儿我心中不都一顿,心里不由感觉事情隐隐有些不妙,不过也没打断暮雪的话,“她们三人家庭都不算贫寒,甚至说还有些富裕,可平时花钱却没个度大手大脚的。

    再加上另外一个女生本身家庭就是极度的贫寒,父亲在工地打工,早几年出了意外死了,母亲也随之改嫁,一直都是跟着年老的爷爷奶奶过。

    而这事情的起因还要从几个月前说起,那个家境贫寒女生的奶奶几个月前去世了,这一家人本来就吃不饱穿不暖,那孩子能上学还是村支书帮忙申请贫困补助,得到补助才上得起学的。

    不过就因为那孩子的奶奶去世后连一具棺材都奶不起,无奈最后她爷爷只能用一张破被单裹着尸体就草草下葬,因为巨大变故那孩子也变了,原来善良的性子彻底大变,开始旷课开始出去跟社会的人鬼混,最后在一个半月前彻底离校失踪。”

    “等等,说了大半天这跟我有啥关系?你们不会让我去扶贫吧。”我现在的心情已经够乱了,听了暮雪说了大半天也没啥关于我的,当下就有些不爽不由打断了她的话。

    “你别着急,事情还没完呢。”天佑见我一脸不耐烦,撇下暮雪做到我旁边给我递了支烟帮我点上后他自己也抽了一支给自己点上。

    天佑这反常的一幕当下就让我感觉到了事情非常不对劲,因为天佑本身是不抽烟的,他这货一抽烟准没好事,我嘴里叼烟狠狠吸了口后,双眼不由微米朝暮雪点了点头示意她继续说下去。

    “那孩子在一个星期前突然出现,找到了这三个女生,说是她找有一个生财之法,只用付出一些代价,便能有花不完的钱。

    这三女生也是大手大脚习惯了根本对金钱对抵挡不了诱惑,所以她们四个就捣鼓起了那个生财之法。”说到这儿暮雪脸色也跟着不好了起来,身体也跟着有些发抖显然她在害怕,天佑见状立马回到暮雪身边轻轻的搂住她。

    “哎,真是金钱能使人犯罪啊。”一直沉默在一旁的封龙突然深深的叹了口气就接过了暮雪的话,“她们那个生财之法我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但想来肯定不是什么好玩意。”说着就把事情的缘由彻彻底底的跟我讲了一遍。

    我听完也是一阵嚼舌啊,真是天作践由可怜,人至贱不可活啊,当下我心中就蹦出来这么一句,不过老实说她们几人还真是如此,其实她们所谓的生财之法根本就不是什么生财之法,而是一个招鬼的法门。

    这三个女孩跟另外那个辍学的女孩都是同一所高中的学生,因为金钱的诱惑,居然玩起了百煞引魂灯,用鲜血血祭厉鬼的法子来求取钱财,真是花样作死啊。

    这百煞引魂灯其实是一种阵法,阵法需要百只带有阴气的白色蜡烛,和四名阴历七月生的女子,以鲜血血献祭阵法,把蜡烛点燃后以七七四九的离艮方位布置,招鬼引魂以代价求生财之道。

    这种阵法可以算的上是道门绝对的禁忌了,我不知道那个女生到底是怎么知道这个法子的,老实说要不是我爷爷给我留下的那些一大堆孤本,我估计我连最基本的糯米能治尸毒都不知道。

    更别说这些玄之又玄的东西了,当下就不由好奇的对那三个还在颤抖的女生问:“你们是不是遇上什么诡异的事情了,还有怎么只有你们三个,另外那女生呢?”

    “死,死了。”三个女生见我讯问,也不敢犹豫,可能是之前天佑他们告诉她们我能救她们的缘故吧,这在我第一步踏入房子的一刻我就知道了,她们三人看我的眼神就像掉进水里快淹死的人突然抓住一根救命稻草般。

    “死了?”我不由暗自嘀咕了一句就对一群人道:“百煞引魂,厉鬼锁命,这回玩大了。”众人见我冷不丁的蹦出这么一句更是各个鸡皮疙瘩蹭蹭的冒气,一个个都眼神古怪的望着四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