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章 五行罗盘,判阳定阴
    “我说你这老头怎么回事,问话不答就算了,还前言不搭后语的。”子蒙属于神经大条的人,根本没听出老工人话里的意思,一阵抱怨后见老工人看他都没看一眼立马就来气,上前就想揪起这老头子。

    “别冲动,你这在求人吗?”我上前拉住子蒙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让他先退下就不在管他,暗自从口袋掏出一张红老毛偷偷递给了老工人就问:“老爷子,我们找这家人真的有急事,您要是知道他们去了哪里方便告诉我们吗。”

    老头虽然看似手脚不灵活,但见我递钱过去手上的功夫还是没落下,一把接过老毛后就笑嘻嘻的道“不错小子老头子喜欢你,就冲你这性子,老头子告诉你个秘密。

    这几天那家的女娃闹得厉害,我知道那家人的女娃肯定是被脏东西缠上了,我还曾经告诉过这家主人让他去玉龙山观音庙求点符来希望能镇住这个脏东西。

    这家的男人开始也不信,但后来他还是去求了那些符咒来,不过今天早上我见他们急匆匆的就出门了,当时我老伴还多嘴问了一下听说好像是回老家去了。”

    “回老家了?”听完我心中不由一阵疑惑但也没在多问,我知道这些工人最多也只能了解这些了,毕竟人家不可能会告诉他们自己家发生了什么。

    “暮雪你知道淑文老家在哪儿吗?”想通之后我也不打算在这儿多做停留转身就示意众人上车。暮雪也不接我的话,只对了说了两个字“跟着。”

    我知道她是真的很担心淑文的安危,出来别墅小区后,我们几人就开着车飞驰在乡间小路上,天佑的车在面开的特别快,一路上都是风雷电池的有好几次都是急刹车。

    不过我也没阻止他,只能拼了命的跟在他后面,至于后面的封龙跟子蒙就不用这么赶了,这次是阴魂厉鬼作祟,他们两个根本帮不上什么忙。

    只是这就吓坏了跟我车的三个高中绿茶婊了,虽说我们走的是乡间小路,不过来往的车辆也不算少,甚至偶尔还有一两个牵着牛的农民走在路边。

    我们这一路都是油门一脚踩到底的,破烂的小县道我们两辆车就跟飞起来了一样,一路以时速破百的激情飞驰而过,那三个高中生也真的被吓到了。

    很快我们就来到了一个小村庄前,村子不大从村口处看去能大概看到整个村子也就百来户人。进村的入口是一座拱桥,拱桥只能容纳一辆车通过。

    下面是一条流淌着清澈溪水的小溪,过了拱桥就有一颗大树,树下还坐着一群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一群村民见我们风尘仆仆的到来,也不再聊天,一个个都把目光投在我们身上。

    “老乡请问你们知道黎淑文的家在哪儿吗?”暮雪一下车就迫不及待的对着一个村民讯问起来。“不知道。”被暮雪讯问的村民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正在做一个魔石上抽烟,有一搭没一搭的跟旁边的人聊天,不过中年男子似乎很不耐烦,冷冷的回了句便不再说话。

    “那您......”

    “别问了,我什么都不知道。”中年男子见暮雪还想问他些什么立马不悦起来,对暮雪挥了挥手就从石墨下来自顾朝村子一头走去,他这一走剩下的人也跟着一哄而散,似乎有意要避开我们一行人似的。

    “老乡你们别走啊。”暮雪见状也着急了,上前想一把拽住一个中年妇女,但被天佑栏下了来:“不用问了,他们好像有意要避开我们,你问不出什么的。”

    天佑摇摇头安慰了两句欲哭的暮雪就朝我走来一脸古怪的对我说:“这里的人很奇怪啊,见咋们像见了瘟疫一样,我们也不知道淑文家在哪儿,上次我也只是送淑文到村口而已没进她家,现在怎么办?”

