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九章 出发救人
    我心中有疑惑,天佑几人也有疑惑,显然暮雪并没有把事情全部告诉我们,我想应该在我来之前暮雪已经把事情全部跟天佑几人说了一遍,但有些诡异的事情她还是隐瞒了下来。

    我把我心中的疑虑提出来后,果然暮雪就有些犹豫了,我静静的看着了她好一会暮雪才缓缓的说道“我跟淑文是闺蜜,她半年前才从国外留学回来,回来之后就在我们县高中当起了支教老师。

    恰好是这几个女生的代班主任,她出事之后就一直没去学校,我几次去学校找她都不见,最后问了她学校的领导,才知道一个星期前淑文的爸爸给她请了长假。

    说是淑文以前的慢性哮喘病犯了,暂时不能再来教学了,我认识淑文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我从来不知道她有这个病。

    但也没多想我问到情况后就去了淑文家找她,不过我还没进她家,就发现他们家门口,还有四周甚至外墙上都贴满了密密麻麻的符咒。

    当时我就感觉事情不对劲,黎叔叔我是认识的,他是个知识分子,他从来不信这些鬼神之说,让他把整个房子都贴满符咒简直就是奇迹。

    我看到满屋的符咒后就更担心起淑文来,当时我连门都没有敲一下,就一把推开了她家的大门着急的走了进去,淑文的家门并没有锁,踏步走进大厅后出于礼貌还我喊了两声。

    却没人任何人答应我整栋都空荡荡的,淑文的家我也来过几次,当时我就顺着楼梯朝楼上走去,当我只来到二楼的时候,就隐约听见了嘶吼声,那是一种不像人的声音。

    当时我立马就听出声音是从三楼淑雯房间传下来的,就在我还想走上的时候,黎叔叔就从三楼走了下来,他看到我后明显一脸的吃惊,那一刻我发现他的脸上有着惊恐,更多的是畏畏缩缩,像是有什么秘密怕我发现似的。

    我当时很担心淑文的情况,就想上楼去看看怎么回事,却被黎叔给拦了下来,黎叔跟我说淑文因为哮喘犯了,加上他家族有些遗传疾病,所以暂时不能让我上去看她。

    当时梨叔就想赶我走,但我发现事情不对劲后,就死皮赖脸的要留下来,告诉黎叔我一定要见到淑文才走,梨叔无奈也只好让我呆在客厅等着。

    哪天我从中午一直等到晚上,终于黎叔叔跟淑文妈妈才从房间下来,再然后我见到了淑文,当时她满脸苍白,就像大病了一场,我问她怎么回事,她说发生了什么她也不懂。

    每天总会有一段时间她就会失去意识,淑文告诉我那是她家族病犯了,不过她也不知道是什么病,都是他爸妈告诉她的。

    当时我已经怀疑是鬼怪了,只不过没敢跟她说,淑文也不知道她家外面全都贴满了符咒,她说她已经好几天没出门了。

    每次想出去走走,可刚走出家门口就感觉浑身不舒服,还有对阳光特别敏感,甚至敏感到阳光照射在她身上后,她都会莫名的晕过去。

    哪天之后我买了一个微型摄像头,偷偷装在淑文房间里实时监控她,不是为了别的目的而是保护她,虽然我不懂那些神鬼,但从一件件事来看,我能看得出这并不是寻常的家族病。

    而且黎叔是个老实人,他不会骗人,每次跟我谈话的时候,我能从他眼睛里看到一丝担忧和那闪烁的眼神,就在三天前我把天佑留给我的符偷偷给了淑文,并跟她说让她贴身保管好。

    之后那个一直没有什么的摄像头就出现了事了,就在昨天晚上视频出现了那诡异的画面,视频也从昨晚后失去了作用,到现在一直都是烟屏了。

    我急着找你来就是怕淑文已经出什么意外了,她们三个也是我找来的,事情因她们而起,而且关系到淑文的生死,这事一定要问清楚才行。”

    听完这些我不由对这个气管炎的女人另眼相看了不少,暮雪做事虽然不是很细心的那种,但却很果断也很有一套,她发现淑文一家诡异的行径后并没有当面揭穿。

    而不显山不露水的在私底下保护淑文,我现在心中对这件事更加有了答案,事情大概就是那样,不过整件事唯一一点古怪的就是黎淑文的父母,他们那样反常的举动让我又有了一丝担心起来。