    “整个村子阴气缭绕,活人气息微弱,村子的上空还被这一股晦暗的晦气笼罩,看来村子的人是遇上什么麻烦了,他们既然不告诉我们,那我们就自己找。”

    不止天佑发现了那些村民的异样,我也隐隐感觉到了不对劲,整个村子似乎都非常排斥外人,甚至可以说不愿见到外人。

    我能从他们离开时候看我们的眼神中看出一丝不同寻常的目光,这是一种不解,又有些害怕,还有些抵触的眼神,让人说不出的这写眼神究竟是什么意思。

    “淑文既然被厉鬼缠上,那这个东西肯定能找到她家在哪儿。”打定主意我便不再犹豫,示意那三个高中女生下车后,就从后车厢取出了一件件装备,准备等封龙跟子蒙到来后就行动。

    原本我是不指望他们的,但看到那些村民的反应后,我想了想还是决定等他们到了在行动,不然一会要是遇上什么阻碍或者跟那些村民发现冲突人手不够就麻烦了。

    他们两人到后我们四个大男人就算上来几个村民也一样能干翻,不会像现在一样暮雪在天佑身边,他必须护着暮雪,我身边还多了三个累赘,没办法人多好办事嘛。

    很快我就拿出了所有东西,一把古剑,一个罗盘,一个挎包里,还有一捆麻绳挎包里面装的是朱砂,黄纸,符咒,香灰,蜡烛等,当然还有一大堆黄皮纸冥币。

    为什么用这些黄皮纸冥币,这个就不得不说下了,现在很多人给逝去的亲人烧的纸钱都是带印花的,殊不知那些带印花的冥币,一个面额动辄百万,甚至上亿的冥币根本在下面用不了。

    阴间不会跟着阳间的发展改变而改变,这个最初的黄皮纸钱一直到现在都是阴间使用的冥币,这也是为什么现在那些有钱人虽然扫墓扫的非常勤快。

    给逝去先人烧的纸钱也是一大把一大把的但还是会遇上先人托梦,先人来叨扰的事情,就是因为这些人不懂,总以为那些面额上亿带印花的冥币有用。

    猛的给逝去先人一把一把的烧,却不知道那些冥币根本没什么卵用,到了下面不是找不开,就是人家不认可,不过这也不奇怪冥币是一年变一个样。

    今年印的是酆都大帝的头像,下一年印的是十殿阎王的头像,还有的更加搞笑,印的居然是老毛的头像,我他么的就想问,老毛跟阴间有半毛钱关系嘛?他在下面就算有阴人买他的仗,但也不会大到,用他头像来当通用货币的啊。

    那样酆都大帝的脸往哪搁,所以阴间的冥币还是这种黄皮纸的纸钱为通用货币。这也是为什么我要带上一大把的缘故,俗话说的好不是有钱能使鬼推磨嘛,给钱能贿赂何必用大动干戈呢。

    “你们怎么还不进去。”就在我盘算着自己的小算盘时,封龙跟子蒙到了,两人一下车就远远的朝我们喊了句。

    “等你们呢。”

    “什么,等我们?”

    “行了,别问了,这个你们一人一张收好,咋们进村。”我打断了天佑跟封龙两人的对话,上前递给封龙和子蒙一人一张辟邪符,

    “阴阳五行,阳为天,地之最,阴为秽,天无明,八卦定乾坤,五行分阴阳。”看着子蒙跟封龙把辟邪符收好后,我就开始了我的工作,拿出五行阴阳罗盘,前后翻转了一遍后对着村口就低声嘀咕起来。

    “我去,这家伙什么时候会这些神棍的本事了,我怎么不知......”

    “你他么的就不能安静点嘛。”天佑见子蒙在一旁叨叨,恨不得上前给他一巴掌,不过我并没有因为他而打断,这个法门一担开启就不能停下,他们在闹也是他们的事我只能做我的。

    说道这五行罗盘,老实说它并不是我家祖传的,而是我爷爷拜拜子兄弟给他的,包括我手中现在的古剑,也是我爷爷哪个兄弟给的。

    古剑在我取出来的时候已经用精血献祭过,跟我心意相通,不过五行阴阳罗盘就必须要法门才能激活起初我也不信这些的。

    不过后来爷爷把这东西交到我手上后,不由得我不信,这东西来头还不小,我爷爷的拜拜子兄弟是一千多年前天道宗也就是天师道的祖师传下来的东西。

    只是现在我根本就不会用,只能凭借一些低级法门来开启罗盘的判阳定阴,但这也足够了,有了这个罗盘,我就能靠它找到淑文的家。

    要是我估计不错的话,此时缠着淑文的厉鬼还在她身上,要是这样的话我只要靠罗盘的判阳定阴就能找到阴气最重的地方,淑文被厉鬼缠着这些缠着她的厉鬼可能还不止一只,所以这村子阴气最重的地方百分百就是淑文的家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