    还有百煞引魂可是凶阵,淑文到底招惹了多少个厉鬼还不知道,要是一个两个的话,那我估计暮雪给淑文那倒符只要不离开她身边应该还能撑上一阵子。

    毕竟那可是我们家祖传的辟邪符,可要是引出的不止一两只厉鬼的话那就麻烦了,我想了想还是决定现在马上就去淑文家,不然去晚了还真不敢保证会出什么事情来。

    我把心中的想法和顾虑跟天佑几人讲了一遍,几人也同意我的建议,现在立马动身去淑文家,当然这三个女生我们也带上了,毕竟她们也是这件事的受害者,要我放任她们不管我也做不到。

    虽说我挺反感这些绿茶婊的,但总归是三条人命,要是就这样让她们自生自灭,估计我也会良心不安,现在虽然是白天,但她们三个印台中宫已经隐隐有些发烟,我也不敢把她们独自留在公寓。

    我们这一次出去还不知道多久能回来,若赶在天烟之前能回来还好,若是赶不回来,那她们三人也危险了,百煞引魂已经打开了阴阳通道。

    她们作为阵法的祭祀之体,那些被引出来的冤魂厉鬼已经盯上她们,如果暮雪不找到她们不出意外最多半个月她们一样会步那个暴毙女生的后尘。

    很快我们一行人就开着三辆车,风尘仆仆的来到了淑文家楼下,这个叫黎淑文的女子我不认识,封龙跟子蒙也不知道这个女子,但她是暮雪的闺蜜,天佑是见过的。

    听天佑说这个黎淑文家里还挺有钱,家住在城外的高级别墅区,哪里是这两年房地产开发商才建起来的,现在整个别墅小区入住率只要不到30%。

    淑文家就住在小区的西边,位置不算偏僻,但也不算太好,在整个小区里面只能算中等,她旁边还挨着一栋刚装修的房子,一个个工人正在忙碌着,我们一行人把车停下后,那些工人就一个个用异样的眼神看着我们。

    “怎么回事?我怎么感觉那些工人看我们的眼神怪怪的。”封龙一下车就凑到我身边轻声对我嘀咕了句。

    “静观其变,先别管。”我暗自对封龙摇摇头示意他别声张,毕竟我们三五成群的到来,一个个不是学生装,就是像子蒙这吊儿郎当的货,下车就立马把烟点上,人家不把我们当怪物看那才是怪事。

    不过也只有我跟封龙注意到那群工人异样的眼神,天佑几人似乎都没理会,可能是因为他们心急淑文的原因吧,接着暮雪三两步来到别墅的大门前狠狠的敲了两下。

    咚咚咚连续好几声敲门声落下后,别墅里面还是没人出来开门,见状我环视了整个别墅一眼,发现别墅所有的窗户和门都锁死了,所有的窗户都拉上了窗帘,似乎里面根本就没人在。

    暮雪此时已经心急如焚,原本轻轻敲门的手已经不知不觉间变成了拍的手势,但她猛的拍了几次,依然没人开门,抬起的手又打算再落下,我忙打断她摇摇头说:“别敲了,里面好像根本就没人。”

    暮雪性子急,再加上担心淑文情绪不稳定了起来,一把甩开我的手就吼道:“不可能,昨天晚上我还见视频里面又人,怎么可能里面没人呢。”

    “你别着急,周凡说的没......”

    “小娃娃你们别敲了,那家人今天一大早就出门了。”天佑的话还没说完,一道略显苍老的声音就从一旁的工地响起,顿时我们几人就朝工地看去,只见那是一个将近七十岁的老工人发出的声音。

    那个老工人说完这话便不再理会我们,而是坐在一旁端着他那水淹巴滋巴滋的抽了起来。“老爷子,您知道这家人去哪儿了吗?”封龙见状很是利索,一步就朝老工人走去。

    “哎,你们这些有钱人的娃娃,哪里知道我们当工人的辛苦啊。”老工人没接封龙的话,而是低着头有些叹息又有些自嘲的喃喃自语的说着一些莫名其妙的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